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早 > 文章归档 > 2019年六月
2019年06月30日 12:00

写小孩打架最好的小说 没有之一

你好!欢迎收听早茶夜读。这周我们共读的小说是老舍的《小坡的生日》。
 
前面几位都读得挺好玩的。这篇小说,我读到的时间很早,那个时候我的年龄大概比小坡大不了多少,跟千寻差不多大,还是上学期间了,暑假,我到叔叔家玩,正好这位叔叔是做老舍研究的。他们家当时还没孩子,当然没什么儿童书,我那时候也不看儿童书了,我就在他们家把老舍的小说(主要是中短篇)都翻了一遍。
 
我当时特别喜欢《小坡的生日》,看得哈哈大笑。那个时候没有李子这么强烈的意识,说恨日本,或者那种大中国意识,有多么的不好,可能跟老舍当时的意识形态比较相似,就觉得这些没有关系,华侨嘛,当......
阅读全文>>
2019年06月19日 11:24

水,漫过高邮史,也漫过汪曾祺

水,漫过高邮史,也漫过汪曾祺
这是二十年间,第四次去高邮。每次回去,心情都大不同,收获也大不同。
 
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去高邮肯定不是出于旅游景点的吸引,毕竟扬州、苏州、南京这些重点旅游城市都离得不远,到高邮也还没有火车。不管是对于“青睐”的团队,还是我带去的三位研究生,他们的寻访都与“汪曾祺”有关。“古有秦少游,今有汪曾祺”本是高邮的两张名片,而汪曾祺在当下的阅读热度,正在方兴未艾。恰好他又是我定义的“城市传记作者”。不知有多少“汪迷”、汪曾祺研究者心心念念,想亲身来看一看《受戒》中明海出家的菩提庵,《大淖记事》中的大淖,《异秉》里王二卖熏烧......
阅读全文>>
2019年06月15日 22:04

一个人的江湖

大家周末好。我是杨早,欢迎收听早茶夜读。
 
这周我们共读的小说是老舍的《断魂枪》。这篇小说我是很喜欢的,从初读就特别喜欢。但是我那个时候更多的是注意它的技巧,它里面洋溢着的那种“悲凉之雾,被于华林”(鲁迅)的哀伤,还有那种对逝去荣光的惆怅。最后沙子龙那句“不传!不传!”也是一直在我的脑海当中久久回荡。
 
所以我一直觉得,《断魂枪》是老舍写的最好的小说。可能没有之一。我说过,如果是现代文学,让我选十篇小说,那么老舍我就会选《断魂枪》。
 
但那个时候我也不知道,老舍其实是个练家子,他是学过武术的......
阅读全文>>
2019年06月09日 08:17

伦敦伙计俩礼拜,北京祥子累一年

大家好,欢迎收听今天的早茶夜读。我是杨早。
 
今天还是轮到我给大家谈一谈《二马》这篇小说。
 
果不其然,在已经让您看见的前面五篇书评当中,大部分人会关心中英之间的比较,尤其是中国人和英国人之间的互看——这当然也是老舍写这篇小说的题中应有之义。包括“爱还是不爱?为什么不能爱?以及中国要怎么看自己?中国要怎么通过英国人的眼睛看自己?”
 
还有像李子那样,一看到父亲的女儿的爱,忍不住开始父爱泛滥!这也是一种把小说跟自己的生活结合起来的方法。关于《二马》这部小说,初看当然也很久了,初读和现在读之间,......
阅读全文>>
2019年06月01日 15:46

天下苦童书之选择无能,久矣

天下苦童书之选择无能,久矣
“童书”(Children’s book)是比较晚近的分类,针对的目标读者大抵是从幼儿到义务教育结束前的未成年人。十多年来童书市场风起云涌,尤其是引进版为大宗,其局面堪比上世纪80年代的“先锋派”。先锋派在短短不到十年内将西方一百年的文学派别全操练了一遍,而我们这些有娃的家庭,书架上堆满了西方一百年几乎所有成功的儿童出版物。
 
然而童书的筛选,是天底下最难的事情。引进版的童书,有这个大奖那个销量加持,还算有迹可寻,但不合“娃”情的时节也所在多有。若是原创的童书,尤其是人文社科类的,家长甚至老师,都真可以说目迷五色,心唱忐忑。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