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早 > 文章归档 > 2015年一月
2015年01月23日 21:20

明天,一起送别黄永

明天,一起送别黄永

有朋友说:黄永之去,真成一个时代的落幕终结。


这话是小圈子的自恋吧?从某种意义上,我同意这句话,倒不是黄永本身“带走了一个时代”,而是他应运而生,应劫而亡,他的一生,浓缩了我们这个时代的投影。

阅读全文>>
2015年01月09日 20:43

2015年1月9日

2015年1月9日
@杨早:最后一本,《话题2013》,其实这书很悲催,我们做了九年,但从来没有拿过任何的好书,有时候《新京报》月度好书会选进去,但是到年终都很难,可能跟时间有关系。比如最近三联选50本,它连50本都没进去,后来我听人说,头两轮就被刷掉了。可能这个书的调性跟三联太不合了。包括这个书的封面,我也是老跟美编吵来吵去,他把握不住,我们也不是很能把握得住,这个书会是什么形态,谁也想象不出来,说明这个书很跨界、很诡异的一个书。当时也是一个无心之举,不成熟的建议,但是居然也搞了十年,这本身就是一个我们这个时代的一个奇迹,也没有调查市场,也没有做大数据,莫名其妙搞出来了,居然还存活到现在,我觉得挺神奇的。反正每年都......
阅读全文>>
2015年01月09日 20:39

2015年1月9日

2015年1月9日
 @邱小石:《扶桑十旬记》也是很独特的书,这种书都是上不了别的排行榜的。我觉得我们选书的构成很奇特,跟Diao计划一样,一定是一些跟大众流行不同,但是有特别独特视角的一些书籍来推荐,这是我们的原则。如果是大众书籍,大家随便就能够买到的,就不用我们推了。前一段腾讯华文那些书,因为有一些书没看,重新买回来翻看,说实话,我们最近老说锐度,我觉得大量的书锐度不够,都是我们能够想象得到的某种结构。我希望最后形成的阅读邻居年度五书确实特别独特。这里面可能会让别人觉得有一些担心,是不是我们圈子的氛围太重,是不是受到脸面和情面的影响,所以我非投你不可。不管这些,最重要的是我们选出来的书是有独特性的,这是我......
阅读全文>>
2015年01月09日 20:22

2015年1月9日

2015年1月9日
《天晓得》真的是说得太多了,我自己是一名个人主义者,回到个人来说,因为我们从小接受的教育是宏大叙事,不知道你们接受的教育是什么。但是我觉得中国总的来说充满了宏大叙事,就是国在家之前,动不动就是晚会、歌曲,碰到一个大的盛会,那种至大、至空的东西。回到家庭来说,我们最初的认知和形态应该从家庭开始。坦白说,我结婚之后才体会到这个世界上有不同的家庭文化,之前认识再多朋友,都不了解,属于隔岸观火,一定要通过婚姻把两个家庭联系起来的东西,你才能体会到家庭文化之间互相不可通约有多么严重。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你深入了解另外家庭的机会非常少。因此像邱小石他们那样把自己家庭呈现出来的机会也不多,像《穷时候,乱时......
阅读全文>>
2015年01月09日 20:11

2015年1月9日

2015年1月9日
10月21号张寰和先生去世了,这样张家十兄妹就只剩下张充和了。我写了一条微博,王道后来在葬礼的时候把这个微博转给张家,他们也比较认同。我说“小五哥也走了,不是说谁带走一个时代,但那个时代的痕迹确实在渐渐湮灭,不是自然更替,而是失去传承”。今年有很多文化史上非常重要的人物去世,大家都知道,包括吴清源,包括邵逸夫,包括马尔克斯,也包括高仓健,这都是在中国文化史上可以重书一笔的人,往往媒体上都会喜欢用“带走一个时代”来形容他们,好像这个时代很容易被带走一样。我觉得不是这个意思,而是我们这个时代跑得太快了,我常说中国像一个压缩文件一样,比如别人走200年的路突然压在这20年走,所以我们感到瞬息万变,过五年......
阅读全文>>
2015年01月09日 19:42

2015年1月9日

2015年1月9日
现在有一个很麻烦的事,有些人政治正确,在美国政治正确是性别、阶级的问题,在中国最大的政治问题就是爱不爱国的问题。爱东敢于跳出来说这个书的研究,让他对中国的人性很失望。他一直说他对中国人的人性特别失望,这是很有勇气的,我也这么想,但是我不敢说。包括爱举的例子,他说他反对渐冻人,反对冰桶挑战,他觉得罕见症就是上帝的一个选择,当然你同意与否另说,但是爱东作为学者来说,勇气是特别巨大的。特别是对近代人性的反思,自从鲁迅以后,对国民性的反思又变成不太政治正确的。因为你说人民的坏话,人民肯定不高兴,尤其是大国崛起之后。问题是,当年对国民性的反思也不是因为中国贫和弱才引起的,而是中国文化里面确实有它的问......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