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早 > 绿茶:宅家两个月,一口气画了58个书房 | 书故事

绿茶:宅家两个月,一口气画了58个书房 | 书故事

第25个“世界读书日”到了,这种好日子,怎能少了“佛系公号部落”这种因读书写作结缘的松散群体呢?


从今天起,每天为您带来一篇佛部成员撰写的“书故事”,篇篇主题不同,书房书店旧书新书寻书藏书偷书禁书焚书签名书共读书……读书,从今天开始。


 


 4月22日 / 绿茶 /画书房


绿茶按2020年2月22日开始的“朋友圈画书房”之旅,到今天刚好两个月,共画了五十八位朋友的书房,借着“世界读书日”之机,在这里一并展示给大家,希望朋友们、书友们,享受书房里的时光,享受每一次阅读!


宅家画书房的日子


文、画|绿茶

疫情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方式,从一开始的不适应,到慢慢习惯,相信很多人都在这突如其来的疫情中重新审视自己,也在改变中寻求突破和安慰。我则是通过画画来适应这场变化。


差不多从2020年1月18日开始,我和小茶包就抱定了“每日一画”的想法,互相督促,相互鼓励。有时候我们画同一个画面,有时候各画各的。慢慢的,我们各自找到自己的方向,我主要画书房,他则画飞机和国旗。如今,他已经画了全球大部分航空公司的飞机,以及亚洲、非洲全部国家的国旗,正在画疫情严重的欧洲。


我从2020年2月22日开始了“朋友圈画书房”之旅。通过微信,向朋友们要来书房照片,其实我更喜欢现场速写,对着照片总觉得不真实。通过这轮画下来,逐渐适应了看照片画,有时候,还加入很多自己的想象,甚至把书房中的不同细节拼合在一起。好在朋友们都很理解,很鼓励,让我越发肆无忌惮起来。


每幅书房画都题签一小段文字,和画面构成一些协调关系。有时候,构图的同时就把文字的位置留出来。


今天是4月22日,刚好两个月过去了,把已经画好的五十八幅书房一并展示给大家,谢谢这段时间来大家的鼓励和点赞。我会继续画下去,敬请期待!


(以绘画时间先后顺序排列)


于飞书房

(于飞 编辑)

题记:画书房想法发出来后,收到很多朋友发来书房照。于飞姑娘的书房首先吸引了我,很温馨很别致。她是读库编辑,爱书人,恋物魔,各种神奇的小物件多到令人发指。瘦得像闪电一样的于飞姑娘,背影非常迷人,我很想把她画下来,可我不会画人像,最终,背影比例严重失调。为了找补,加入了于飞微信头像,画面倒生动有趣起来了。之后的书房画,再不敢画入书房主人了。(绿茶 2020.2.22)


邱小石书房——读易洞

(邱小石 创意人、摄影师)

题记:开放的读易洞书房歇业后,店内书架和书以及招牌都搬回了家,我和杨早经常会去洞主的私家书房聊天,顺便聊聊读书会的事,他家“当当”(小狗)也会参与开会并大叫着发表观点。那时候没想过画一画书房,倒是现在不能见面了,却通过照片画了熟悉的读易洞书房。(绿茶 2020.2.23)


松山书房——松社

(松山  松社书店创始人)

题记:郑州松社是一家坚持以文化沙龙主打的有品质书店,曾经和张翎老师一起去做过一场活动。此为松社老板松山先生的书房,这个书房太大,让我无从下手去画,也许只有在现场才能表现出其壮观的场面。以后有机会去郑州再去现场好好画一张。(绿茶 2020.2.24)


韩浩月书房

(韩浩月  作家、影评人、六根成员)

六根同仁虽然熟的跟自家人一样,但我们平时并不串门,主要在一起定期喝酒。韩浩月是六根公号主编,保证了六根常年更新不间断,这样的自律品质从他书房中也能看出端倪,整洁有序,简单大方。墙上挂有杨葵先生书法“扫花坐晚凉”,特别生动地描绘出书房主人的生活态度。(绿茶 2020.2.25)


