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早 > 早茶夜读| 同是宋代故事,《水浒传》吃得那么糙,《金瓶梅》却很讲究

早茶夜读| 同是宋代故事,《水浒传》吃得那么糙,《金瓶梅》却很讲究

文|凤梨

大家好,欢迎收听早茶夜读,我是今晚的说书人凤梨。

这一开学,眼瞅我也奔三十的人了。别看食量远不如前几年,对食物的兴趣反倒越来越浓。今天要说的也是本跟吃饭有关的书,早个五年八年,我也是很当得起这个书名的,叫《肚大能容》。作者是一位台湾的文史学者,叫逯(lù)耀东,原来在台大历史系开过饮食文化的专题课,非常受欢迎。这本书,正如副标题《中国饮食文化散记》所示,也是他吃吃喝喝的随笔集。

谈吃喝,引得人垂涎三尺,食指大动自然是本分,比如他讲上海吃虾讲究时令的油爆虾,我给你念念:

虽然上海四时有虾,但清明至芒种之间,河虾特硕壮肥美,为食虾季节,烹油爆虾最合宜。烹调油爆虾,以虾之优下,油爆时间的拿捏最为重要。所谓油爆是在武火热油锅中以短时间的爆炒,其成败则在火候的拿捏。油爆过于匆促,火候欠佳,则虾仁不熟,皮壳不脆,爆得过火,皮绽肉枯。德兴馆的油爆虾只只晶莹,皮脆肉软,吃在嘴里甜香久久不去,现在正是虾肥时节,又点一味清溜虾仁。惜此时虾子尚未成熟,不然,以虾仁、虾脑、虾子烹治三虾豆腐,定是妙品。

既然是文史学者,自然不能只停在吃吃喝喝的层面,逯耀东在书的序言里分辨了两种人,一种是美食家,一种是饮食文化工作者。有什么区别呢?

所谓美食家专挑珍馐美味吃,而且不论懂或不懂,为了表现自己的舌头比人强,还得批评几句。饮食文化工作者不同,味不分南北,食不论东西,即使粗蔬粝食,照样吞咽,什么都吃,不能偏食。而且所品尝的不仅是现实的饮食,还要与人民的生活与习惯,历史的源流与社会文化的变迁衔接起来成为一体……如能保持欣赏态度,慢慢品尝,情味自在其中。

这段妙论堪称食客的方法论,当然啦,我不是在说你们diss北京吃食啊,只是说把某地食物历史化与地域化,也会丰富味觉自身的文化维度,不至于错过许多精彩的体会。

除了饮食的方法论,逯耀东还说了一个读书的方法论,挺有意思,在读文学作品的时候,加上饮食的眼光,会读出许多新趣味。比如同是以宋代为背景,《水浒传》与《金瓶梅》里在写到饮食的时候完全不同,一个粗糙简陋,一个脍不厌细,为什么会这样?难道因为施耐庵是直男癌而笑笑生是好闺蜜?按逯耀东的讲法,这或许与反映的正是作者所在的时代的不同,元末明初的施耐庵经过战乱时代,民生凋敝,饮食生活非常粗糙,于是“五俎八簋,百味庶馐”的琼林宴,也只能抽象描绘,难以具体。而《金瓶梅》是明代万历前后城市经济发展后的产物,表现城市居民的生活奢侈,着墨于声色和饮食层面。从地域来看,《金瓶梅》的饮食描绘的是黄河以南、淮河以北的饮食文化圈,自有其精细处。

更有趣的是《西游记》,虽然写的是唐代,但神仙们摆酒设宴却是明代晚期扬州江淮一代的饮食习惯了。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