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9年07月14日 16:10

沈从文,你写本《边城》给谁看?

大家好,欢迎收听早茶夜读,我是杨早。又到了周末综述的时候,这周是《边城》。给我们开车的姜师傅60多岁,在青海当了16年的汽车兵。
 
他跟我讲一个故事。他说,我有一个老战友的儿子在北京公安部工作,到玉树来旅游,就跟一个藏族的丫头片子好上,然后就不肯回去了,把家也丢了,工作也丢了,什么都不要了。后来他太太也来找他,他爸也冒火了,把他抓回去了。
 
我问,后来怎么样呢?
 
他说,后来这小子搞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被抓回去以后,还回来过玉树,结果发现藏族丫头片子跟藏族小伙子睡觉,他就把藏族丫头给打了一顿。第二天,藏族丫头又找了......
阅读全文>>
2019年07月09日 16:34

沈从文写《丈夫》,到底想说什么?

大家好,欢迎收听早茶夜读,我是杨早。
 
又到了周末综述的时候,这周我们开启了沈从文的世界。第一篇选的就是《丈夫》。
 
《丈夫》这部作品很有意思,即使放在八十多年之后的今天,来读这篇小说,仍然会带给人相当的冲击和震撼。这也是这部小说长盛不衰的魅力所在。
 
这周的几位朋友读完的感想,给人的感觉是意料之中的。我这么说,是因为《丈夫》这部小说在现在的,比如说大学的中文系,现代文学史的课堂上,往往也会引发类似的震动或者说争议。
 
当然这种争议显得有些一面倒,可能因为现在学文学的大部分是女生,然后......
阅读全文>>
2019年06月30日 12:00

写小孩打架最好的小说 没有之一

你好!欢迎收听早茶夜读。这周我们共读的小说是老舍的《小坡的生日》。
 
前面几位都读得挺好玩的。这篇小说,我读到的时间很早,那个时候我的年龄大概比小坡大不了多少,跟千寻差不多大,还是上学期间了,暑假,我到叔叔家玩,正好这位叔叔是做老舍研究的。他们家当时还没孩子,当然没什么儿童书,我那时候也不看儿童书了,我就在他们家把老舍的小说(主要是中短篇)都翻了一遍。
 
我当时特别喜欢《小坡的生日》,看得哈哈大笑。那个时候没有李子这么强烈的意识,说恨日本,或者那种大中国意识,有多么的不好,可能跟老舍当时的意识形态比较相似,就觉得这些没有关系,华侨嘛,当......
阅读全文>>
2019年06月19日 11:24

水,漫过高邮史,也漫过汪曾祺

水,漫过高邮史,也漫过汪曾祺
这是二十年间,第四次去高邮。每次回去,心情都大不同,收获也大不同。
 
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去高邮肯定不是出于旅游景点的吸引,毕竟扬州、苏州、南京这些重点旅游城市都离得不远,到高邮也还没有火车。不管是对于“青睐”的团队,还是我带去的三位研究生,他们的寻访都与“汪曾祺”有关。“古有秦少游,今有汪曾祺”本是高邮的两张名片,而汪曾祺在当下的阅读热度,正在方兴未艾。恰好他又是我定义的“城市传记作者”。不知有多少“汪迷”、汪曾祺研究者心心念念,想亲身来看一看《受戒》中明海出家的菩提庵,《大淖记事》中的大淖,《异秉》里王二卖熏烧......
阅读全文>>
2019年06月15日 22:04

一个人的江湖

大家周末好。我是杨早,欢迎收听早茶夜读。
 
这周我们共读的小说是老舍的《断魂枪》。这篇小说我是很喜欢的,从初读就特别喜欢。但是我那个时候更多的是注意它的技巧,它里面洋溢着的那种“悲凉之雾,被于华林”(鲁迅)的哀伤,还有那种对逝去荣光的惆怅。最后沙子龙那句“不传!不传!”也是一直在我的脑海当中久久回荡。
 
