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早 > 早茶夜读 | 佛跳墻,鬼咁香:跟许冠杰学香港话

早茶夜读 | 佛跳墻,鬼咁香:跟许冠杰学香港话

第111夜 | 《日本娃娃》

杨早金句
词虽小道,可以知世。

许冠杰是我最喜欢的香港歌手。黄霑曾夸阿SAM是当代关汉卿,我认为很有道理:只有许冠杰的歌词,才能体现出香港话的独特之处:融合八方,拿来主义,东西文化混杂无间。就像许冠杰翻唱猫王的名曲《Don’t Be Cruel》成《佛跳墻》一样,融化得了无痕迹,也是一绝。

下面注疏一下《日本娃娃》(1985)的歌词,我认为这首歌词特别能够代表香港话乃至香港文化的既包罗万象,又坚守乡土的文化特色,一如香港将可乐称之为“鬼佬凉茶”,感冒的话用姜丝煲着喝,真的挺有效。

寻晚响东急碰正个日本娃娃

【注】寻晚,昨晚。响,在。

东急:指日本著名的东急百货店。当然这里指的是香港的东急百货。从1960年代起,大量日本知名百货店进驻香港,也在香港的地名文化、流行歌曲中留下痕迹,如“大丸百货”(TWINS《下一站天后》:“站在大丸前……”)“八佰伴”(艾敬《我的1997》“1997快些到吧,八佰伴究竟怎么样”),不过,21世纪初,随着零售业的衰落,日资百货在港全线撤退。

(说到这里顺便怀个旧:1995年上黄修己先生的《新批评方法研究》,听说上一次课,期末考试,黄先生出的题目,即是运用新批评方法分析《我的1997》。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

对眼特别大 重有尖尖嘅下巴

有啲似中森明菜唔系讲假

趣怪又特别 直头日本化

【注】这一段可以看出港人对典型“甲妹”就是日本少女的想象。眼睛特别大,下巴尖,古怪有趣,日本化其实就是漫画化。

中森明菜(Nakamori Akina):1982年出道的日本女歌手,1985年成为第一位以流行歌曲获得日本唱片大奖的艺人,风头一时无两。

求爱敢死队我属御三家

最注重浪漫 又够风骚够肉麻

戴起副紫色太阳镜人就潇洒

百五磅魅力实行大轰炸

【注】御三家:出自江户时代的名词,原指当时除德川本家外,拥有征夷大将军继承权的尾张德川家、纪州德川家、水戸德川家三支分家(德川御三家)。至后世指代同一领域内公认的“三大”。

百五磅:150磅相当于68公斤,意思是身材很标准。

 

Hello Kan Ban Wa

小姐你好吗

Watashi Wa Hong Kong No Matchy Desu

Anata Wa Totemo Kawai

实行用甲文跟佢Friend下

【注】Kan Ban Wa:こんばんは,晚安。

WatashiWa Hong Kong No Matchy Desu:私は香港のMATCHYで。我是香港近藤真彦。

阅读理解的话,这句话里的MATCHY是难点。它是日本歌手近藤真彦的别号,近藤的精选集也是叫做《MATCHY★BEST》。

Anata Wa Totemo Kawai:あなたはとてもかわいい ,你真是十分可爱。

甲文:日文。香港把日文叫甲文,日本妹子叫甲妹,估计是来自“平假名”“片假名”。

【疏】为啥主人公要说自己是“香港近藤真彦”?因为前面说日本娃娃长得像中森明菜,而1985年的中森明菜与近藤真彦正是日本歌坛的金童玉女,好似台湾的齐秦王祖贤。当然结局也不好,1989年中森明菜因为恋爱问题自杀未遂,震动一时。近藤真彦与松田圣子、梅艳芳的情史,有兴趣的朋友请自行搜索,还可以听一下近藤原唱,梅姑翻唱的《夕阳之歌》。

同佢去Happy跳上架Toyota

去晚饭直落共舞於Casablanca

趁高兴飞身上台唱CarelessWhisper

再散步月下连随幻想下

【注】Toyota不用解释了吧。“车到山前必有路,有路必有丰田车”,是1980年代最响亮的广告之一。

Casablanca:卡萨布兰卡,既是非洲地名,也是电影名,即《北非谍影》。当然还是一支著名的流行曲名,由Bertie Higgins填词和谱曲在1984年发行,由贝蒂·希金斯演唱。

