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早 > 文章归档 > 2017年08月
2017年08月31日 14:36

要借助望远镜才能看清华西坝的历史

要借助望远镜才能看清华西坝的历史 我答应为岱峻老师的新书《弦诵复骊歌》写一篇文章,主要原因有三:   一,成都华西坝是抗战时期与昆明齐名的学术、教育中心,遗泽成都甚丰,但由于种种原因,声名不彰,今日之成都人亦知之甚少。我作为曾经的成都人,少不得要擅自代表,说一句“抱愧华西”,帮忙宣扬一下华西坝,理固宜然;   二,岱峻老师穷十余年之功,研究华西坝五大学,因为家祖父、祖母都是华西坝金陵大学农学院的毕业生,故岱峻先生多次通过金大校友...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17日 15:34

部编本语文教材开用,重点不是文言文,而是文学教育的比例吧

部编本语文教材开用,重点不是文言文,而是文学教育的比例吧 下个月中小学开学,小盆友们就要开始用部编教材了。   部编本小学语文教材,   传统文化的篇目增加了。   小学一年级开始就有古诗文,   整个小学6个年级12册共选古诗文124篇,   占所有选篇的30%,   比原有人教版增加55篇,   增幅达80%。     初中古诗文选篇也是124篇,   占所有选篇的51.7%,   比原来的人教版也有提高,   平均每个年级40篇左右。   宣传革命教育篇幅加大...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15日 17:42

一个农家子弟在1980年代中美两国才能完成的逆袭

一个农家子弟在1980年代中美两国才能完成的逆袭 今年的夏天格外燠热难耐,从早上的“怎么这么早就这么热,要中暑了”,到晚上“怎么这么晚了还这么热,是不是中暑了”,北京成都,四海一心。   这种天气里能读完的书,至少得是轻松有趣,又有点儿意味的才行。   《边缘人偶记》的作者徐国琦自称“本书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个人回忆录,而是通过本人的个人经历来揭示中国近半个世纪以来的巨大变迁”。全书分为“读书记”“写书记”“教书记”“师友记”“人物记”“边缘记”六...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08日 09:31

物质技术如何改变中国文学生活

物质技术如何改变中国文学生活 一八九九年初,报人汪康年致函在杭州的友人高梦旦,询问一部叫《巴黎茶花女遗事》的译作情况。原信已佚,但从高梦旦的复信中可知,汪康年连《巴黎茶花女遗事》的译者是谁都没有搞清楚。汪康年的要求是:取得《巴黎茶花女遗事》的上海版权,而且是重新铅印出版。     高梦旦不太理解这种做法,在他看来,本有雕版,重新排印只是一种浪费。他向汪康年表示,如果汪能提供雕刷费用,可将原板奉送;或者等到发卖印成之书收回成...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03日 17:14

清末奇士韩衍,身中五刀未死,创建了中国第一支有理想的军队

清末奇士韩衍,身中五刀未死,创建了中国第一支有理想的军队   安庆人在辛亥年之前认识的那个韩衍,四十多岁,以乞丐身份出现,“身材短小,常穿一套褴褛布衣,面部黧黑且多斑点,头发蓬乱,胡须满面”。   韩衍有名是因为这个其貌不扬的乞丐,却带着个二十几岁的漂亮老婆林红叶。他从哪里骗来的?   他们的秘闻渐渐被传播出来。韩衍是江苏丹徒人,自幼家贫,立志向上,考入江南高等学堂,因为闹学潮被开除。那时南通状元张謇正在江苏,颇为赏识,收入门下,后来又介绍韩衍入北洋...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03日 16:12

陈其昌:声名不出里巷——高邮现当代文友印象

陈其昌:声名不出里巷——高邮现当代文友印象 文 | 陈其昌   汪曾祺在《岁寒三友》借季匋民的嘴说:“吾乡固多才俊之士,而皆困居于蓬牖之中,声名不出里巷,悲哉!悲哉!”这是汪老对当时现实的一种感悟,一种感叹。如今,我们细品汪老的话语,看看已经发生了可喜变化的势态,一拨又一拨的文学人才已经走出里巷、走出高邮、走向全国,喜哉!喜哉!笔者在此仅对文学前辈和文友的印象记述如下。   俊彦之士  声名不出里巷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高邮确实有一些俊彦之...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01日 14:08

民国是个投射物,缺什么往里投什么

民国是个投射物,缺什么往里投什么 答题者:杨早   提问者:木子   时间:2017年6月   采访手记   采访杨早在一个细雨绵绵的初夏。之前几次沟通时间,一个转身,他准时从书架后闪过来,落座后,面对抛来的问题,应变机敏、快人快语,用影像一般的语言讲述故事。   为免奔波,杨早定在社科书店,方便而静谧的环境,“一种与方自方的体贴”,给别人方便自己也方便。   对于直白的问题,很少偏颇;对于感兴趣的话题,也不会太雀跃,他的分寸...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