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早 > 悼念孔飞力:《叫魂》是一本众书之书

悼念孔飞力:《叫魂》是一本众书之书

著名汉学家孔飞力2月15日去世。他的代表作,也是对中国影响最大的著作是《叫魂:1768年中国妖术大恐慌》,阅读邻居第11期讨论过这本书。可惜记录稿不在手边,先发一篇从前写的短书评。

美国汉学家孔飞力1990年推出了奠定其史学地位的著作《叫魂:1768年中国妖术大恐慌》。1999年大陆初版,2012年再版,仍屡屡名列学术图书排行榜前茅。

如果说,1999年《叫魂》的一度流行,与是年的反邪教热潮有关。2012年《叫魂》再度触动人心,却更让读者体会其恒久的魅力。《叫魂》囊括了成书之止几乎所有的清代中期研究成果,堪称一本“众书之书”,而迄今未面世的清宫档案更是作者的独家材料。孔飞力不局限于叫魂案件的梳理,而是将一件妖术恐慌事件中的方方面面都进行了延展性的描述,在《叫魂》里我们可以看出康乾盛世下的社会危机,民众对外来人口的恐惧,乾隆对满族统治危机的忧虑,地方官员应付皇权并维持政权运作的谨慎与机巧。由于内容的丰富与宽度,《叫魂》时而被称为历史著作,时而被称为人类学研究,也有人将它作为政治史、法律史甚至经济史的著述。中译者提及,孔飞力曾说这本书其实是写给现在的中国人看的。这话更是像烛火一样点亮了二百多年来的历史通道。

史学价值之外,《叫魂》的写法也为人所称道。孔飞力使用了类似蒙太奇式的时间停顿技巧,不论是盛世背后的人口过剩与民众冲突,中国人对精神生活的看法,还是整个帝国通讯机制的运作方式,以及君臣之间或隐或显的博弈,都让读者有细微处廓开生面的惊喜。据孔飞力自己回忆,他曾要求每一名学生,即使写得是严格的学术论文,也要能让每一个普通人都看得懂。如果所研究的课题无人感兴趣,则需要在写法上下功夫。这种写法不能简单地与小说的写法划等号,它其实是对社会科学化的人文研究方式的某种逆反。

《叫魂:1768年中国妖术大恐慌》的三个版本:

【读者反馈选】

@余磊微博:九九年囊中羞涩,在武大门口四知书屋彷徨许久购下此书,看完后,年少轻狂的我还在扉页写了札记。它为我打开了一扇窗,窗外是一个完全不同视角的中国,或许是对我观念影响最大的书籍之一,记念孔飞力先生。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