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7年08月17日 15:34

部编本语文教材开用,重点不是文言文,而是文学教育的比例吧

部编本语文教材开用,重点不是文言文,而是文学教育的比例吧
下个月中小学开学,小盆友们就要开始用部编教材了。
 
部编本小学语文教材,
 
传统文化的篇目增加了。
 
小学一年级开始就有古诗文,
 
整个小学6个年级12册共选古诗文124篇,
 
占所有选篇的30%,
 
比原有人教版增加55篇,
 
增幅达80%。
 
 
初中古诗文选篇也是124篇,
 
占所有选篇的51.7%,
 
比原来的人教版也有提高,
......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15日 17:42

一个农家子弟在1980年代中美两国才能完成的逆袭

一个农家子弟在1980年代中美两国才能完成的逆袭
今年的夏天格外燠热难耐,从早上的“怎么这么早就这么热,要中暑了”,到晚上“怎么这么晚了还这么热,是不是中暑了”,北京成都,四海一心。
 
这种天气里能读完的书,至少得是轻松有趣,又有点儿意味的才行。
 
《边缘人偶记》的作者徐国琦自称“本书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个人回忆录,而是通过本人的个人经历来揭示中国近半个世纪以来的巨大变迁”。全书分为“读书记”“写书记”“教书记”“师友记”“人物记”“边缘记”六个部分,其实是从不同侧面记录并阐释徐国琦自己的......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08日 09:31

物质技术如何改变中国文学生活

物质技术如何改变中国文学生活
一八九九年初,报人汪康年致函在杭州的友人高梦旦,询问一部叫《巴黎茶花女遗事》的译作情况。原信已佚,但从高梦旦的复信中可知,汪康年连《巴黎茶花女遗事》的译者是谁都没有搞清楚。汪康年的要求是:取得《巴黎茶花女遗事》的上海版权,而且是重新铅印出版。
 
 
高梦旦不太理解这种做法,在他看来,本有雕版,重新排印只是一种浪费。他向汪康年表示,如果汪能提供雕刷费用,可将原板奉送;或者等到发卖印成之书收回成本,高再免费提供原板。
 
如果同样的事发生在明末,汪康年坚持重排另印的做法确实会显得无可理喻。然而,晚清物质技术的变化,让......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03日 17:14

清末奇士韩衍,身中五刀未死,创建了中国第一支有理想的军队

清末奇士韩衍,身中五刀未死,创建了中国第一支有理想的军队
 
安庆人在辛亥年之前认识的那个韩衍,四十多岁,以乞丐身份出现,“身材短小,常穿一套褴褛布衣,面部黧黑且多斑点,头发蓬乱,胡须满面”。
 
韩衍有名是因为这个其貌不扬的乞丐,却带着个二十几岁的漂亮老婆林红叶。他从哪里骗来的?
 
他们的秘闻渐渐被传播出来。韩衍是江苏丹徒人,自幼家贫,立志向上,考入江南高等学堂,因为闹学潮被开除。那时南通状元张謇正在江苏,颇为赏识,收入门下,后来又介绍韩衍入北洋幕府,任督练处文案。
 
后来他为何脱离北洋,有两种说法。一种是说韩衍在保路运动中,反对袁......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03日 16:12

陈其昌:声名不出里巷——高邮现当代文友印象

陈其昌:声名不出里巷——高邮现当代文友印象
文 | 陈其昌
 
汪曾祺在《岁寒三友》借季匋民的嘴说:“吾乡固多才俊之士,而皆困居于蓬牖之中,声名不出里巷,悲哉!悲哉!”这是汪老对当时现实的一种感悟,一种感叹。如今,我们细品汪老的话语,看看已经发生了可喜变化的势态,一拨又一拨的文学人才已经走出里巷、走出高邮、走向全国,喜哉!喜哉!笔者在此仅对文学前辈和文友的印象记述如下。
 
俊彦之士  声名不出里巷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高邮确实有一些俊彦之士,他们是《文盂》周刊社社长杨甓渔、汪老的国文老师高北溟及高的老师王淡明、国文家教老师韦鹤琴、汪老......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01日 14:08