叶匡政书房

(叶匡政  诗人、六根成员)

叶匡政刚搬了新家,新书房整洁、大气。年前饭局上还说等搬完家六根一起去坐坐,没成想如今只能各猫各家。等疫情结束一定再去拜访,不知道到时候是否还能保持这样鲜亮、整洁。(绿茶 2020.2.26)


潘采夫书房

(潘采夫  作家、评论家、六根成员)

潘采夫的书房和我的书房一个风格,以乱见长。于是我就乱画一气,那些书在书房内乱飞,地上也撒着书。我们聊以自慰的就是,乱证明看书多,乱翻书乱翻书,讲的大概就是我们这样的乱书房主人。(绿茶 2020.2.26)


武云溥书房

(武云溥  作家、六根成员)

武云溥是六根中最小的,但他自号“老武”,所以,总让人以为他排“老五”。他说自己没有独立的书房,书都散落在各个房间,只有一个写字台。作为一名电子产品发烧友,他的书可能都藏在电子阅读器上了。无书一身轻,我们这些为书所累的人,羡慕这样轻便的书房。(绿茶 2020.2.27)


张翎书房

(张翎  旅加华人作家)

旅加温籍作家张翎老师和我是纯老乡,她多部作品都带着浓浓的乡情,读来特别有共鸣。那一篇篇优质的小说,原来都是从这个中西合璧的书房诞生的。(绿茶 2020.2.27)


曹可凡书房

(曹可凡 主持人、演员)

曹可凡先生身份多元,主持人、演员、名流……而当他回到自己古香古色的书房,又成为阅读者、写作者,其实,他还有一个角色特别让人羡慕——倾听者,倾听来自不同领域名家的心声。(绿茶 2020.2.28)


梁鸿书房

(梁鸿  作家、学者)

梁鸿老师既是书斋里的学者,也是田野上的作家,书斋与行走是她践行的书写方式,所以才有像《中国在梁庄》《梁光正的光》等汉语文学独特的作品。今天,我们先去她的书斋瞄一眼。(绿茶 2020.2.29)


杨葵书房

(杨葵  作家、书法家、策展人)

以前画过一次杨葵兄书房,去年他新搬了地方,约了好几次再去画,结果赶上不能出门。杨葵的书房书好、茶好,可以泡一整天,我决定等疫情结束去霸占那张蓝绿沙发。杨葵出书喜欢用三个字书名,什么《东榔头》《西棒槌》《不经意》等等,最新一本叫《过得去》,已经哗哗哗出了七八本书。(绿茶 2020.2.29)


这是己亥年二月画的杨葵书房。


杨早书房

(杨早  学者,社科院文学所研究员)

学者杨早兄和我邻居,他家去过几次,书房体量太大,书密,无从下笔,只好选个温馨的读书角一画。我们一起办阅读邻居读书会,早茶夜读,这些年读了那么多书,也不及他书房万分之一。(绿茶 2020.3.1)


孙恒海书房

(孙恒海  戏剧导演)

戏剧人孙恒海家的书房精致得有点可爱,和他长发飘飘的艺术家气质不太相符,也许这是家中女主的风格。(绿茶 2020.3.1)


王道书房——一水轩

(王道  作家、学者)

苏州王道兄有一间让人羡慕的书房,四面环书,每个写作主题资料,都有自己独立的书架。中间是他夫人的版画工作台,互不干扰,相辅相成。置身其中,会有书醉感,哈哈!(绿茶 2020.3.2)


赵勇力书房

(赵勇力  媒体人)

勇力是做事认真有序的人,就像他的书房一样,看似拥挤,却错落有致,其实书架不一定多大,好用能找到自己想读的书更为重要。(绿茶 2020.3.2)


张新颖书房

(张新颖 学者 复旦大学教授)

