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早 > 文章归档 > 2013年一月
2013年01月18日 20:37

2012:诺贝尔奖开出盘口(三)

2012:诺贝尔奖开出盘口(三)




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意外死亡

2012年末回顾一年前激起波澜的“韩三篇”,不禁感慨于题目的准确:《谈革命》、《说民主》、《要自由》。当时有人问:为什么这三篇的题目不对称,按照谈、说的模式,第三篇不该是《论自由》吗?此后的事实告诉我们,革命可以谈,民主可以说,而自由,只能去“要”。

......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18日 20:31

2012:诺贝尔奖开出盘口(二)

2012:诺贝尔奖开出盘口(二)


我不是很能确定2012的哪件事更让一个中国人感到深深的羞耻。是为被轮奸的女儿请命的唐慧被劳教,还是T恤上印着“不自由毋宁死”的大学生村官任建宇被劳教?是暴雨北京无助地结束于车里、河里、地下室里的生命,还是寒冬毕节垃圾桶里被取暖用的燃烧废气闷死的五个小孩?是自命智识阶层的男女在朝阳公园门口挥出的上拳下脚,副教授赏给八十老人的耳光响亮?还是西安街头90后打工者狠狠砸向日系车主的那把U型锁?

这些事件之所以让人感到羞愤,只有一个理由:我们认为这样的事情不应该发生在一个号称......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18日 20:25

2012:诺贝尔奖开出盘口(一)

2012:诺贝尔奖开出盘口(一)

总有些人恬不知耻地在微博上管我叫“早叔”,接着恬不知耻地指导我:这个什么什么事,该进《话题2012》吧?

我可以容忍他们的卖萌装嫩,以及羞辱大叔的不良嗜好。但是,他们真心应该多去读读过往的《话题》,尤其是我每年顶着齐清定稿的压力吐血撰写的综述。他们或许会明白,当整整一年摆在你面前,你其实已经被各类热点的饕餮盛宴喂得想吃罗马人的吐剂。年初那些为之争得面红耳赤的纷扰,年末已落满灰尘——这就是人类的记忆曲线,就好像我在读大学时发现,年年香港无线的十大劲歌金曲,总是第四季的歌入选特别多。

不妨告诉你们:什么样的话题会进......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01日 15:44

我为什么要抄报

我为什么要抄报



2012年春节,我在长沙的苦寒中,搓着双手,开始用键盘抄1912年的《申报》,每天抄一百年前同一天的报纸,但凡有兴趣的条目都全文照抄,或摘要。抄写对象是影印本电子扫描版,在13寸的电脑屏幕上,放到能看清的程度,就必须反复左右拖动画面。好在假期晚上没什么事,一般等到全家人都看完电视去睡觉,我也差不多抄完这一日的旧闻。

如果我能穿越回1月底,告诉自己:这项工作每天几乎要耗用三个钟头以上,看书观影的时间大半出让,每月抄写字数超过10万字。估计我立刻就放弃了。

那好,我为什么要抄报?为......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