民国是个投射物,缺什么往里投什么

民国是个投射物,缺什么往里投什么
答题者:杨早
 
提问者:木子
 
时间:2017年6月
 
采访手记
 
采访杨早在一个细雨绵绵的初夏。之前几次沟通时间,一个转身,他准时从书架后闪过来,落座后,面对抛来的问题,应变机敏、快人快语,用影像一般的语言讲述故事。
 
为免奔波,杨早定在社科书店,方便而静谧的环境,“一种与方自方的体贴”,给别人方便自己也方便。
 
对于直白的问题,很少偏颇;对于感兴趣的话题,也不会太雀跃,他的分寸感把握得很好。能看出来,杨早对于文史研......
阅读全文>>
2017年07月31日 16:31

成都教会五大学不比西南联大差

成都教会五大学不比西南联大差
7月16日,文史学者岱峻与杨早在成都西西弗书店金牛店进行了一场对谈。这次活动是围绕岱峻先生的新作《弦诵复骊歌:教会大学学人往事》而展开的。岱峻是资深报社编辑,现已退休,2000年后转入民国学术史及学人研究,著有《发现李庄》《民国衣冠》《李济传》《风过华西坝》等。与他对谈的嘉宾杨早,是北京大学文学博士,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副研究员。根据现场录音,整理出部分内容,以飨读者。
 
岱峻:
 
谢谢各位炎天暑热来听我一个老者聊华西坝往事。虽然是七十多年前的事情,但是和今天的成都、未来的成都、和我们每个人当下的生活都有联系。华西坝应该是成都乃至西南现代化......
阅读全文>>
2017年07月24日 14:49

且看汪曾祺这道席面如何调排

且看汪曾祺这道席面如何调排
1994年我父亲在蒲黄榆采访过两次汪曾祺先生,采访内容将作为研究他创作的资料之一。对于研究自己,汪曾祺挺排斥的,他私下对家父说:我是一条活鱼,不想被人零切碎割。
 
2007年,汪曾祺去世十年,山东画报出版社将汪曾祺著作拆分成《人间草木》《五味》《说戏》《文与画》《谈师友》等书分类出版。这大概是汪曾祺文字除自编集、文集、全集之外的第一次这么处理。黄裳在给苏北的信里笑谈此举:
 
“山东画报把曾祺细切零卖了,好在曾祺厚实,可以分排骨、后腿……零卖,而且‘作料’加得不错,如《人间草木》。应该称赞是做了一件好事,我有......
阅读全文>>
2017年07月05日 14:31

1997年香港回归你在干啥?

1997年香港回归你在干啥?
回答一个问题,顺便就算写一段回忆。
 
1997年我在广州羊城晚报当编辑。
 
提前半年,我被分配新开一个版,叫“台港澳版”,每天半个版,就我跟另一个编辑负责。
 
这是一个文摘版。为此我每天要看十多份的台、港、澳版,从中选出要用的文字,再与另一个编辑打字录入,第二天上版。每天都要加班到八点多。
 
我觉得这样效率太低。那时我们报社只有内部网,供编辑与印刷部门之间传递文件。但是没有连结外网(外网只有拨号上网)。
 
我就找领导说,现在好多台港澳的报纸都有网站,我们......
阅读全文>>
2017年06月29日 16:01

哈利波特中国销量曾被韩国人鄙视

哈利波特中国销量曾被韩国人鄙视
 
——才35万册就敢说畅销?
 
“那一刻我非常、非常震惊,”剑桥大学社会学系主任J·汤普森教授向我讲述他2005年在纽约目睹的景象时,用了异常的强调语气。那是《哈利·波特与火焰杯》纽约首映的前夜。“数以万计的纽约儿童带着帐篷通宵在影院外排队,只是为了看一部几乎是图解小说的电影。”汤普森教授研究出版业与意识形态多年,却从没看到过像这样魔法一般的情景。
 
跟全球累计3.25亿册的销量相比,“哈利·波特系列”中文版......
阅读全文>>
2017年06月28日 16:38

原来如此一老叟,教我如何再想他?