沈从文专家,复旦大学张新颖教授的书房里有一股“福”气,一部《沈从文的后半生》写出了一个作家的伟大与平凡。“无事此静坐,有情且赋诗”是让人羡慕的状态,也表达了书房主人的性情与心境。(绿茶 2020.3.3)


傅月庵书房——半不肯斋

(傅月庵  台湾出版人)

台北傅月庵兄是台湾著名书人,历任远流、茉莉二手书店等出版、书店机构要职,后自创出版品牌“埽葉工坊”,出版了很多小众好书。他的作品《蠹鱼头的旧书店地图》《天上大风》《书人行脚》等是爱书人的必读书。我去过几次台北,都因其他原因没能拜访蠹鱼头的“半不肯齋”,借着画书房之机,得以一睹“半不肯齋”芳容。(绿茶 2020.3.4)


阿乙书房

(阿乙 作家)

阿乙兄原来和我在一个报馆工作,他是体育编辑,我是书评编辑。那些年经常在一块儿吃饭、喝酒,酒过半巡他就借口醉了,其实是躲一个角落看书去了。几年后,体育编辑成为作家阿乙,“时间的玫瑰”在阿乙身上绽放。(绿茶 2020.3.5)


萧振鸣书房——不鸣斋

(萧振鸣 学者、鲁迅研究专家)

萧振鸣老师是鲁迅研究专家,也是书法家。他说自家书房太乱不好意思发给我,我则喜欢这股乱劲。书房堂号“不鸣斋”,显然是有态度的,“不鸣则已”是这个时代知识分子的无奈选择。(绿茶 2020.3.5)


向明书房

(向明 台湾诗人)

台湾诗人向明老师今年已九十二高龄,我在编副刊时和他认识,多年来一直保持密切地交往,多次去台北都去他家小坐,这个书房里,有他几十年的生活积累和大大小小的宝贝,一杯茶坐下了听他讲述台湾的诗歌往事……向明老师是台湾现代诗重要团体蓝星诗社的主要成员,和余光中、覃子豪、周梦蝶等蓝星成员共同见证和推动了台湾现代诗发展,如今,那一代诗人相聚故去,唯留向明老师还在散发着台湾早期诗歌的温度。(绿茶 2020.3.6)


任小米书房

(企业家、公益人士)

企业家中有很多读书人,他们不仅自己热爱阅读,也热心资助文化事业,当年我参与编辑《东方历史评论》时,与为这本刊物提供很多资助的企业家们有一些交集,深知他们对阅读的态度。老任就是其中一位爱读书的企业家,他多年办读书会,邀请顶级学者、作家做读书分享,营造自由的思想交流空间。如今,这样的文化空间越来越少了,还好可以回到书房,享受《野心优雅》的读书生活。(绿茶 庚子春二月十六,3月9日)


商震书房——三余堂

(商震  诗人)

夜晚、冬天、阴雨天是诗人商震的“三余”时间,所以,把书房命名为“三余堂”。书房里书多到只能见缝插针,我喜欢这样有些乱的书房。和他的诗集《半张脸》《谁是王二》等比起来,我更喜欢他的《三余堂散记》及其续编,这些随笔更符合三余堂散乱的气质。(绿茶 庚子春二月十七)


朱成梁书房

(朱成梁  插画家)

朱成梁老师是我葱白而景仰的插画家,作品曾入围博洛尼亚插画展,我曾参与博洛尼亚插画展中国巡展策划,得以拜识。一直好奇他是在什么样环境下创作,却原来在如此狭小的画室,可见艺术真是最朴素的创造。(绿茶 庚子春二月十九)


九儿书房

(九儿  插画家)

学雕塑出身的插画家九儿老师是我偶像,她的作品想象力和表现力都很强。我自瞎画以来,承蒙九儿老师一再鼓励和肯定,非常受用,一直想去造访九儿老师工作室,今天先以这种形式认识一下,疫情后一定去拜访,不知道呼和小姐是不是欢迎我?(绿茶 庚子春二月二十)


陈晓卿书房

(陈晓卿  纪录片导演、美食家)

