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早 > 文章归档 > 2020年03月
2020年03月23日 13:41

刘文典身体差,钱穆没留过洋,冯友兰追求舒服自自豪

刘文典身体差,钱穆没留过洋,冯友兰追求舒服自自豪

 

今天要讲的这本书,是任继愈先生所著,叫做《自由与包容——西南联大的人和事》,是从任先生不同的文章,或者访谈中截出来的。   所有的这种关于西南联大的回忆,太阳底下没什么新鲜事儿,大部分我们都知道。但是,旧瓶也可以装新酒,一些可能耳熟能详的轶事,在今天来看,心情又不同。   刘文典   首先想讲的是大家都很熟的刘文典先生。书中说:“刘先生平时对学生、对同事礼貌待人、彬彬有礼,他看到他不喜欢...

阅读全文>>
2020年03月10日 17:40

杨早:为什么对北京爱不起来

杨早:为什么对北京爱不起来

 

2020年阅读邻居读城计划的第一个月,是凤梨出的题目,“文学这股京气神儿”。   按说我以前做过不少关于北京的研究,不管是妙峰山、琉璃厂,还是博士论文写的“清末民初的北京舆论环境”等等,还带人走过什么戊戌变法之路、五四路、沈从文故居之路等等,好像随便哪一块都能够成文。但是看了北京这个题目以后,特别地缺乏兴致。后来凤梨也说到,对北京的想象是很固定的。有几位读友在文章里也提及,对北京的描述非常刚性,缺...

阅读全文>>
2020年03月08日 12:00

三代读汪——读汪曾祺的高邮

三代读汪——读汪曾祺的高邮 今天跟大家分享的题目叫做“三代读汪——读汪曾祺的高邮”。选择这个题目是一个非常有压力的做法,如果我现在是在屏幕的那边,我是一个看直播的人,单凭这个题目,我就能给杨早贴三个标签。哪三个?   一个是“读书唯亲”。我1990年代初期上大学,那时候汪曾祺还没有这么有名,我经常给大家安利汪曾祺,说多了人家就烦,说你老这么安利汪曾祺,不就是因为他是你们家亲戚吗?你怎么不安利一下汪国真呢?人家还是我们隔壁学校的校...
阅读全文>>
2020年03月05日 19:20

汪曾祺:我们时代的苏东坡

汪曾祺:我们时代的苏东坡

 

1920年3月5日晚6时许,汪曾祺出生于江苏省淮扬道高邮县科甲巷汪宅。   苏东坡的时代有苏东坡,我们这个时代,有汪曾祺。   感情上的儒家   如果你去问汪曾祺,你是什么人?他的回答会异常简单:“我是一个中国人。”   在这篇《我是一个中国人》(1983)里,汪曾祺给了自己一个定位——“儒家”。儒家不等于士大夫,前者是一种思想与感情倾向,后者则是一种身份与群体认同。     汪曾祺这个儒家,完...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