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早 > 原来如此一老叟,教我如何再想他?

原来如此一老叟,教我如何再想他?

贾樟柯的电影,有一个吸引人的地方,他喜欢用背景音效标识年代。因此,很多已经压到记忆这口大箱子底层的声音又被翻腾出来,拿到太阳下晒晒,也是颇有意思的事。
 
比方说,那些早就退流行的歌曲。
 
相比较其他的流行因素,流行歌曲好像不那么受小说家的青睐。想得到的是《未央歌》,书名中就带了一个“歌”字,后来感动了台湾歌手黄舒骏,将这本描写四十年代西南联大校园生活的小说带入流行歌曲界,据此创作的歌曲名字都不改,就叫《未央歌》。
▲  鹿桥《未央歌》
 
《未央歌》写学生生活,音乐历来是校园生活不可或缺的部分,作者也没有让我们失望,小说中描写一大群好友到同学家聚会,因为有钢琴,即兴的节目之一便是伴奏唱,唱的是一首西洋流行歌曲《Santa Lucia》。此后又提到在校园的演出当中,被视为“校花”的蔺燕梅为台下的同学演唱了一首中国流行歌曲,黄自的《玫瑰三愿》。
▲  《玫瑰三愿》简谱
 
这两首歌曲,一中一西,不过不管是从词或曲来看,都是流行音乐中偏“雅”的一类,比起为鲁迅所厌恶的象“绞死猫似的”《毛毛雨》来,显然是比较适合校园特有的氛围的。
 
同样是这类雅致的流行歌,更早的是赵元任谱曲,刘半农作词的《叫我如何不想她》,这首缠绵的情歌让无数少男少女心生向往,当时的年轻人没有偶像歌手的概念,听了此歌后最感兴趣的竟然是词作者刘半农。
▲  刘半农
 
据赵元任的妻子杨步伟说,当时她在女子大学教书,班上一学生终日哼唱《叫我如何不想她》,后来刘半农来校,身着中国蓝棉袍子,学生们偷偷说听说刘是风雅文人,没想到却是这样一个土老头,再被告知这就是那首著名情歌的词作者,更加大失所望。好在刘半农得知后却不失其自嘲精神,特意作打油诗一首:“教我如何不想他,请来共饮一杯茶。原来如此一老叟,教我如何再想他?”
 
这么一首富于雅趣的歌曲,却出现了一个仿冒品。水晶在谈及现代流行歌曲时,特意提及有一首叫做《叫我如何不嫁他》的歌曲,以“堂子”里的姑娘的口气,哀叹不能婚姻自主,抱怨老鸨只图赚钱,要将她嫁给有钱的老头。虽然歌名只差了两个字,但是吸引的听众可绝不是纯情的学生一族了。此歌不比《叫我如何不想她》,现时已成绝响,不再听人提及了。不过在怀旧风盛的今天,这老上海的靡靡之音,也说不准还有再响起的一天。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