陈晓卿书房就像他拍的纪录片一样,精致、准确,没有一处多余的。面对这样的书房,我只能哭赞[流泪]即使让我把家里的书堆清空,都做不到这么整洁。然,这么舒适的书房,大黑兄弟有时间享受吗?是不是忙着四处拍片以及品尝美食呢?(绿茶 庚子春二月廿一)


罗雪村书房

(罗雪村  画家、作家)

罗雪村题记说到书房,我的这间也是沿墙立书柜,窗前放书桌,与一般书房无二。退休后,想看书了。很奇怪,虽然有书房,但很少在书房里看书。每晚,夜寂心静时,倚在床头,拧亮台灯,捧起一本书……这是一天最惬意的时候。我喜欢在床头柜上堆放一些想看的书,还有报纸杂志,随时更换。现在床头放的书有《一九四九,北平故人》《茶生活》《我的音乐生活》《春彦手痒:插图速写》《通往查济的路上》《荒原》《东山魁夷散文选》《唐诗宋词元曲》,还有《读库》《开卷》《上海文学》《中华读书报》《北京晚报》等。我还在床头放个笔记本,记性差了,有了阅读感受,就随手记下来。我享受这样的夜晚,从不让手机进卧室,而卧室就成了我的“卧书房”。(绿茶 庚子春二月廿二)


宁远书房

(宁远  服装设计师、手工师傅)

宁远每一步都让人羡慕,从当红主持到淘宝店主,进而创办自己的服装品牌,养娃、手作、写作……一切都向着明亮那方。远远的阳光房,暖暖的工作间,眼前的画面画着都很享受,住在里面的人,当是幸福的人。(绿茶 庚子春二月廿二)


许知远书房

(许知远  作家、旅行家)

“十三叔”许知远本质上是个读书人,他的节目中和读书人对谈的那些都比较精彩,如近期的许倬云,早期的陈嘉映、西川、徐冰等。在他那么多节目中,我比较喜欢他的读书节目如“单读”,所以,十三系列节目,在“十三游”后,我很期待老许能再做一档“十三书”,嘿嘿! (绿茶 庚子春二月廿四)


熊亮书房

(熊亮 插画家)

我真是活腻了,居然敢在熊亮老师面前舞大刀,也不怕熊老师咏春拳把我放倒。熊老师说:“他的书房和画室是各自独立的两个区域,功能不同”。我既喜欢他的书房也喜欢画室,于是擅自把他们挪到一起了,哈哈。熊老师莫怪! (绿茶 庚子春二月廿六)


郑培凯书房——知不足斋

(郑培凯  香港文化学者)

香港郑培凯,隐堂先生,历史学家、文化学者、戏剧专家、书法家……印象中没有他不精通的。这只是“知不足轩”书房一角,不敢想象全局该是多么壮观。面朝大海,满屋书香,下次去香港一定要去“知不足轩”小隐半日! (绿茶 庚子春二月廿七)


颜小鹂书房

(颜小鹂   童书出版人)

蒲公英颜小鹂是让我尊敬的儿童出版人,相信每个有孩子的家庭都有不少蒲公英出版的书,如《神奇校车》《地图》等,非常感谢颜老师邀请我参与博洛尼亚插画展中国巡展策划,让我打开插画的眼睛,见到那么多世界级的插画,进而自己也乐此不疲地画起来。这是颜老师成都家里的其中一个小书房,春色满园,书香满屋。(绿茶 庚子春二月廿七)


费嘉书房

(费嘉  图画书研究专家)

沪上费嘉先生是资深童书研究专家,据说他家书房是世界童书资料库,世界各国经典版本童书应有尽有,可惜还没机会亲眼目睹,先借此机会瞻仰一角,下次去上海一定登拜。绘本比较重,所以他家书架是钢结构,配上这花花绿绿的绘本,煞是好看。(绿茶 庚子春二月廿八)


冯骥才书房——心斋

(冯骥才  作家、文化遗产保护专家)

