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早 > 如何评价吴敬梓的《儒林外史》?

如何评价吴敬梓的《儒林外史》?

 

《儒林外史》在题材、体制、讽刺艺术和社会思想及女性观念等方面的成就都是创举。全书以科举制度下的文人图谱、真儒名贤理想文士和四大奇人为主的人物群落描写百年间世情。

中国古代小说从志人志怪起源,内容多是传奇型的,直到《金瓶梅》作为世情小说的开端,才开始以生活中平凡人为主角,描写世俗生活;而直接描写当世、身边,并且是以吴敬梓自身经历和身边人物为原型创作,《儒林外史》为首创。

鲁迅评价《儒林外史》:“全书无主干,仅驱使各种人物,行列而来,事与其来俱起,亦与其去俱讫,虽云长篇,颇同短制”。《儒林外史》的群像人物、展览手法,变传统古代小说中的线性扁平叙事为立体叙事,还改变了说书人模式,采用了第三人称隐身的客观观察叙述视角,使读者直接与人物和剧情见面都是独创,也是使小说越来越文人化、案头化。

无一贬词而通过对比情伪毕露的《儒林外史》首开悲喜交融的讽刺美学风格。不同于传统小说“始于悲者终于欢,始于困者终于亨”的大团圆结局,儒林外史敢于使“真儒名贤”理想破灭,通过揭露真实而达到讽刺的效果,“其文又戚而能谐,婉而多讽,于是说部中乃始有足称讽刺之书”(《中国小说史略》)。

此外,《儒林外史》对于女性提出了全新的观念,沈琼枝被富商骗娶,随后卷财逃出流落金陵卖字为生,受世人诟病,杜少卿却称其视盐商钱财为土芥,可敬极了。主张男女平等,妻子不育,别人劝他娶妾,他却称“今虽老而丑,我固见其却姣而好”,不禁让人想起杜拉斯小说里“比起你年轻时的美丽,我更爱你现在饱受摧残的容颜”,大胆前卫的女性观念也属独创罕有。

本文首发于悟空问答栏目。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