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博客 > 杨早 > 个人分类 > 未分类
2020年02月16日 12:00

炖猫头鹰300元,炖猴脑160元,红烧穿山甲70元……三十年前的野味儿菜单

炖猫头鹰300元,炖猴脑160元,红烧穿山甲70元……三十年前的野味儿菜单
有一位新华社记者叫王志纲,他在1990年写的一篇报道,叫做《中国的“食林”外史》,其中的一段,写的是《珍禽异兽“黑市:特写》——说到这儿,大家应该明白了,这篇正好因应着之前武汉的华南海鲜市场这样一个野味市场事件。我们来看看,王志纲写的是1988年,这也是三十二年前的情况。
 
珍禽异兽“黑市”特写
 
薄暮时分,鼎沸了一天的集市渐渐平静下来。小贩收摊、小吃关档,忙活了一天的生意人们,百鸟归巢,准备回去休息了。
 
一个身背鼓囊囊布袋的中年汉子,瞅准这时来到了市场,在这号称中国第一集市的市场上......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14日 14:47

杨早:“加油!”和“风月同天”能不能共存?

杨早:“加油!”和“风月同天”能不能共存?
“加油”与“风月同天”争议背后的问题
 
北青报:“加油!”与“风月同天”引发了接连的争议,在您看来,这两者可以和平相处吗?
 
杨早:这两者当然可以并存。现在很多评论捣浆糊的地方,在于将不是一个层面的两者,放在了同一层面上来讨论。我们经常说“说话要得体”,也就是什么场合说什么话。要看话是和谁说,怎么说。
 
为什么这次会造成纠缠?我想和受众的不明确有关。本来在日常生活中,我们很清楚是在对谁说话,个人对个人,个人对特定群体,比较容易判断,但是面对灾难,对......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11日 21:47

杨早:历史在本国的框架里是无法理解的

杨早:历史在本国的框架里是无法理解的
 
之前我们有说过,每天找本书给大家读一一两段,逮到什么读什么。
 
春节前又去了一趟日本的京都,回来后一边在家自隔,一边就拿起了以前没读完的《东大爸爸写给我的日本史》。
 
这本书不是从头讲到尾的一本通史,它是由一个又一个的小专题组成的。我觉得这一点是有意义的。通史或许可以用来入门,但早晚读史者需要摆脱“通史思维”,才能真正在历史的幽谷中随脚出入。
 
正好在听陈平原老师讲陈寅恪的抗战时期史著写作〈《当年游侠人》),其中说到陈寅恪先生不是太适合写通史,他也不愿意写,通......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08日 20:41

杨早:仓老鼠娶亲,娶的是螺蛳姑娘

杨早:仓老鼠娶亲,娶的是螺蛳姑娘
 
今天是作家汪曾祺先生一百岁的生日。
 
他出生于庚申上元节酉时,傍晚上灯时分。
 
 
去年三四月间,早博士提议,2020年汪先生百岁生日,可以搞一个24小时不间断的诵读活动,算作小小纪念。
 
计划就在鲁迅书店做。书店东行几步路,就是白塔寺。新版全集里,收了几篇1950年代他整理的《鲁班故事》,其中之一叫《鋦大家伙》:白塔寺的白塔裂了几条缝,皇帝着人修,没人能干,鲁班爷一晚上就鋦好了。(比修火神山雷神山的工程队效率还高。)
 
......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06日 13:00

【拾读汪曾祺】“好看的应该长远存在”

【拾读汪曾祺】“好看的应该长远存在”
我们来看看汪曾祺在他生前唯一一部影像资料《梦故乡》里怎么介绍自己的:
 
我是汪曾祺,江苏高邮人,一九二○年生,今年七十三岁了。
 
我在抗日战争的时候,曾经在昆明的国立西南联合大学(简称西南联大)读过四年中国文学系。
 
解放以前,曾经当过中学教员,历史博物馆的职员。
 
解放以后,相当长的时期是作为文学刊物的编辑,曾经编过《北京文艺》《说说唱唱》《民间文学》。
 
近二十多年来,我是在北京京剧院担任编剧。但是我的主要工作,还是写短篇小说和散文。我的作品相当一部分是以......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05日 07:33