冯骥才先生可谓是“书世奇人”,他的书房有多处,我只去过天津大学冯骥才文学艺术研究院这处,这里存有他十几万种藏书,分布在不同的空间,供学生们阅读。去年参加冯骥才“记述文化五十年”研讨会,得以见识冯先生在学院里的各种宝贝和大量藏书。我画的这幅只是他众多书房中一个小小的角落。冯先生最新作品《书房一世界》中说:“生活的一半是情感的,书房的一半是精神的,情感升华了也是一种精神,精神至深处又有一种情感。书房里是一个世界,一个一己的世界,又是一个放得下世界的世界”。(绿茶 庚子春二月廿九)


方韶毅书房——半亩方堂

(方韶毅  文史学者)

宗兄方韶毅君,居瓯江之畔,编《瓯风》史刊。爱书如命,尤着力温州乡邦文献,有穷尽之愿。旧居“半亩方堂”曾造访,拥挤而有序,新居书房明亮奢豪,未能画显其貌,取其几处局部,画为“半真方堂”。(绿茶 庚子春三月初一)


史航书房

(史航 编剧、演说家)

史航家书多、猫多,每天过着让人羡慕的读书、撸猫日子。他阅读海量,速度惊人。一次跟他一起出差,见他背包里装着十几本书,一个来回,我一本书还没看完,他已经读完五六本,并且每本书都贴了满满都标签。就像他说话“突突突……”一样,看书也是“嗖嗖嗖……”(绿茶 庚子春三月初二)


周濂、刘瑜书房

(周濂 刘瑜 学者)

周濂、刘瑜伉俪,学术带娃两不误,书照出,课照做,还把小布谷养的白白胖胖,睿丽可爱。人生赢家,了解一下。而且,家有神兽居然还能保持书房如此整洁有序,也没谁了。(绿茶 庚子春三月初三)


薛原书房——我们书房

(薛原  作家、媒体人)

青岛薛原兄,有“我们书房”一间,这是家以外的独立书房空间,每日在此读书、画画、会友,如此清静之所的确让人羡慕。我曾两度造访,一次和韦力兄一起,另一次和王道兄。书房内挂满葫芦,形态各异,甚是有趣,薛原兄则在书房画葫芦为乐!(绿茶 庚子春三月初四)


周实书房

(周实  作家)

长沙周实兄,曾主政《书屋》杂志,使这份小刊一时成为思想重镇。后从事出版与写作。我做副刊编辑时,他常年赐稿。去年中去长沙访钟叔河先生,也是第一次见周实兄,他是钟老的同事和老朋友,领我们去“念楼”,相谈甚欢。遗憾那次行程匆匆,没能去周兄书房造访,借此小画遥访。(绿茶 庚子春三月初五)


解玺璋书房

(解玺璋 学者、评论家)

解玺璋老师是书媒前辈,我刚做书评编辑时,他已经在这行几十年,我们都很尊敬他。退休后从事研究,这些年出版了《梁启超传》《张恨水传》等,非常厉害。他家书房四面环书,这是唯一一面透气的靠窗一角,其他几面书堆惊人,大家感受一下。坐拥书城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绿茶 庚子春三月初九)


黄集伟书房

(黄集伟  出版人、语词收集者)

黄集伟老师全名:黄集伟大光荣与正确于一身老师。他早年主编的《中国图书商报》书评周刊给我种下了一颗成为书评编辑的种子,并最终如愿。黄老师是民间语文收集者和研究者,他的“语词笔记”系列是中国汉语史绕不开的著作,记录了那些也许只是昙花一现但却在汉语史中占有一席之地的民间语词。(绿茶 庚子春三月初十) 


陈子善书房——梅川书舍

(陈子善  学者、华东师大教授)

沪上陈子善老师,其书房“梅川书舍”闻名读书圈,那堆积如山的场面更是惊人,而这样的迷宫却整好适合皮多先生(猫)捉迷藏,“一日一猫”也是陈老师持续多年的行为艺术。一直惦记着去造访梅川书舍,却一再错过,下次去上海一定去找多帅玩,也许陈老师可以发一张“一日一猫一茶”,嘻嘻!(绿茶 庚子春三月初十)


