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早 > 杨早:历史在本国的框架里是无法理解的

杨早:历史在本国的框架里是无法理解的

 
之前我们有说过,每天找本书给大家读一一两段,逮到什么读什么。
 
春节前又去了一趟日本的京都,回来后一边在家自隔,一边就拿起了以前没读完的《东大爸爸写给我的日本史》。
 
这本书不是从头讲到尾的一本通史,它是由一个又一个的小专题组成的。我觉得这一点是有意义的。通史或许可以用来入门,但早晚读史者需要摆脱“通史思维”,才能真正在历史的幽谷中随脚出入。
 
正好在听陈平原老师讲陈寅恪的抗战时期史著写作〈《当年游侠人》),其中说到陈寅恪先生不是太适合写通史,他也不愿意写,通史只有生活与治学材料两乏的困难境地中不得已而为。这一点也很有意思。
 
我觉得《东大爸爸》这书里谈的知识是日本的,但它的视角,很能帮助我们怎么学习怎样去看待历史,里面的很多话,把“日本”两个字替换成“中国”也完全成立。如果有兴趣的话,可以看看这本书。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