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早 > 早茶夜读 | ​​不知感动为何物的人,是在一个很高的境界

早茶夜读 | ​​不知感动为何物的人,是在一个很高的境界

第55夜 |《人往低处走——<老子>天下第一》

文|江河

大家好,欢迎收听早茶夜读,我是彭江河,今天想和大家分享的是李零谈经典的其中一本——《人往低处走——<老子>天下第一》。

 

这本《老子》读本比较简明精要,视野开阔,很适合用来为中国哲学史、中国思想史画坐标系。李零谈《老子》的风格比较自成一家,总体说来,它有三个特点:

 

1,把《老子》放在思想史河流中,并注意它“大有作为”的一面;

2,主要以孔子为参照系,聚焦《老子》的思想特质;

3,“为人生的经典”,加入自己的人生经验和社会思考。

 

下面,我来和大家详细地谈一下以上三点。

 

第一,  李零把《老子》放在思想史河流中,并注意它“大有作为”的一面。战国时社会动荡不安,各家各取所需,因此先秦的老子学被分两派,即有为派和无为派,各自以庄子和韩非为代表。有为派结合了荀子的礼法和三晋的形名法术,对结束战国,走向帝国,有巨大贡献。所以说《老子》曾经大有作为,汉初采用无为而治所产生的巨大社会效益似乎把先秦老子学的思想流派遮蔽了。

 

第二, 李零曾讲过“以诸子读孔子”的思想理念,那在读《老子》时,不断援引孔子的思想来做参照就不奇怪了。孔子以仁至上,以“人”为边界,而《老子》法天法地,以自然为极限,打开了不同的思想格局。《老子》一切都讲自然无为,讲人发自内心的真诚,所以他批评“礼”:

 

“《老子》超越孔子,不是跟孔子对着干,说仁、义、礼都是坏东西,而是把道、德摆在这三样之前,把它们比下去。”

 

“当时的社会,运转不灵,主要问题是失德背道,不讲无为。道德解体,是个三部曲,德不灵,才讲仁,劝人积德行善;仁不灵,才讲义,劝人勿行不义;义不灵,才讲礼,强迫大家非礼勿。礼是最后一招,下下策。他对礼,批评得最厉害,‘夫礼者,忠信之薄也,而乱之首也’。这些批评针对谁?我看是孔子。”

 

别看《老子》总说清净无为,论起理来却火力十足,这倒也是本来面目。

 

第三,  李零读经典绝不只停留在学术范围内讨论,他走的是“为人生的经典”路线,时常加入一些自己的人生经验和社会思考,体现出知识分子的态度和立场,使先贤思想更加亲近,更有共鸣。比如说上面论“道”与“德”的部分,他就在下文说道,

 

“道德的供求规律,越缺什么,才越吆喝什么”。

 

“我相信,压抑人性,压抑本能,才是不道德。上德,就是合乎人性的道德。合乎人性的道德,最能打动人。真正令别人感动的人,自己往往不感动。我在有些农村妇女身上看见过这种东西。……感动别人,而自己无所动心,也不知感动为何物的人,是在一个很高的境界。”

 

李零谈经典的其他三本是《去圣乃得真孔子——<论语>纵横谈》,《唯一的规则——<孙子>的斗争哲学》和《死生有命,富贵在天——<周易>的自然哲学》,从书名就能看出李零的切入点依然是以中国思想史、中国人的人格形成为轴心,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拿来读一读。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