刘擎书房

(刘擎  学者、华东师大教授)

刘擎教授是我非常景仰的政治学者,很喜欢他和许纪霖教授主编的“知识分子论丛”,见一本收一本,尤其他每年年底的“西方思想年度述评”更是必读收藏。以前在新京报编副刊的时候,一直向他约稿,刘教授总是很客气地“下次一定逢稿指正”,然而八年来,一直没机会发表刘教授的大作。近两年常去上海评年度好书,总能见到偶像。今天,终于有机会“瞄绘”他的书房。(绿茶 庚子春三月十二) 


沈星书房

(沈星  主持人)

香港沈星小姐,曾在凤凰卫视主持一档“大家书斋”节目,探访众多名家书房,听书房主人讲述书与人生故事。也许因为看了很多好书房,她家书房设置的古色中有浪漫,古典中又具现代感,可惜我画不出这种味道,只能汲取书房几个局部,混搭一下,嗯!(绿茶 庚子春三月十三)


邵剑武书房——问梅斋

(邵剑武  美术评论家、书法家)

美术评论家邵剑武老师,能书能画,去年在长沙饱览他的书画展,惊佩!其字其画就像其人,热情、洒脱、随性,又有一种莫名的气势。此为剑武师画室“问梅轩”,羡慕有画室的人。(绿茶 庚子春三月十四) 


书云书房

(书云  旅英纪录片导演)

出门?还是读书?旅居英伦的纪录片人书云女士微信中说,她一切都好并发来她家书房一角。如今英国疫情严重,聊以小画,愿旅英友朋们健康、平安! (绿茶 庚子春三月十六) 


恺蒂书房

(恺蒂  旅英作家)

恺蒂老师旅居英伦,早年编副刊时她经常赐稿,结识十几年来去年底在北京始见。疫情让世界各国陷入前所未有的境地,还好书房窗外春色盎然,让人心情一畅!(绿茶 庚子春三月十七)


陈徒手书房

(陈徒手 学者、 媒体人)

陈徒手兄除了上班,大多数时间应该都在档案馆,查资料、写作。有《人有病 天知否》《故国人民有所思》等大作。但没想到的是,“档案党”家里的书房却如此整洁有序,不知道能有多少时间在这舒适的书房“有所思”呢?(绿茶 庚子春三月十七)


陈丰书房

(陈丰  旅法出版人)

朋友陈丰旅居巴黎,在寸土寸金的巴黎市区房子不可能太大,而书又占据了大部分空间,好在屋内拥挤却有序,让避疫的日子可以舒心宅家。(绿茶 庚子春三月十八)


屠岸书房

(屠岸  诗人、翻译家、画家)

屠岸先生是著名诗人、翻译家、画家。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在中国现代文学馆举办了“边写边画——屠岸、高莽先生纪念展”,作为参展者之一,第一次把自己稚嫩的小画展示在公众面前,和屠岸先生有一次同展的机会。屠岸先生仙逝后,家人保留了先生书房原貌,借此机会补画先生书房,也是对屠岸先生另一张纪念和致敬。(绿茶 庚子春三月十八)


高莽书房——老虎洞

(高莽  翻译家、俄苏文学专家、画家)

高莽先生是著名翻译家,俄苏文学专家,也是我很喜欢的画家。二零一七年六月,和肖复兴、罗雪村兄一起去老虎洞拜访高老,那天他很高兴,现场为肖复兴兄画像。女儿晓岚老师说:“这是爸爸半年来第一次拿笔画画”,没想到这是最后一次拜访。那天没时间画高老的“老虎洞”,借此机会补画,怀念高莽先生。(绿茶 庚子春三月廿三)


张抗抗书房

(张抗抗 作家)

