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早 > 早茶夜读 | 我们为什么在意我们的身份?

早茶夜读 | 我们为什么在意我们的身份?

第63夜 | 《身份的焦虑》
文|陈童
大家好,我是陈童,欢迎收听早茶夜读。
 
每当我迷茫,我就看看阿兰·德波顿。
 
在第一百零一次化身焦虑狂的时候,我又拿出了这本《身份的焦虑》,成功地缓解了症状。在这本书里,阿兰·德波顿延续了他风趣、幽默的风格,对身份焦虑的来源和解决的办法娓娓道来,关于现代人关注的身份的种种问题,在这本书里都能找到答案。
 
 
身份焦虑是关于我们在世界上的位置的焦虑。我们为什么在意我们的身份呢,因为身份关系着尊重和爱,关系着我们是否被关注。“我们的地位决定了我们可能赢得多少世人的爱,而世人对我们的关爱又是我们看中还是看轻自己的关键。”最能引起人的身份焦虑的莫过于势利眼,而“势利者最明显的特征其实并非是简单的社会歧视,而是在社会地位和人的价值之间完全画上等号。”精英崇拜的社会价值观则让贫穷承担了物质匮乏之外的道德缺陷,贫穷不只本身是一种痛苦,更是一种羞辱。
 
在书里甚至能找到政治不正确版的中国人为什么这么焦虑的原因,也许正是因为中国没有白纸黑字的等级制,阶层之间有流动的可能性,每一个阶级都觉得其它阶级的生活可能就是自己的生活,所以才会有上升和跌落的焦虑,“在一个等级社会,社会底层的人们有了一种自在和自由:他们不必将自己同社会中其他的人所取得的成就进行比照,因而,在心理上他们并没有感到自己眼中缺乏社会身份,也没有如今底层人们那种强烈的一无所有和一无是处的焦虑。”
 
德波顿为身份焦虑开出的药方则是:哲学、艺术、政治、基督教和波西米亚。
 
哲学在他人的观点和自我认知之间引入了理性,这样无论是消极还是积极的公众观点,首先都要纳入理性中进行分析,把正确的观点赋予新的活力置于自我形象之中,而把那些错误的观点一笑置之,将其摒弃在外,从而不使其产生任何伤害。而简·奥斯丁或乔治·艾略特这样描绘日常生活的伟大艺术家能够帮助我们纠正一系列势利观念,从而对人世间何者应该受到尊重,何者应该获得荣耀得到全新的认识。政治则是一种意识形态,它决定着哪些思想对我们产生决定影响,也意味着对理想人格的重新定义。而宗教则在世俗权势不断显示它们的重要性的同时,给人提供了一个精神第一的想象空间。波西米亚则致力于反对资本主义,建立了一套新的关于身份的游戏规则。
 
说到底,身份焦虑还是因为我们无法符合某一种特定的价值标准,而哲学、艺术、政治、基督教和波西米亚的目的并非废除身份等级,他们只是尝试创立一些建立在为大众所忽略或批判的价值标准基础之上的新的身份。
 
“每一个时代都会有一些人无法或不愿温顺地服从上层身份的主流观念,但他们有资格拥有更好的称呼,而不是残酷地被人称为失败者或小角色,而这五个领域的革新者们通过上述的方式,赋予这些人以合理性。他们提供了好多富有说服力和抚慰能力的事例来提醒我们,世界上并不是只有一种生活方式。”
 
当然,很难想象一种完全摆脱身份焦虑的美好生活,因为一个人对失败和在他人面前丢脸的恐惧,实际上意味着他抱有一定的追求,期待某些结果的出现,以及对自己以外的其他人心怀尊敬。身份的焦虑是我们承认在成功生活和不成功生活之间存在公共差异的时候,必须付出的代价。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