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早 > 文章归档 > 2019年09月
2019年09月29日 13:40

《寒夜》:不知道那些历史,不也活得很好吗?

《寒夜》:不知道那些历史,不也活得很好吗? 大家好,欢迎收听早茶夜读之小说民国,我是杨早。   又到了周末。这周我们共读的小说是巴金的《寒夜》,大家对巴金的《寒夜》解读都非常的深刻和全面,包括连一向跑题的洞主,他都很准确地写出了一篇好像陈童写的解读。所以就没人跑题了,那我想干脆我来跑题吧。 大家谈《寒夜》已经比较透彻了,巴金本身也不是一个以深刻或复杂见长的作家,他更多的是他这种情感的投入,不管是《家》那个时候的奔放,还是到后面《寒夜》《...
阅读全文>>
2019年09月22日 12:00

《憩园》邀你一起见证得意者-失意者的食物链

 

大家好,欢迎收听早茶夜读之小说民国。今天是周末综述版,我是杨早。   现在是晚上8点,我一边走路,一边给大家录这期综述——为什么我要描述得这么详细?待会儿你就知道。   我们这周共读的呢,是巴金的小说《憩园》。这篇小说,我看有几位读的时候好像都有些疑惑,就觉得没什么意思,或者觉得这小说写得好吗?   南京作家叶兆言在给“人间三部曲”(《憩园》《第四病室》《寒夜》浙江文艺版)写序的时候,曾经说...

阅读全文>>
2019年09月15日 12:00

你永远叫不醒一座自恋的成都

大家好,欢迎收听早茶夜读之小说民国周末版,我是杨早。   这周我们共读的小说是巴金的《家》,可以说是现代文学中名作中的名作。正如李子所说,大家读民国小说越来越上心,也越来越全面,还越来越深刻……有点儿搞得我无路可走。特别是像巴金《家》这种非常非常知名的小说,基本上好像把各条路都堵死了。   但是奇怪的是,考虑到我们明年要读城,对吧?居然在读过的人里面,没有一个人是从城市角度来解读《家》,也没有提...
阅读全文>>
2019年09月13日 16:26

汪曾祺《受戒》写出了八十年代情感的总和

汪曾祺《受戒》写出了八十年代情感的总和 受戒 1980年第10期的《北京文学》杂志发表了短篇小说《受戒》,这一年,它的作者汪曾祺刚好60岁。   《受戒》的迅速走红,使这位当时让普通读者感到陌生的老作家开始广为人知。   在《受戒》中,作者满怀敬意地开掘出普通人的内在性格力量和精神美,在新时期文学中较早地体现出对于人情美、人性美的追求。   时至今日,《受戒》依然是中国当代短篇小说中的经典美文,令人百读不厌,其中重要的原因,是小说对民族美学...
阅读全文>>
2019年09月10日 12:00

读《非常之人》

大家好,欢迎收听早茶夜读。   今天的“新书来撩”本来是绿茶的活儿,但是这位拖拉机之王又忘了……所以我来代班,我是杨早。   要撩什么,我得临时想!正好今天收到一本书——这本书绿茶比我还早收到,你看,连快递都歧视朝阳群众,就是!   这本书是上海的张明扬写的,叫做《非常之人——20人的历史时刻》——如果你对我了解的话,你会知道我正在三联中读开一门课,叫做《简说中国人》,我在里面要讲大概30来个中国人...
阅读全文>>
2019年09月08日 12:00

杀头,至痛也……无意得之,惨过有意

 

大家好,欢迎收听早茶夜读。今天又是周末,我又要来综述一下这周我们共读的巴金小说《灭亡》。   《灭亡》是巴金的处女作。本来这小说不复杂,但是被大家这么一读,反而读得挺复杂的,好像里面缠绕着好多各种各样的情绪,包括对革命的,对时代的,对个人的等等。大家的评论有点儿要把这篇小说压垮的感觉。   其实我更关心的是巴金后来取得的地位——我不是说“鲁郭茅巴老曹”那个地位,我说的是——新文学作家里面,他...

阅读全文>>
2019年09月01日 12:00

如果把暖水屯看作美国工厂

 

大家周末好!欢迎收听早茶夜读,我是杨早。 这周我们共读的是丁玲的《太阳照在三个和尚……桑干河上》。 这篇小说,我关注到前面几位读的时候,除了绿茶这种死文青以外,都不约而同地关注到了“地主”这个角色。这说明什么呢?   一是说明经过这么多年的意识形态淘洗之后,我们对于地主这个角色已经感到陌生,到底他女儿美不美?他到底是怎么样的人?他怎么想的?这是大家会比较关心的。   但另一方面,我也看到了...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