张抗抗老师的书房就像她的作品一样,丰富而简练,充满审美情趣。每次画完书房,主人都说我美化了他的书房,但这次怕是把抗抗老师的书房画乱了,不及原书房十分之一整洁。(绿茶 庚子春三月廿四)


钟立风书房——书旅人

(钟立风 民谣音乐人)

写歌、唱歌、读书、写作、旅行……民谣音乐人钟立风是一位让人羡慕的“书旅人”,而这样的生活状态不是凭空飞来的福气,可以想见北漂音乐人有着多么辛酸的往事。喜欢他的歌,有点淡淡的忧伤,但更多的是“老人们在晒太阳”,还有人在没完没了地歌唱……(绿茶 庚子春三月廿五)


陆建德书房

(陆建德 学者,社科院文学所研究员)

英国文学专家陆建德老师,同时从事历史研究,谈晚晴人物,谈戊戌变化等,跨界学者书房自然拥挤起来,既有线装中国典籍,也有英美文学经典,他们在陆老师书房里各居其位,井然混搭。(绿茶 庚子春三月二十六)


阎连科书房

(阎连科 作家)

田湖的孩子阎连科,这段时间的演讲和访谈频频刷屏,也许他更愿意享受书房的宁静,但现实世界总让人不得安宁。不久前读了阎老师自印新作《心经》,书中那些荒诞的描写与现实世界各种秒合。(绿茶 庚子春三月二十六)


鲁敏书房

(鲁敏 作家)

书房有不同的功能,有些私密,有些开放。鲁敏老师这间小书房,平日里应该是会友、聊天、赏花、看风景的开放空间,她还有一间用于读书、写作的私人空间书房,那里有很多书,以及源源不断的故事素材和此起彼伏的创作。(绿茶 庚子春三月二十七)


晓昱书房

(晓昱 企业家、物质生活书吧主人)

集美丽与智识于一身的晓昱女士,曾为电台主播,后创办物质生活书吧,是深圳文化地标之一,还是中国杯帆船赛创办人之一兼首席运营官。她家书房整洁美观到没朋友,可惜我的拙笔无法表现出来。(绿茶 庚子春三月二十八)


天水丫头书房

(天水丫头 策展人)

天水丫头和我有种特殊的缘分,我们同一天生日。有一位和自己同天生日的朋友挺好的,每年生日的时候,总惦念着向对方说一声:“生日快乐!”丫头的书房,审美近似。希望我的拙笔也能让她有审美同感。(绿茶 庚子春三月二十九)


范笑我书房——多晴楼

(范笑我 文史学者)

嘉兴范笑我兄,图书馆员,馆社秀州书局由他掌店,《笑我贩书》《秀州书局书讯》在读书人中很有影响。笑我兄书房“多晴楼”丰富、讲究,堂号系古籍大家、藏书家顾廷龙先生所题。希望下次下江南可以去“多晴楼”喝茶、看书。(绿茶 庚子春三月三十)




以上为两个月来的全部书房画。还有很多朋友的书房照片还没来得及画,接下来将一一画来。有约稿或合作事宜,请邮件联系:greencha@qq.com


-END-



敬请期待



4月23日 / 杨早 / 被偷窃的书

4月24日 / 叶克飞 / 旧书

4月25日 / 张丰 / 书店

4月26日 / 庄秋水 / 被禁的书

4月27日 / 白水 / 签名的书

4月28日 / 邱小石 / 私人藏书



4月29日 / 傅斯鸿 / 寻书




4月30日 刀哥 / 正确的书

5月1日 / 西门媚 / 公共图书馆

5月2日 / 余少镭 / 焚毁的书


△ 长按上方二维码识别关注



往期

TAN

回顾



早读夜谭3 | 刘文典身体差,钱穆没留过洋,冯友兰追求舒服自自豪
四川省富顺县城关镇正街有啥子逛头|早读
习惯封闭,学会共存 | 早说
做不到将心比心,怎么敢说自己顾全大局?| 早思
怼外国指南:先看看日本的暧昧怎么破 | 早介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