所以我一直觉得,《断魂枪》是老舍写的最好的小说。可能没有之一。我说过,如果是现代文学,让我选十篇小说,那么老舍我就会选《断魂枪》。
 
但那个时候我也不知道,老舍其实是个练家子,他是学过武术的......
阅读全文>>
2019年06月09日 08:17

伦敦伙计俩礼拜,北京祥子累一年

大家好,欢迎收听今天的早茶夜读。我是杨早。
 
今天还是轮到我给大家谈一谈《二马》这篇小说。
 
果不其然,在已经让您看见的前面五篇书评当中,大部分人会关心中英之间的比较,尤其是中国人和英国人之间的互看——这当然也是老舍写这篇小说的题中应有之义。包括“爱还是不爱?为什么不能爱?以及中国要怎么看自己?中国要怎么通过英国人的眼睛看自己?”
 
还有像李子那样,一看到父亲的女儿的爱,忍不住开始父爱泛滥!这也是一种把小说跟自己的生活结合起来的方法。关于《二马》这部小说,初看当然也很久了,初读和现在读之间,......
阅读全文>>
2019年06月01日 15:46

天下苦童书之选择无能,久矣

天下苦童书之选择无能,久矣
“童书”(Children’s book)是比较晚近的分类,针对的目标读者大抵是从幼儿到义务教育结束前的未成年人。十多年来童书市场风起云涌,尤其是引进版为大宗,其局面堪比上世纪80年代的“先锋派”。先锋派在短短不到十年内将西方一百年的文学派别全操练了一遍,而我们这些有娃的家庭,书架上堆满了西方一百年几乎所有成功的儿童出版物。
 
然而童书的筛选,是天底下最难的事情。引进版的童书,有这个大奖那个销量加持,还算有迹可寻,但不合“娃”情的时节也所在多有。若是原创的童书,尤其是人文社科类的,家长甚至老师,都真可以说目迷五色,心唱忐忑。
阅读全文>>
2019年05月27日 17:03

怎样跟梁启超建立私人联系

1
 
大家好,又到了周日,欢迎收听早茶夜读之新书来撩。我是杨早。
 
我常常说,要最快地进入一本书的方法,就是让这本书跟你自己之间建立一个联系。
 
所以当我看到许知远写的《梁启超传》第一部《青年变革者》的时候,我最注意的是它书写的年代:1873到1898,我才突然发现,如果把这数字加上100年的话,那么梁启超出生后100年,我就出生了。梁启超1898年因为戊戌变法失败离开北京的时候,正好那年北大百年校庆(北大就是戊戌变法的产物),我也考上了北大,然后开始了我的另一段人生。
 
其实这么干,就是把......
阅读全文>>
2019年05月26日 15:00

陈平原:将情怀和兴趣转化为学问

陈平原:将情怀和兴趣转化为学问
陈平原,广东潮州人,文学博士,现为北京大学博雅讲席教授(2008—2012年任北大中文系主任)、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学科评议组成员。曾先后在日本东京大学和京都大学、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德国海德堡大学、英国伦敦大学、法国东方语言文化学院、美国哈佛大学以及香港中文大学、台湾大学从事研究或教学,2008—2015年兼任香港中文大学中国语言及文学讲座教授(与北京大学合聘)。曾被国家教委和国务院学位委员会评为“作出突出贡献的中国博士学位获得者”(1991);获教育部颁发的第一、第二、第三、第五、第六届高等学校科学研究优秀成果奖【人文社会......
阅读全文>>
2019年05月25日 21:46

《迟桂花》的N种读法

《迟桂花》的N种读法
1
各位周末好,我是杨早。欢迎收听早茶夜读。这期我们小说民国读的对象是《迟桂花》。
郁达夫到了中年,确实他的小说跟以前大不一样。像《迟桂花》这部作品,我读得很早,大概是高中时候读的。那个时候我爸有一套北大、北师大等合编的《短篇小说选》,《迟桂花》是在第二册?
读到这部小说挺喜欢的。慢慢就觉得它好像也没那么高明。然后回头读呢,又有不同的感觉。所以我很理解邱小石说他差点错过了郁达夫。
 
郁达夫在现代小说史上相对尴尬,很多人会觉得他是一个写散文的,或者说写小H文的这么一作家。但是其实郁达夫的世界是很有意思的。我在今年的清明节去了......
阅读全文>>
2019年05月20日 21:10

陈二妹,早叔喊你不要爱上读信的男子!