CarelessWhisper:英国组合威猛乐队(Wham)的一首歌曲,由乔治·迈克尔演唱,收录在乐队第二张录音室专辑《Make ItBig》中,1984年发行。在《滚石》杂志选出的“1984年最佳100首歌曲”中,该首歌位居第24位。这首歌还拿下了全球24个国家的单曲榜冠军,全球销量超过了600万张。粤语翻唱版是蔡国权的《无心快语》。

娶咗娃娃即刻就变哂身价

洗衫煲汤Dum骨捻背脊递茶

1997,哼,个阵冇有使怕

实行住原宿开间Sushi Bar

【注】洗衫煲汤Dum骨捻背脊递茶:充分反映了港人对日式婚姻生活的想象。这些行为就像《男子汉宣言》一样,不断宣示已婚主妇的责任:洗衣服,做饭,捶背,按摩,端茶倒水,自然还包括香港家庭熟悉的“校水冲凉”(放热水侍候洗澡)。

个阵:那时。冇有使怕:不用怕。广州话的正规说法是“唔使惊”,参见许冠杰、张国荣《我未惊过》。冇有使怕,是粤西桂东一带的说法。用在这里有点像相声里的“怯口”,或是周杰伦在《双截棍》里突然冒一句客家话“做么该”。

原宿:东京涩谷区地名,是日本著名的“年轻人之街”,时尚生态圈。

SushiBar:寿司吧。

【疏】如果要写篇论文的话,这一段是题眼。整首歌充满了时尚文化的堆砌,而对1997的恐惧,也是当时香港人的一种共同心态。许冠杰1990年有歌曲《同舟共济》,呼吁“实在极不愿移民外国做二等公民”,1992年有歌曲《话知你97》,强调“香港适应力强未吓窒”,仍然期待“繁荣盛世”。

至于希望通过跨国婚姻改变命运,让人想起《海角七号》里的“留下来,或者我跟你走”。香港人当然没有对日本的被殖民情结,但日本也是港人尤其是女性的购物天堂及疗伤圣地。

 

同佢去宵夜我叫Tempura

佢叫立立杂杂刺身鬼咁豪华

找数三千零八成份身家

佢笑住重话

Arigato Gozaimashita

【注】佢:他。这个字是古音,古书中写作“渠”,到处可见。

Tempura:天妇罗。日式炸蔬菜。相比刺身,当然是廉价的。毛姆有篇小说,请贵妇吃饭,对方点鲑鱼和芦笋,主人公只敢点最便宜的羊排,就是这种场景。

立立杂杂:各式各样。咁:那么。

找数:埋单,结账。成份身家:倾家荡产。粤语的这种表达要灵动得多。

笑住重话:还笑着说。Arigato Gozaimashita:どうも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非常感谢。

陪佢返Lobby企正个日本爸爸

佢眼茂骨骨,大喝声Nan Desu Ka

阿女今年唔够16 And A Half

佢剑道十段话同我

【注】Lobby:酒店大堂。眼茂骨骨:双眼圆睁。

NanDesu Ka:なんですか,怎么回事?

16And A Half:16岁半。这里我没搞懂,16岁半是没成年,但日本婚姻法不是规定女性16岁可以结婚么,最近才上调到18岁……

同我鍊下:跟我练练。

Sayonara忍著泪说Goodbye啦

Thanks Thanks Thanks Thanks Monica

摸摸个袋哎使剩八个几咋

蚀埋份粮添呢次衰咗啦

【注】Sayonara:さよなら,再见。听说是天皇从奈良(NARA)迁往京都时的告别语。参见徐志摩《沙扬娜拉》。

ThanksThanks Thanks Thanks Monica:张国荣1984年发行的热门金曲《Monica》,后来入选“20世纪百年十大金曲奖”。

使:用。八个:粤语说一元钱,以前是说“文”,一元钱是“一文鸡”,黄子华主演过《一蚊鸡保镖》。后来也说“个”。八个,就是八元。

蚀:亏。粤语很忌讳这个字眼,比如猪舌,因为“舌”“蚀”同音,所以要改称“猪脷”。

粮:薪水。都是代指工资。呢次,这次。

总的来说,《日本娃娃》用306个字,就讲好了一个曲折波俏的假艳遇真单恋的故事,而且里面流行元素满盈,是通过挪用与戏仿的方式来完成极简的叙事。只有香港这种混杂又快节奏的都市文化,才有可能诞生出这样的歌曲。

词虽小道,可以知世。

本期编辑:白水

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