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早 > 文章归档 > 2017年三月
2017年03月28日 11:22

《材料与注释》:一种新的研究格局?

《材料与注释》:一种新的研究格局?
某种意义上,洪子诚的《材料与注释》就像《中国当代文学史》上编“50——70年代的文学”前三章《文学的“转折”》《文学规范和文学环境》《矛盾和冲突》的一条长篇脚注。50—70年代文学有其异于任何时代的特殊性。洪子诚在《中国当代文学史》中提出的“文学一体化”的概念,一直有很大的争论。在我看来,这个“一体化”是必须要加一个注释与说明,不然这个概念很容易被简单化。
 
《中国当代文学史》分析“一体化”的原则,就是“现实政治是文学的目的,而文学则是这支力量为了实现其目标必须选择的目标之一”(《毛泽东的文艺思想......
阅读全文>>
2017年03月21日 14:19

《回望》:细节与想象铺成的历史小径

《回望》:细节与想象铺成的历史小径
金宇澄写了一篇回忆父亲母亲的文章《一切已归平静》。《收获》主编李小林(巴金女儿)看到了,便希望金宇澄继续写,觉得该文后面还有更多的故事。
 
《一切已归平静》变成了《回望》的第一章《我的父母》,母亲的故事,金宇澄的母亲以整理旧照片为线索,参考手头的日记,一一注明时间与细节,“写”下了长长的口述实录,遂成《回望》的第三章《上海·云·上海》。
 
真正最费力的,该是第二章《黎里·维德·黎里》?黎里是金宇澄父亲金若望的故乡,维德是金若望在沦陷区上海从事地下情报工作时的化名。斯人已逝,次子要借助大量的书......
阅读全文>>
2017年03月09日 14:08

青楼女子穿马褂大出风头,男装风流行成时尚

青楼女子穿马褂大出风头,男装风流行成时尚
1873年正月初九,大节下的,对于女堂倌周小大来说,却是触霉头的一天。
 
周小大在上海法租界的一家烟馆打工,“女堂倌”这一行是19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新兴职业,用女子做服务员,直接关涉到“风化”问题,在当时可是争议不少。1872年的年底,上海发生多起伙计、徒弟因迷恋女堂倌而亏空窃逃的事件。于是丝绸、钱业、洋货等等商帮联合起来,发表声讨,要求租界当局坚决查禁,以正风俗,保全子弟。
 
周小大大字不识,自然不会看报,更不会想到“女堂倌”成了那一年的年度关键词。正月初九这一天,她高高兴兴地上了街,而且和他人开玩笑打......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