陈二妹,早叔喊你不要爱上读信的男子!
本文改写自郁达夫《春风沉醉的晚上》
陈二妹你好。我知道你不认识字。所以我估计这封信是请你隔壁那位先生在帮你读,是吧?没关系,让他继续读下去。
 
你也不用细想我是谁。这封信来自2019年,如果你要是能活到现在,你就113岁了,也不要想这封信是怎么穿越时空到你手中的。你只要记住我的一个结论,那就是看着正在读信的这位先生,听我说:
 
不要爱上他!不要爱上他!不要爱上他!
 
重要的事说三遍。
 
 
为什么呢?你不觉得他身上充满着神秘的气息吗?或许这种神秘......
阅读全文>>
2019年05月13日 12:00

《沉沦》抓住了后五四青年的痛点

《沉沦》抓住了后五四青年的痛点
这周咱们共读的小说是郁达夫的《沉沦》,《沉沦》收入的小说集,也叫《沉沦》,是五四以后中国第一部现代白话短篇小说集,所以它的开创意义无与伦比。
 
就这周早茶夜读讲过的内容来说,我在这里想说三点。
 
 
第一点是梅子酒提到的《沉沦》里面书单的问题,她梳理得已经很详尽了。但是我要提出一点:郁达夫的《沉沦》,是一部“自叙传”,对吧?主人公读的书,就是作者郁达夫读的书。
 
但是,《沉沦》在描述主人公读书的时候,实际上是有一个规避的。什么规避?我们看一看里面提到的书,几乎都......
阅读全文>>
2019年05月06日 16:58

霜叶很红,但毕竟不是二月花

霜叶很红,但毕竟不是二月花

大家好,欢迎收听早茶夜读,我是杨早。

今天按规律,我应该回顾和总结一下上周我们读茅盾小说《霜叶红似二月花》的情况。

阅读全文>>
2019年05月04日 11:05

我这样给孩子讲百年五四

我这样给孩子讲百年五四
文/ 杨早&凤梨
缘起
凤梨:大家好!欢迎收听早茶阅读和少年读邻的五四特辑。今天我们邀请到了杨早老师来作为嘉宾,回答少年读邻小朋友的一些问题。
 
杨早:大家好。
 
凤梨:是这样的,前几天,少年读邻的小朋友们做了一套关于五四的阅读题,阅读的是杨早老师的一篇文章。杨老师的这篇文章的题目是《假如1919年有了网络,还会有五四运动吗?》。小朋友们答这个题的时候,呈现出的答案和他们的思考都非常有意思。今天是五四百年,希望早老师能就孩子们提出的问题和质疑给出回应和指导。
问答
 
01
阅读全文>>
2019年04月27日 12:43

资本家为什么喜欢用纵淫来发泄?

资本家为什么喜欢用纵淫来发泄?
大家好!欢迎收听早茶夜读。我是杨早,今天本来是绿茶的班,但是这位老师现在太忙了。所以今天我来顶班。
 
也因此,我也就没有综述前面几篇的义务,对吧?我就聊聊我自己看《子夜》,因为《子夜》这部小说可以说是大家太熟悉了,也太有名了,所以我们来看看,能不能有点什么新意。
 
前面几位都在关注商业,都在关注资本家。我比较关注什么?我比较关注小说里面写的王妈。说到这里,你想起来没有?王妈,就是被吴荪甫在焦灼和愤怒当中——怎么说呢?如果按现在标准,就是强奸——的女仆。
 
这个茅盾,写小说其实是挺恶趣味的。他......
阅读全文>>
2019年04月26日 18:42

你知道五四运动又叫什么吗?

