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早 > 文章归档 > 2019年07月
2019年07月29日 12:00

《长河》不写情节,不写人物,想写的是湘西世界的味道

《长河》不写情节,不写人物,想写的是湘西世界的味道 大家好,欢迎收听早茶夜读之小说民国七月最后一周共读沈从文的《长河》。 我是杨早,我来做点评。 听说沈从文的后人现在基本不接受“选本”的请求,就是我要出版一本,比如《现代作家散文选》,我去请求沈家说:可以授权吗?基本上不接受。   为什么不接受?听说有一个原因,是选来选去,不是《边城》,就是《湘行散记》,几乎置沈从文别的作品于不顾。其实这种选法,虽然依据大众的熟悉程度,但真的是特别偷懒的做法。 ...
阅读全文>>
2019年07月25日 12:00

他继承了李劼人的传统

他继承了李劼人的传统

 

大家好,又到了我们撩新的时间。   我常常说,从70后、80后到90后,到了90后,我们已经很难用一个年代标识来整体称呼他们,因为你实在不知道他们中的一些人会给你怎样的惊喜。   今天要聊的新书,就是一位90后作家的作品,一个叫周恺的四川乐山人,出生于1990年,他的小说。小说标题只有一个字,苔藓的“苔”。为什么要聊这部小说? 《苔》 周恺 中信出版集团 2019年5月   先说内容。他写的是清末民初的...

阅读全文>>
2019年07月24日 13:29

沈从文教《边城》编剧“贴着人物写”

沈从文教《边城》编剧“贴着人物写” 今天我不打算综述我们这周共读的沈从文《八骏图》,原因是我觉得这篇小说不太好说。   以我个人的浅见,它是一篇讨论性心理和性观念的小说。当然还包括对婚姻的看法,对男女的看法。这样一篇小说其实可以讨论,但是它并不太适合用来总结。其实也是我个人的浅见:沈从文在性心理和性观念上面是比较浅的。   你可以想想,喜欢他的和不喜欢他的都谁?   喜欢他的,郁达夫,徐志摩。他们之间是有共同特点的——我不是说“渣...
阅读全文>>
2019年07月23日 13:54

沦陷区的年轻人就没权利上北大吗?

沦陷区的年轻人就没权利上北大吗? 大家好。今天撩新的一本书叫做《容庚北平日记》。   说起容庚,还是跟我挺有缘分的。我们上大学的时候,教古文字的老师就说,我们哪,是“罗王学派”,就是罗振玉王国维开创的学派,相对的是“章黄学派”,章太炎、黄侃。     《容庚北平日记》 容庚 / 夏和顺 整理 中华书局 2019年4月         罗王的下一代传人,就是容庚、商承祚两位先生。再往下传,就是给我们上课的老师了。   后来我...
阅读全文>>
2019年07月14日 16:10

沈从文,你写本《边城》给谁看?

大家好,欢迎收听早茶夜读,我是杨早。又到了周末综述的时候,这周是《边城》。给我们开车的姜师傅60多岁,在青海当了16年的汽车兵。   他跟我讲一个故事。他说,我有一个老战友的儿子在北京公安部工作,到玉树来旅游,就跟一个藏族的丫头片子好上,然后就不肯回去了,把家也丢了,工作也丢了,什么都不要了。后来他太太也来找他,他爸也冒火了,把他抓回去了。   我问,后来怎么样呢?   他说,后来这小子搞得人不像人...
阅读全文>>
2019年07月09日 16:34

沈从文写《丈夫》,到底想说什么?

大家好,欢迎收听早茶夜读,我是杨早。   又到了周末综述的时候,这周我们开启了沈从文的世界。第一篇选的就是《丈夫》。   《丈夫》这部作品很有意思,即使放在八十多年之后的今天,来读这篇小说,仍然会带给人相当的冲击和震撼。这也是这部小说长盛不衰的魅力所在。   这周的几位朋友读完的感想,给人的感觉是意料之中的。我这么说,是因为《丈夫》这部小说在现在的,比如说大学的中文系,现代文学史的课堂上,往往也...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