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早 > 《阿飞正传》《花样年华》迷离的港味从哪儿来?

《阿飞正传》《花样年华》迷离的港味从哪儿来?

和绿茶还有读书会的小伙伴们

新开一个读书公号“早茶夜读”

此处有交代缘由

开篇|早茶夜读,分享翻书意趣

新公号每天更新

用翻书的方式荐书

欢迎关注

下面是第一篇


大家好,欢迎收听早茶夜读。我是杨早。

今天给大家分享一下刘以鬯的《迷楼》。

刘以鬯是香港文学的重要代表,上个月,6月8号,刚刚去世,享年99岁。

刘以鬯在香港文学中的重要地位,大家可以参照各种文学史,我就不说了。

这里说个小八卦,就是刘以鬯很不喜欢比自己小六岁的金庸。

知道这个,原因是因为早叔大学毕业的时候,曾经写过一篇讨论金庸在20世纪中国文学地位的文章,托人投给刘以鬯主编的《香港文学》,本来以为是为香港文学评功摆好的,没想到给退回来了。

退稿的原因就是因为刘以鬯不喜欢看到夸金庸的文章。他觉得金庸的小说不是文学。

那么刘以鬯自己的小说是什么样的一个风格?

可能你知道,刘以鬯的小说《对倒》引发了王家卫《花样年华》的灵感。

《2046》也是从他的《酒徒》这样一篇小说中引发出来的,可见刘以鬯描述香港的世道人情,特别的精准。

但是早叔更喜欢的是刘以鬯对历史的一些小品式书写,因为他总是在这些小说当中颠覆我们熟知的历史。

如果你看过汪曾祺的《聊斋新义》系列的话,我觉得他们其实走的是同一条路子,就是用现代的思维来解读历史故事。

举个例子,在后浪出版的《迷楼》(刘以鬯小说精选集)里面,有一篇叫做《蛇》,这是刘以鬯写于1978年的作品。

写的是我们熟知的白蛇传的故事。

他用了很长的篇幅描绘许仙与娘子的故事,前面都非常符合我们熟知的故事,比如说许仙跟白娘子成亲了,然后许仙碰到了法海,法海要求他给白素贞喝一杯雄黄酒。

反转出现在许仙给白素贞喝下雄黄酒之后,回到院子后屋,发现床上有一条蛇,吓得魂不附体,正往外冲的时候,发现白素贞站在自己面前,再回头看,床上躺着一条腰带,不是蛇。

那到底是真的是他看错呢?还是白素贞使了一个幻象,让许仙相信了这条蛇是腰带?

小说家没说。

最后结尾是这样的:许仙走去金山寺找法海和尚,知客僧说,法海方丈已于上月圆寂,许仙说,我前日还在街上遇见他,知客僧说:“你遇到的一定是另外一个和尚。”

这就给这个小说留下了一个解读的歧义,也是比较有深长的韵味。

另一篇很简短的,大家也很熟悉,叫《崔莺莺与张君瑞》,讲的西厢记的故事,整篇写的是张君瑞上床了,崔莺莺也上床了,然后描述了两个人的床上动作,一刻值千金的春宵等等。

但是最后说:

“但是——

这时候的张君瑞睡在西厢,崔莺莺睡在别院。

两人之间,隔着一道粉墙!”

我们都以为他在写张君瑞和崔莺莺欢好的那晚,但是没想到他写的是之前,他们还隔着一道墙的这个状态,所以就是这样,往往在这种小说的反转当中,能够读出不太一样的韵味。

那还包括有写曹雪芹的,写袁世凯的,等等。

这些如果大家有兴趣的话,可以去读这本《迷楼》。

好,今天就是这样的一个分享,我们明天再见。

第一夜:刘以鬯《迷楼》

迷楼

作者:刘以鬯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