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刚刚过去的十月,我们失去了侯孝贤和马修·派瑞。

不知道为什么,五年前金庸去世,并不曾带来这种感觉。

这种感觉,就是很多人都在说的,我们要习惯接受我们曾有的世界,一点一点坍塌。

不止于此,不止于此。世界还在拆迁中,我们看着支离的钢筋,半颓的砖墙,不知哪年刻下的身高印记,难以想像这个空间曾经盛满的泪水与欢笑。

只剩下了一个招牌,里面什么都没有了。

今年的乐夏留在记忆里的有几首歌。比如《美好的事情可不可以发生在我身上》,比如《大梦》。

它们都在问:怎么办哪,怎么办。

能说出的答案好像只有《彩虹的微笑》:

天空是绵绵的糖

就算塌下来又怎样

雨下再大又怎样

干脆开心的淋一场

所以我们看见了上海的万圣节游行,看见了年轻人含泪的狂欢。

比起在操场爬来爬去,这场雨淋得还算开心?

11月开始了,该做的事还是要做。

但希望心态有一点点改变,人格有一点点偏移。

愿这个冬天有雪,愿雪后的泥泞走上去发出噗嗤噗嗤的声音。

还是一样难走,但至少显得好玩儿。

 

话题:



0

推荐

杨早

杨早

644篇文章 33天前更新

文化学者,作品《野史记》,正编《话题》系列丛书.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