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早 > 早茶夜读|免于恐惧的自由

早茶夜读|免于恐惧的自由

我是杨早。今天想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在东京的一些生活片段。

昨天我在东京的浅草散步的时候,看着一个公车站那里,有一位中年的女性,行动不良,坐着轮椅。然后公车来了,等车的就她一个人,她很自然地向公车司机比了个手势,然后司机就把车门打开,拿了一个那种滑梯,然后把这位女士的轮椅慢慢地推上了公车。

 

 

当时我就想说:好像在中国,司机是不是不会干这种事情?

 

马上旁边人就说:在中国,谁敢让坐轮椅的人一个人出门哪?

 

啊,好像挺有道理的。

 

 

包括我在东京地铁里面,常常会看到,七八岁的小孩,一个人背着书包,可能是上学放学。

 

我看到他们一个人,我还是觉得挺惊奇的,因为地铁里有那么多人,父母不怕人贩子吗?不怕有什么危险吗?等等。会多余地操一些心。

 

当然,我今天晚上不是来夸日本的文明的,我只是有一个感想。

 

就是我发现人类文明的进程其实是跟自然是背道而驰的。

 

在自然那种弱肉强食的环境里面,残疾的同类可能会被群体丢弃。而幼崽如果没有保护能力的话,估计它的父母也很难把它单独放置在野外,因为周边都是它的天敌。

 

而人类文明的进程,往往是为了更多地让弱者也能够不再恐惧。

 

罗斯福说,人生而有四大自由,其中有一个自由就是“免于恐惧的自由”。

 

而怎么让所有的弱者都能够越来越不恐惧,我觉得这是人类给自己的文明提出的一个难题。

 

你看像好莱坞电影《三块广告牌》的女主人公,她跟女儿吵了架,女儿负气出走,结果就被一群坏人烧死了。

 

 

这件事让女主角很想不通。因为这件事符合自然法则,但是它不符合人类文明法则,所以她花了很大的力气去追索凶手,而且不惜向整个体制挑战。

 

我记得有本旧书,是李零老师写的,叫做《花间一壶酒》。这本书读了很长时间了,其中有一句话我一直记到现在,就是李零在里面感叹说:他感到最难的事,就是我们怎么样把几十年的经验,尤其是两性之间的经验,传递给儿子。

 

 

 

最近在中国掀起的这种#me too风暴,让我意识到一点:或许我们需要传递给后代的经验,要有一个巨大的改变了。

 

因为这次被踢出来的很多人都是70后,我自己也是70后,我很了解,在我们成长过程中,70后男性所受的教育,是怎么样受到这种对两性关系的很多不同观念的拉扯,会形成一个我觉得其实挺畸形的一种性别看法。

 

这些东西,通过这次的#me too运动,正在得到纠正,这是我特别喜欢看到的事情。

 

更重要的是,这次的表达主要是受害者自己站出来,这一点在中国的启蒙史上是很少见的。

 

在以前的启蒙史上,不管是女子放脚也好,或者婚姻解放也好,很多时候都是由精英来为弱者们代言的。

 

换句话说,我们其实很少能接触到受害者真实的感受,而更多的表达,是被很多规则和理念所束缚。

 

那么这次#me too,可以让很多人看到,即使在我们光鲜亮丽的文明外表下,仍然有那么多的恐惧、沮丧和不安。

 

我觉得这是特别难得的一个经验。其实这个东西没有什么太多精深的理论,最重要的还是你分享出你的感受,让大家知道说,噢,有这样的情绪存在。

 

而我觉得所有人,不管TA是谁,只要TA产生了恐惧、不安,这种心理反应,TA都应该被整个社会在意,而且应该去保护TA不受这种情绪的伤害。

 

我觉得这才是我们学到的新的“人类常识”。

 

可能今后还会有很多父母教训女儿,说出去的时候,不要穿得过于暴露,也不要太相信男性的自我控制能力,但是我希望这样的经验之谈会越来越少。

 

我们能够尽可能地活在一个人人都免于恐惧的社会当中。

 

这就是我对未来的一个希望吧。这些话,有机会我也会讲给我的儿子听。

 

好,今天就到这里,我们下回再见。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