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早 > 文章归档 > 2019年05月
2019年05月27日 17:03

怎样跟梁启超建立私人联系

 

1   大家好,又到了周日,欢迎收听早茶夜读之新书来撩。我是杨早。   我常常说,要最快地进入一本书的方法,就是让这本书跟你自己之间建立一个联系。   所以当我看到许知远写的《梁启超传》第一部《青年变革者》的时候,我最注意的是它书写的年代:1873到1898,我才突然发现,如果把这数字加上100年的话,那么梁启超出生后100年,我就出生了。梁启超1898年因为戊戌变法失败离开北京的时候,正好那年北大百年校庆(...

阅读全文>>
2019年05月26日 15:00

陈平原:将情怀和兴趣转化为学问

陈平原:将情怀和兴趣转化为学问 陈平原,广东潮州人,文学博士,现为北京大学博雅讲席教授(2008—2012年任北大中文系主任)、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学科评议组成员。曾先后在日本东京大学和京都大学、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德国海德堡大学、英国伦敦大学、法国东方语言文化学院、美国哈佛大学以及香港中文大学、台湾大学从事研究或教学,2008—2015年兼任香港中文大学中国语言及文学讲座教授(与北京大学合聘)。曾被国...
阅读全文>>
2019年05月25日 21:46

《迟桂花》的N种读法

《迟桂花》的N种读法 1 各位周末好,我是杨早。欢迎收听早茶夜读。这期我们小说民国读的对象是《迟桂花》。 郁达夫到了中年,确实他的小说跟以前大不一样。像《迟桂花》这部作品,我读得很早,大概是高中时候读的。那个时候我爸有一套北大、北师大等合编的《短篇小说选》,《迟桂花》是在第二册? 读到这部小说挺喜欢的。慢慢就觉得它好像也没那么高明。然后回头读呢,又有不同的感觉。所以我很理解邱小石说他差点错过了郁达夫。   郁达夫...
阅读全文>>
2019年05月20日 21:10

陈二妹,早叔喊你不要爱上读信的男子!

陈二妹,早叔喊你不要爱上读信的男子! 本文改写自郁达夫《春风沉醉的晚上》 陈二妹你好。我知道你不认识字。所以我估计这封信是请你隔壁那位先生在帮你读,是吧?没关系,让他继续读下去。   你也不用细想我是谁。这封信来自2019年,如果你要是能活到现在,你就113岁了,也不要想这封信是怎么穿越时空到你手中的。你只要记住我的一个结论,那就是看着正在读信的这位先生,听我说:   不要爱上他!不要爱上他!不要爱上他!   重要的事说三遍。   ...
阅读全文>>
2019年05月13日 12:00

《沉沦》抓住了后五四青年的痛点

《沉沦》抓住了后五四青年的痛点

 

这周咱们共读的小说是郁达夫的《沉沦》,《沉沦》收入的小说集,也叫《沉沦》,是五四以后中国第一部现代白话短篇小说集,所以它的开创意义无与伦比。   就这周早茶夜读讲过的内容来说,我在这里想说三点。     第一点是梅子酒提到的《沉沦》里面书单的问题,她梳理得已经很详尽了。但是我要提出一点:郁达夫的《沉沦》,是一部“自叙传”,对吧?主人公读的书,就是作者郁达夫读的书。   但是,《沉沦》在描...

阅读全文>>
2019年05月06日 16:58

霜叶很红,但毕竟不是二月花

霜叶很红,但毕竟不是二月花

 

大家好,欢迎收听早茶夜读,我是杨早。

今天按规律,我应该回顾和总结一下上周我们读茅盾小说《霜叶红似二月花》的情况。

这部书相对而言,确实是比较难读的一篇小说,也不是那么知名,比起《子夜》来,可能它的受众面会窄很多。

 

不过我们做“小说民国”的阅读计划,也一向不是以评价作品的艺术价值为目的,而是想通过小说去读懂民国。所以这里我必须要提示大家,或者说我要再强调一点,就是有一句话一定要牢记,...

阅读全文>>
2019年05月04日 11:05

我这样给孩子讲百年五四

我这样给孩子讲百年五四 文/ 杨早&凤梨 缘起 凤梨:大家好!欢迎收听早茶阅读和少年读邻的五四特辑。今天我们邀请到了杨早老师来作为嘉宾,回答少年读邻小朋友的一些问题。   杨早:大家好。   凤梨:是这样的,前几天,少年读邻的小朋友们做了一套关于五四的阅读题,阅读的是杨早老师的一篇文章。杨老师的这篇文章的题目是《假如1919年有了网络,还会有五四运动吗?》。小朋友们答这个题的时候,呈现出的答案和他们的思考都非常有意思。今...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