庚子年来了,未来的我们会想念它吗?​

庚子年来了,未来的我们会想念它吗?​
 
今日立春。
去年的立春,同时也是除夕。你还记得吗?
睽违一岁,恍如隔世。
吾友施爱东博士,民俗学专家,早就科普过:“生肖属相,立春为界。”
也就是说,今天,才是庚子鼠年的头一天。
 
唔,庚子年来了。
我看有人列出了自东汉以来的每个庚子年发生何事,甚无谓。
对于咱们来说,近代以来的四个庚子年,才是刻骨铭心的石碑:
 
1840年,鸦片战争,“西方”横切入中国,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来临;
1900年,义和团运动,又叫“拳乱&rdquo......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04日 09:30

施爱东:生肖属相,立春为界

2006年初,新华社转发《羊城晚报》一则新闻称:
 
“今年2月4日是农历初七,立春,狗年应该从这一天开始算起——著名民俗学家叶春生教授提醒公众,生肖是从立春而不是从正月初一开始算起的。”
 
各大媒体迅速抓住这一话题,各地民俗学家纷纷被邀发言。大部分学者都反对叶春生的说法,上海民俗文化学会会长仲富兰教授甚至激动地说:
 
“这是一种混淆视听的错误说法,它把‘生肖’与‘节气’两个不同的系统给混同起来了。”还有学者直斥叶春生“违背科学、违背民俗、违背历史”。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02日 12:00

十日谈:1912年瘟疫纪事​

十日谈:1912年瘟疫纪事​
民国元年:疫情与防治
 
随着这次新冠病毒疫情的扩大加剧,伍连德这个名字又不断被提起。他的故事也渐渐有更多的人看到:
 
事件:1910年12月,肺鼠疫在东北大流行。疫情蔓延迅速,吉林、黑龙江两省死亡达39679人,占当时两省人口的1.7%,哈尔滨一带尤为严重。
 
背景:当时清政府尚无专设的防疫机构,通过日俄战争分割了东北各项权益的沙俄、日本均以保护侨民为由,要求独揽防疫工作,甚至以派兵相要挟。
 
发端:经外务部施肇基推荐,清政府派剑桥大学医学博士、马来华侨伍连德为全权总医官,到东北领导防疫......
阅读全文>>
2020年01月18日 12:00

杨早:不要让时代的悲哀 变成你自己的悲哀

杨早:不要让时代的悲哀 变成你自己的悲哀
 
本来打算猪年封笔,来年再见。
 
但今天,这件事让我有点忍不住了。
 
在朋友圈,看见有几条,转了“青年大院”的公号文字。
 
按我单纯的想法,
 
在下面这篇文章引发了巨大争议
并以“原文尚存,追问反而被删”结局,
 
“青年大院”也被发现是咪蒙还魂之后
 
明理的人都不会再转这个公号。
 
结果出乎我意料之外。不但有人转,......
阅读全文>>
2020年01月14日 12:00

世界纷乱了许多 我们理解人间的自信却减退了不少

我已经不记得土城(刘洋笔名)首次来参加阅读邻居是哪一期了。就记得他自我介绍:“我叫刘洋,在人民公安报工作。”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认定他是法制晚报的人。
 
阅读邻居这一路走来,八年里不知道土城参与了多少。反正现在法晚也没了,土城也离开了公安报。阅读邻居结束了读易洞时代,在北京市内漂流的同时,读书倒是越来越系统。
 
土城是位读书人。按照多年前某位学者的定义,凡是以读的书为业,靠读的书找饭吃的人,都不能叫“读书人”。这是在强调读书非功利的一面。按这个标准,绿茶和我就不能算读书人,石头(就是你们喊的洞主)和土......
阅读全文>>
2020年01月11日 15:00

子瑜:你读网文的底线是啥?