原来如此一老叟,教我如何再想他?
贾樟柯的电影,有一个吸引人的地方,他喜欢用背景音效标识年代。因此,很多已经压到记忆这口大箱子底层的声音又被翻腾出来,拿到太阳下晒晒,也是颇有意思的事。
 
比方说,那些早就退流行的歌曲。
 
相比较其他的流行因素,流行歌曲好像不那么受小说家的青睐。想得到的是《未央歌》,书名中就带了一个“歌”字,后来感动了台湾歌手黄舒骏,将这本描写四十年代西南联大校园生活的小说带入流行歌曲界,据此创作的歌曲名字都不改,就叫《未央歌》。
▲  鹿桥《未央歌》
 
《未央歌》写......
阅读全文>>
2017年06月22日 16:06

小说一样的近代史:来拜访这位名妓的怪客是谁?

小说一样的近代史:来拜访这位名妓的怪客是谁?
虽然是冬天,阳光还是很好。眼睛看上去似乎有相当的温度,真要抬腿出去,才知道风吹得脸上身上一道道地疼。连隔壁当铺的黄狗,都将头埋在腿腹间,蜷成一团,全力抵抗这该死的冷。
 
冬日的午后,短。陕西巷的午后,转眼似乎太阳就有些西斜。
 
老胡坐在云吉班的门洞里。大街上一个人都没有,但他不能关门,做生意,规矩!他倒不怕冷,干冷总比南方的阴冷容易抗,只要不站在风窝里。
他把头上的毡帽压压低,左手下意识地去顺那条又粗又长的大辫,却逮了个空,才省觉已经是民国,辫子剪了总有一年多了。
 
向右横了一眼,三河县来......
阅读全文>>
2017年06月20日 15:15

穷人有没有必要上大学?

穷人有没有必要上大学?
穷人的孩子要不要上大学?如果二十年前提这个问题,就是脑残。二十年之前,应该是越穷越是要上大学,一上大学就跳了龙门。大家去看看《人生》《平凡的世界》《女大学生宿舍》,包括《一地鸡毛》,都可以明白上大学对穷孩子的重要性。
 
但今时今日,这个题就不好答了。因为“大学”不再是那个大学,“穷人”也不是当年的穷法。就需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以前的大学,确确实实是国家提供的公共品,为一切有资格(主要是高考分数)的人创造各种条件上,而且一包到底。傻子才不上大学。而现在的中国大学,性质比较模糊,有公共品成分,也有很浓的产......
阅读全文>>
2017年06月15日 14:37

蓝布罩衫下露出红绸旗袍

蓝布罩衫下露出红绸旗袍
天真又诱惑,是张恨水眼中女子最佳着装。
 
女性对于服装的在意是无需再多加渲染了,电影《都市风光》里的小姐张小云,为了给朋友当伴娘,一心要在婚礼上出出风头,看中时装杂志上的一套衣服,因为家境拮据,不得不分四、五个步骤去向各方男友设法,她费尽心机设出来的几场小骗局是影片的噱头,却也尽显虚荣的时髦女性的悲哀。
 
张爱玲自己就热爱时装,也因为出位的服装设计和穿着风格惊世骇俗了一番。她的小说中有些个细节,很能道尽一般女性为了衣着所受的委屈。梨倩是《鸿鸾禧》当中的一个小配角,也是为了参加婚礼,新做了一件得意的单旗袍,没想到下了两天雨,天......
阅读全文>>
2017年06月15日 14:05

每个时代对文学的想象都不一样

每个时代对文学的想象都不一样
听说最近有一年,北京大学中文系中国现代文学硕士答辩,八个人中,研究沈从文的有五个,研究张爱玲的两个,馀下一个分配给其他几百位作家。
 
这当然是极端的个案。但去今日之大学里问问,无论是否文学专业,谈起现代文学,只怕最熟的除了鲁迅,就是张爱玲、沈从文、钱钟书,兴许再加上萧红。
 
这些孩子不会知道我们经历了什么。当我1991年考进中文系,现代文学课用的教材是唐弢主编的《中国现代文学史》(修订本),那里面张、沈、钱的篇幅很少,不要说鲁郭茅巴老曹那样的专章,就是专节也没有,只是在某某流派某某思潮里提几句。
 
前后比较,留给我......
阅读全文>>
2017年06月09日 16:09

我为什么没报考十拿九稳的北大?

