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早 > 文章归档 > 2021年01月
2021年01月31日 13:08

绿茶:我自认为是投入育儿精力足够多的爸爸

绿茶按|我的邻居杨早兄,年前年后先后出版了《元周记》和《早生贵子》,身边住着这样的邻居,不免给人很大压力,“别人家的书”为什么那么容易出版,而自己的书总迟迟杳无音讯呢? 杨早按|哪有容易出版,只是一个时间差……   《早生贵子》序 一边相信书本,一边选择现实 文 | 绿茶   奉命为杨早新书《早生贵子》作序,先表白一下:“我很幸运,这十几年,身边总有杨早这样的人。”    我和杨早、邱小石做了...
阅读全文>>
2021年01月29日 11:00

我为什么要写《元周记》?

我为什么要写《元周记》? 大家好,果然每次荐完书后就会觉得很沮丧,觉得好书那么多,何必要仅仅局限在自己的这本书上。但是关于《元周记》还是可以讲一讲的,我前天接受了《第一财经》的采访(下周五推出),大家也写了不少短评,加上我的前言后记,我觉得大家大概已经基本明白了这本书是怎样写的。包括像今天淑婵写的那篇书评也挺好玩:她会找到几个点,跟她自己的生活建立一种联系,这是我特别想看到的一个结果。因为对于民元的历史,不可能每个人都熟悉...
阅读全文>>
2021年01月27日 11:00

独立女性要彩礼?还不如好好签份协议

独立女性要彩礼?还不如好好签份协议 ⚪综艺《奇葩说》剧照   最近《奇葩说》有个辩题叫“独立女性该不该要彩礼”。想知道具体内容可以点这里:   ⚪讨论独立女性,不如定义一下「独立男性」   ⚪傅首尔综艺翻车,别再污名化女权了!   看到这些评论,我感到很迷惑。你就说该不该要,怎么还能扯上女权平权和独立男性呐?   作为一名不知道算不算独立的男性,我想谈谈对这个命题的看法。   所谓独立女性,按我的理解,就是可以独立决定自己命...
阅读全文>>
2021年01月24日 09:00

剪辫子,回乡核测与代孕争议

剪辫子,回乡核测与代孕争议 1   前两天,在《元周记》的阅读邻居读书会上,土城提到了民国元年的剪辫法令:   明眼人都知道这个法是不可能完全执行的。如果明知道法律制定出来肯定要打折扣,执行不了,为什么要立法呢?这对于民国政府的威严是一种损伤啊。可是,为什么立这个法?可能跟我们制度思想中的习惯有关,我们喜欢把意识形态的东西塞进法律,让法律去执行意识形态。剪辫子是一种意识形态,是一种立场,是新与旧的界线,那么你必须在短时间内决...
阅读全文>>
2021年01月21日 08:00

孙中山的大总统就职典礼学美国了吗?比一比就知道

孙中山的大总统就职典礼学美国了吗?比一比就知道 美东时间1月20日上午11:30(北京时间1月21日周四0:30),拜登就职典礼在首都华盛顿国会大厦西面正式开始。   自1789年美国第一任总统华盛顿就职后,总统就职典礼的程序一直在不断地变化与调整,最终呈现出今天的模式。   而在百余年前的1912年元旦,中国第一任临时大总统孙中山到南京就职时,中国还从来没有过总统就职典礼这样一回事。   那么怎么安排这场典礼呢?最可效仿的,大概就是此时已经立国一百多年的美利坚...
阅读全文>>
2021年01月20日 21:35

李子:置身于两个紧密连接的世界中

李子:置身于两个紧密连接的世界中 跟着早老师读书,已经许多年了。至今仍然难忘最开始的日子,在五道口附近,初见早老师。那时早老师带着我们读叫魂,读王氏之死,也读一些难读的书,如宅兹中国。至今仍然难忘第一次听早老师讲解以文证史的方法,第一次从王氏之死里看到了原来还有这样的方法和视角,可以把聊斋和地方志结合,这样鲜活的解读历史——我应该算第一次从中学历史书中被拔了出来。 但是,读早老师的书这些年,渐渐的发现,早老师已经突破了先辈的一...
阅读全文>>
2021年01月19日 21:38

穿越历史的意图,最终还是落在关照现实

穿越历史的意图,最终还是落在关照现实   新派穿越史记 文 / Nellie   本书以申报为资料来源,作者用其独有的、综合了历史和媒体的视角,提炼出一部他心目中的1912大事记。我揣摩书名大概是“民国建元第一年的记录”的意思吧,是作者此前出版的《民国了》的姐妹篇。与《民国了》相比的突破点在于作者在书中赋予了自己两个角色:一个是一本正经的21世纪的学者、一个是穿越回1912年的报人。尤其在后一个角色中,顶着繁体字的面具,还时不时的跳脱出来,两个角色瞬...
阅读全文>>
2021年01月17日 17:43

杨鼎川:怀吴福辉,兼怀王富仁

杨鼎川:怀吴福辉,兼怀王富仁 前天(2021.1.15)去城里治牙,十点坐上地铁。在行进中读到微信朋友圈杨早转发的一篇吴福辉怀念老友王富仁的文字《生命也因质朴而美丽》,感觉甚好,当即在朋友圈转发,说“怀友佳文,知人之论”。还给一个打赏。钱数不多,表示我的欣赏。   十点半,坐在牙科诊所候诊室,又看到杨早发来最新信息,称“在一个群里看到,子善老师报告诸位一个不幸的消息:吴福辉先生今晨在加拿大突然逝世,享年82岁。医生诊断心脏病突发。他前一...
阅读全文>>
2021年01月15日 10:17

杨早:吴福辉“暗算”现代文学史

杨早:吴福辉“暗算”现代文学史 惊悉吴福辉先生于今晨在加拿大因心脏病去世,发旧文一篇,以寄哀思。     一般说到文学史,总是喜欢分为“个人写作”与“集体写作”。我则更喜欢将文学史分为以下三类:(一)“知识型”文学史,以大量的高校教科书为代表,重点是作家作品介绍与分析;(二)“理念型”文学史,以章培恒、骆玉明《中国文学史》、陈思和《中国当代文学史教程》为代表,特点是用一种独到的文学理念贯穿全书;(三)“研究型”文学史,特点是...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