子瑜:你读网文的底线是啥?
文 | 子瑜
 
当在聚会上收下早老师的这本新书时,完全没有想过它拥有专业之外的能量。于我而言,它在新年的开端突然闯入。早老师常常被称为“跨界高手”,讲故事的天才,非常善于展示事物的对立。即使不做专业的理论研究,也能在书中拾起意想不到的新知。
 
这本书用重写“蹩脚”,但其实非常精巧的寓言《骑士与剧团》打开设定:“骑士退役了。所有的恶龙与风车似乎都在一夜间消失无踪。”这个本应该黑色和让人悲伤的故事,意外的拥有一个美好的结尾:“但其实他像开天辟地之后的盘古一样,成为天地万物的化身,以一种分裂的方式重生。”<......
阅读全文>>
2019年12月31日 14:10

我不在乎世界对我友不友好,我只在乎你……不会害我

本来今年不打算盘点什么的——好像人多活了几个年头,也就有了不盘点的豁免权。再加上看了不少盘点,也没什么新意。
 
改变我这个想法的,是阅读邻居的老邻居土城,他写了一篇《写给2020》。我看了有触动,转发之后,也引起了一个小型的刷屏,好多人都转了,又被更多人看见,也转了。
 
这就说明土城这篇公号里面有一些话是让人有共鸣的。
 
比如:
 
回想2019,我仿若一名久居洞穴的原始人,第一次踏出世外桃源,在虎豹猛兽游荡的世界,不得不看清一点点生存真相。
 
......
阅读全文>>
2019年12月29日 12:00

我该不该把洞主赶回乡下去嫁人?

大家好,欢迎收听早茶夜读之小说民国。我是杨早。
 
当我又一次在外地拿起手机录音的时候,这已经是今年的最后一次了。用一篇叫做《第一炉香》的小说来作为“小说民国”的最后一节,这也是很有隐喻和反讽意味的一件事,对吧?
 
《第一炉香》这篇小说,看过的话,你会知道情节并不复杂,讲的是一个叫葛薇龙的女孩子,因为要留在香港读书,寻求有钱姑妈的庇护,这位姑妈也就借此把葛薇龙变成了一个跟自己一样的上流社会的交际花,俨然是想用她来招徕那些自己因为丧失青春,已经招徕不到的客人,有时也把她当作一个礼物,满足自己的某些需求。
 
阅读全文>>
2019年12月22日 13:00

控制狂,不是“传统山东男人”的专利

控制狂,不是“传统山东男人”的专利
“小说民国”这周的共读,成功地挑起了“喜不喜欢张爱玲”的争议。
 
其实不喜欢张爱玲很容易理解,喜欢张爱玲也很容易理解,因为张爱玲是一个比较极致的作家,这样的人一定是“喜欢的就很喜欢,不喜欢的就很不喜欢”。
 
我想说的是,张爱玲肯定是一个天才型的作家。在沈从文之后,基本上现代作家里就只有萧红、汪曾祺、张爱玲这三位,可以称得上天才型作家。所以我的态度是:不管喜欢还是不喜欢,像张爱玲这样的作家,都不能够轻轻的放过她。
 
所谓“轻轻放过”,指的是读他们小说的时候,不要只读表面一层......
阅读全文>>
2019年12月19日 13:19

虚度四十六春秋

虚度四十六春秋
公号啊,自媒体啊,我觉得就是汪曾祺在1941年大二时写的一段话:大家都尽可能的说别人的事情,不要牵涉到自己。(自己的甘苦,顶好留到在床上睡不着的时候一个人说说去。)各种姿势,各种声调,每个人都不被忽略,都有法子教别人知道自己的存在。
 
但我还是时不常的会来叨叨下自个儿。今天又是这样,又是随性地聊聊。
 
“虚度年华”一般来说都是场面话,但是回顾以往,总觉得白活了好多年,这种感觉绝对已经变成常态了。
 
特别是设想十年前,二十年前,三十年前的自己,会怎么看现在的自己,一想到这个,就会觉得特别的空虚。
阅读全文>>
2019年12月14日 14:40

一个人没法爱自己,才是人生最大的悲剧

大家好,欢迎收听早茶夜读之小说民国——说这句话的机会可能就剩下三次了,对吧?
 