我为什么没报考十拿九稳的北大?
1991年的高考,最纠结的事儿是填志愿。
 
每年政策都在变,来回推磨子。对于考生来说,最靠谱的是分数出来再填志愿,误报的可能性比较小。稍次一点的,是考完试估了分再填志愿,也还行,至少考好考坏有个大致感觉。
 
最坑爹的就是1991年这种,考前就填志愿。我特么万一失手了呢?活该。
 
1991年,还有一些别的因素。
 
1989年,北大清华两所学校,率先开启了军训一年模式。本科四年变成了五年,头一年还是在军营过。
 
所以1990年的复旦大学就成了香饽饽,性价比高嘛。我就琢磨了......
阅读全文>>
2017年06月08日 09:35

高考是最公平的制度?人云亦云罢了

高考是最公平的制度?人云亦云罢了
今年是恢复高考40周年。很自然,许多人都在回忆自己的高考,尤其是“金77,银78”这些天之骄子们。不少人都说:高考实现了公平,给了年轻人希望,让他们可以凭自己的本事追寻自己的梦想,感谢国家恢复高考,不然自己只能在山村里终老云云。
 
而回到现实中,有太多的人觉得高考并不公平。他们质问为什么北京上海的考生拥有比其它省份多N倍的机会上北大清华复旦?质问为什么不像1977年那样全国一张试卷定高下?质问高考是不是导致阶层固化程度越来越深?
 
为什么同一个高考,会出现这样的矛盾评价?高考到底是公平还是不公平?
 
......
阅读全文>>
2017年06月06日 17:50

喜欢吃豌豆尖不?那你应该喜欢汪曾祺

喜欢吃豌豆尖不?那你应该喜欢汪曾祺
端午节那天,我心血来潮,发了一条微博,提到王小波、汪曾祺、白鹿原和严歌苓:
 
(1)王小波的小说比散文好,散文比情书好;
 
(2)汪曾祺不是什么最后的士大夫,他是民国之子;
 
(3)《白鹿原》的文学价值被高估了,也不适合高中生读;
 
(4)严歌苓是一位通俗小说家,很多论文都在扯犊子。
 
这四条其实都有背景,但是我懒得细讲,就是任性地甩个结论出来。信得过我不乱说话的,可以好好想想,这些与“常识”相异的结论,有没有道理;信不过的,你就当我在扯犊子......
阅读全文>>
2017年06月05日 16:47

中国有活的社会科学吗?能吃吗?

中国有活的社会科学吗?能吃吗?
 
最近有一篇“底层写作”的刷屏文。编发的媒体编辑,在“导读”里写道:“她像位人类学家,写下村庄里的、家族里的、北京城郊的、高档社区生活的故事……”
 
看得我心里一阵悲凉:人类学家就那么好当啊?写写自己目睹耳闻的故事,就能“像位人类学家”,那要人类学家来干啥用呢?
 
那么,为什么会有这样悲凉的说法呢?原因是两重的:一是很多老百姓包括媒体编辑也不很清楚人类学家是干嘛的;二是中国的人类学跟其他社会科学一样,都不够专业不成熟,也难怪“老百姓瞧不起社会科学学者”。
......
阅读全文>>
2017年05月26日 16:44

中国的自行车运动从青楼开始

中国的自行车运动从青楼开始
1897年,李鸿章访美,在纽约街头,他遇见一位妙龄女子,衣着华美,骑高轮自行车穿行而过。见多识广的李大人看见女子骑车,也觉得新奇无比,因此特意邀请这位女士到旅馆相见聊天。
 
自行车(当时叫脚踏车)这洋玩意,李大人想必不会是第一次见。大概在光绪初年,这种很考技术的高轮自行车就已经进入中国。那时候,骑脚踏车可是出风头的事,当然其难度也非今日自行车可比。在《沪游杂记》(1876)中,葛元煦说这种车“若用时骑坐其中,以两足踏镫,运转如飞。两手握横木,使两臂撑起,如挑沙袋走索之状,不致倾跌。”所以又有诗警告世人:“辘轱捷足趋当道,一蹶还防笑有人。”(《淞南梦影......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