你知道五四运动又叫什么吗?
盼望着,盼望着,五四100周年的脚步近了。
 
如果孩子问你,啥是五四运动?你打算咋说?
 
早叔给个标准答案:
 
五四运动实际上包含两个运动:一个是1919年5月4日学生游行与火烧赵家楼引发的全国性政治运动;一个是1917年开始的新文化运动。
 
孩子又追问:新文化运动是干啥的?
 
你可以说:新文化运动呀,就是中国的文艺复兴运动。
 
不信啊?看这张图:
看到没?The Renaissance 就是“文艺复兴”。
 
<......
阅读全文>>
2019年04月21日 13:34

早读| 假如林家铺子是淘宝店……

大家好,欢迎收听早茶夜读。又到了周六综述的时间,我是杨早。
 
本周我们共读的小说是茅盾的《林家铺子》。我们先来看看其中的一个人物,就是邱小石同学心有戚戚焉的“上海收帐客人”。他是怎么评价林老板的?他说:
 
林先生,你是个好人,一点嗜好都没有,做生意很巴结认真。放在二十年前,你怕不发财吗?可是现今时势不同,捐税中开销大,生意又清,混得过也还是你的本事。
 
这个上海收账客人,在1930年代的左翼文艺评论里面,被称为金融阶级的走狗。现在大家可能觉得,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收账人在等账的时候,还不忘恭维一下林老板,......
阅读全文>>
2019年04月17日 09:31

早读 | 文学因何而有力量

早读 | 文学因何而有力量
今天我们要讨论的主题是“文学因何而有力量”,推荐的书是上海译文出版社“译文纪实”系列刚刚出的一本书,叫做《看不见的美国》。
熟悉我的朋友可能知道我有一个观点:我觉得现在世界的文学潮流,正在慢慢地由“虚构”向“非虚构”过渡。
 
之所以非虚构比虚构要更加地受欢迎,或者说它的空间会更大,一方面是因为真实有它的力量,一个故事是真实的,或者是编造的,对你的冲击力是完全不一样的。最明显的例子就是那篇《一个寒门状元之死》,对吧?
 
另一方面,为什么真实会拥有一种不一样的力量?是因为真实,也......
阅读全文>>
2019年04月13日 22:07

早读 | 梅小姐是秦德君吗?不,她是茅盾本人

早读 | 梅小姐是秦德君吗?不,她是茅盾本人

大家好!欢迎收听早茶夜读。我是杨早。

这周我们读的小说是茅盾的《虹》。经过前面几位同学的演绎,大概大家对这本小说的整个内容情节,包括幕后的这种八卦新闻——对不起,应该是旧闻——都已经了如指掌了吧。

特别是李子,在贡献了非常含混的朦胧的这么一篇解读以后,被千夫所指,于是他又补了一篇对解读的解读,基本上把前因后果说得比较清楚了,大家可以先看看。

阅读全文>>
2019年04月08日 13:34

早读 | 《理水》暴露了鲁迅的短板

早读 | 《理水》暴露了鲁迅的短板

大家好!欢迎收听早茶夜读,我是杨早。这周是我们最后一周读鲁迅。太好了,我好担心再读下去会被举报……

这周我们选了《理水》。因为咱们这篇目都是票选出来的,为什么选《理水》?可能也是投票的人希望大家能够体会一下鲁迅小说的多样性。

当然《故事新编》也很重要,而且可能还像凤梨说的,带一点科幻的类型色彩,所以选了《理水》。好多人可以都注意到咱们这周五篇重要呈现的,有两点:一个是《理水》跟古代神话的关系,因为中国的想象力丧失得特别早,所以很......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