这一周,我们共读的是张爱玲的《倾城之恋》,名作中的名作。前面几位的分析都很对,张爱玲有这种特色,这特色便是“好像”看透了这种迷迷糊糊的、神圣的爱情。大家读《倾城之恋》的时候,多多少少也表现出了一点失望。当然这个失望不是针对张爱玲的,相反,大家觉得张爱玲很深刻——这种印象可能也是一种障碍,很多张迷都是觉得张爱玲“政治不正确地看透了世情”。
 
其实关于《倾城之恋》,我觉得问一个问题就可以了:“到底范柳原和白流苏有没有爱......
阅读全文>>
2019年12月09日 12:00

李子柒:自古煽情留不住,唯有无语动人心

李子柒:自古煽情留不住,唯有无语动人心
 
昨天的飞机上,突然想起可以来一个系列叫“早安”。
 
不是很刻意地写一篇那种,而是很随意的,将编辑时间压缩在30~45分钟之间。
 
随意,简短,易得,这些都是保证有可能持续的元素。
 
如果能拉群,就可以跟一堆这种佛系朋友,建立一个“神经刀公号联盟”。
 
今天说说李子柒。这两天也是刷屏的人物。
全世界圈粉,youtube粉丝700多万,与CNN并肩。
 
全球粉各种花式称赞:
 
“这是中国继成龙......
阅读全文>>
2019年12月08日 15:00

「上海1943」是周杰伦唱的那样吗?

「上海1943」是周杰伦唱的那样吗?
各位周末好。我是杨早,欢迎收听早茶夜读之小说民国。
 
这个月我们迎来了张爱玲。张爱玲是现代文学史上最天才的女作家之一——可能很多人就觉得“之一”都没有必要。
 
我那天听到一个数据说:全国现在写张爱玲的硕士和博士论文已经超过了7800种,这个数字已经超过了鲁迅研究。也就是说,从研究数量上看,张爱玲已经是中国现代小说第一人。
 
我这里反而想基于此,提点一下各位对张爱玲有兴趣的硕士或者博士,如果不是非常的有独特见地的话,这个题目还是少碰为佳。这算是一个温馨提示吧。
这周我们读的小......
阅读全文>>
2019年11月29日 13:50

从萧红到宇芽 家暴的核心不是暴力而是控制

从萧红到宇芽 家暴的核心不是暴力而是控制
大家好,欢迎收听早茶夜读之小说民国,我是杨早。这周,我们共读萧红的小说《小城三月》。
 
这周也发生了不少的事情。当然最刷屏的事,是“宇芽家暴视频”,后来跟上的,是蒋劲夫的再次家暴外国女友——社会的新闻热点,跟自己的阅读,有时候是有可能很契合。
 
我之前说过,我不太愿意讲萧红的八卦,但是具体到今天,我们可以来做一个分析。
 
前面几位都说到了,《小城三月》讲了一个遥望哈尔滨市,但是没有办法走出去,最后郁郁而终的翠姨。反过来呢?萧红是走出去了,但是——大家记得《在酒楼上》吗......
阅读全文>>
2019年11月24日 12:00

《马伯乐》:萧红继承了鲁迅的“不自信”

《马伯乐》:萧红继承了鲁迅的“不自信”
又是周末了,又到了我们盘点的时候,小说民国也进入了倒计时,这是倒数第六篇小说了。咱们一年的阅读就快到头了,回顾一下,我觉得挺好的。最早我们提出创意的预想——希望大家从各种不同的角度,从自己自身出发,去关注民国小说——我觉得基本上是做到了,尤其是最近萧红的阅读当中,你可以明显看到,哪怕是《马伯乐》这么一个比较偏门,“萧红作品选”很多时候都不会选的作品,但是大家仍然从中读出了很多人生的况味和内心的纠结,认知到这是一部多面的作品,我觉得这是非常有意思的,也是非常难得的。
 
萧红的才气当然起了很大作用,但是,我觉得各位参与者阅读上面的长进也......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