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早 > 张丰:真没想到,书店比按摩店活得更长久 | 书故事④

张丰:真没想到,书店比按摩店活得更长久 | 书故事④

第25个“世界读书日”终于走了,可以好好读书了。这时候怎能少了“佛系公号部落”这种因读书写作结缘的松散群体呢?

这个部落,每天为您带来一篇佛部成员撰写的“书故事”,篇篇主题不同。

书房书店旧书新书寻书藏书偷书禁书焚书签名书共读书……

读书,从今天开始。

 



4月25日 / 张丰 / 书店




撰文〡张丰


谢天谢地,读书日终于过去,再也没有人凑热闹装作爱读书了。


 读书日那天晚上,我到成都玉林的一苇书坊参加一个“读书”活动。这是一个有个性的小书店,隔壁有十几家按摩店,据说都不太正规,还没来得及进去,已经被警方叫停了。按摩店可能都面临着转型。
 
书店的一位股东说,还真没想到书店比按摩店活得更长久啊。说这话时,他有点得意。
 
其实,书店也不太“正规”。读书沙龙,没有主持人,没有音响设备,也不用做PPT。
 
这可能正是它让人喜欢的地方。成都这个城市,书店已经太多了,据说仅次于北京。我经常去的几家,方所选书很好,又超级大,是一个可以去买书的地方;距离我比较近的新山书屋,咖啡可以,有个超级大的书桌,可以在那里写作,或者是打望美女;宽窄巷子的读本屋,小而美,和老板很熟,就像是自己开的一样——别的很多大型、连锁、网红、适合拍照的书店,以后就不再去了。
 
这个一苇书坊,却是另外一种,它的魅力,就在于它的不正规,在一片按摩店中间,执拗地守护着人的精神。
 
读书日活动,一个叫“老王”的小伙子,开场唱了几首歌,这个献唱是免费的,然后他就背着吉他走了,去上音乐课,挣生活费。活动散场,老王上完课又回来了,他点了一杯啤酒。
 
活动专门请了一位摄影师,一个美丽可人的女孩,据说被称为“玉林徐静蕾”。徐老师还带了一位徒弟过来,这样资深的摄影师,收费一定很高,书店肯定支付不起——所以大概是免费的吧。
 
这就是玉林的魅力所在。这个地方不但有小酒馆,收留赵雷那样的歌手,也是一切有着奇怪梦想的年轻人的避难所(想升官发财的除外)。玉林的生活便宜,咖啡馆、酒吧、串串、按摩店很多,怎么都能活得开心。
 
早上在朋友圈看到小酒馆老板唐蕾姐转发一篇讲述青年逃离北京的文章,对这样的文章,我经常有几分幸灾乐祸,但是唐蕾的转发语是:“希望这些年轻人会有重新崛起的机会,年轻就是资本,不怕的。”
 
这就是玉林精神吧。年轻的,少数的,不太正规的。野生的,有生命力的,未被完全纳入主流叙事的。

当然,这是我的理解,街道办的同志们不会认可。
 
我敢保证,在当天的读书活动中,一苇书坊的活动是最让人开心的。狭小的空间内,来了三十多个人,每人报名费50元,可以喝一罐本土出产的“伏魔”精酿啤酒,啤酒要卖28元。每人都要一杯饮料,啤酒、咖啡或者红茶,都让人开心。
 
活动最精彩的地方,在最后的交流环节。这不是严肃的答问,更像是即席小演讲。神学研究生(博士?)给大家分享了圣经的版本,一个在体制内工作的朋友,则讲述了周围环境给她的困扰——看起来,周围的环境不太好。“疫情”不仅仅是冠状病毒,也是一种复杂的社会病症。
 
让人欣慰的是,这样的活动中,并没有见到被称为“粉红”的人群。晚上10点的小书店,每个人的脸上都有一种异样的光彩,那是潮红,而不是粉红。这可能是酒精或者咖啡因的刺激,也可能是少数派特有的光芒。来书店的人们,现实中可能也是一个成功的职员,但是有关“精神世界”的问题,终究是无人诉说。在书店,大家可以找到同类。
 
 
这样的小书店,和按摩店在本质上差不多。有想象的空间,也有一点疗愈的功效,它创造出日常生活中没有的精彩。据说隔壁房东已经致电一苇书坊的老板阿俊,让他把隔壁也租下来。不管结果如何,这都是让人开心的好消息。




书故事 · 第1篇


绿茶:宅家两个月,一口气画了58个书房 | 书故事


书故事 · 第2篇


杨早:每一本被偷的书,都是对控制阅读的反抗?| 书故事

书故事 · 第3篇


叶克飞:1959、1979、1999,铁皮鼓嘭嘭嘭|书故事




敬请期待



4月26日 / 庄秋水 / 被禁的书


4月27日 / 白水 / 签名的书


4月28日 / 邱小石 / 私人藏书


4月29日 / 傅斯鸿 / 寻书



4月30日 刀哥 / 正确的书


5月1日 / 西门媚 / 公共图书馆


5月2日 / 余少镭 / 焚毁的书


△ 长按上方二维码识别关注



往期

TAN

回顾



早读夜谭3 | 刘文典身体差,钱穆没留过洋,冯友兰追求舒服自自豪
四川省富顺县城关镇正街有啥子逛头|早读
习惯封闭,学会共存 | 早说
做不到将心比心,怎么敢说自己顾全大局?| 早思
怼外国指南:先看看日本的暧昧怎么破 | 早介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