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早 > 观音姐姐,取经的羊毛好薅吗? | 早读《西游》

观音姐姐,取经的羊毛好薅吗? | 早读《西游》

观音的私心
 
@杨早:
 
如来又取三个箍儿,递与菩萨道:“此宝唤做‘紧箍儿’,虽是一样三个,但只是用各不同。我有‘金紧禁’的咒语三篇。假若路上撞见神通广大的妖魔。你须是劝他学好,跟那取经人做个徒弟。他若不伏使唤,可将此箍儿与他带在头上,自然见肉生根。各依所用的咒语念一念,眼胀头痛,脑门皆裂,管教他入我门来。”
 
如来的意思多明确呀,这仨箍都是用来收伏“神通广大的妖魔”,给取经人做徒弟的。观音姐姐如果大公无私,就应该把沙和尚领回南海守山,猪八戒当善财带在身边,让黑熊怪、红孩儿给唐僧当二徒弟三徒弟,孙猴也多俩得力的助力。唐长老则三篇咒语来回念,反复横跳:
 
“泼猴!看我咒你!”
 
“哎呀,师父你念错了,我是黑熊!”
 
“对不起对不起……重来!”
 
“哎呀,哎呀,还是错了,我是红孩儿!”
 
“对不起对不起……”唐僧急哭了。
 
◆关于观音姐姐徇私的问题,辣子给了个解释:
 
如果把红孩儿给唐僧当徒弟,这熊孩子一定会半夜把唐僧捅死的……捅死的……
 
必须得给他找个不睡觉的师父。
 
 
观音跟悟空逗咳嗽
 
@杨早:
 
菩萨坐定道:“悟空,我这瓶中甘露水浆,比那龙王的私雨不同,能灭那妖精的三昧火。待要与你拿了去,你却拿不动;待要着善财龙女与你同去,你却又不是好心,专一只会骗人。你见我这龙女貌美,净瓶又是个宝物,你假若骗了去,却那有工夫又来寻你?你须是留些甚么东西作当。”行者道:“可怜!菩萨这等多心,我弟子自秉沙门,一向不干那样事了。你教我留些当头,却将何物?我身上这件绵布直裰,还是你老人家赐的。这条虎皮裙子,能值几个铜钱?这根铁棒,早晚却要护身。但只是头上这个箍儿,是个金的,却又被你弄了个方法儿长在我头上,取不下来。你今要当头,情愿将此为当,你念个松箍儿咒,将此除去罢,不然,将何物为当?”菩萨道:“你好自在啊!我也不要你的衣服、铁棒、金箍,只将你那脑后救命的毫毛拔一根与我作当罢。”行者道:“这毫毛,也是你老人家与我的。但恐拔下一根,就拆破群了,又不能救我性命。”菩萨骂道:“你这猴子!你便一毛也不拔,教我这善财也难舍。”
 
这是一个没什么意义的剧场小段子,主要是为了活跃一下气氛,拖拖场,不然一请菩萨就去,一去就降伏红孩儿,文章就没了周折。整段话没有任何推动情节的作用,也没啥教育意义,更谈不上丰富人物个性,就是两人逗咳嗽,逗贫,为的是引出最后一句“你便一毛也不拔,教我这善财也难舍”。这个梗拖这么许久,已经凉了,如果我是领笑员,一定不会拍灯。淘汰!
 
@凤梨:
 
观音菩萨在小说中被定位为寡妇或老处女表现,孙悟空多次有与性相关的言语冒犯,菩萨也有反馈。反映市民趣味。
 
好杀的孙大圣
 
@杨早:
 
那物在空中,明明看着,忍不住心头火起道:“这猴和尚,十分惫懒!就作我是个妖魔,要害你师父,却还不曾见怎么下手哩,你怎么就把我这等伤损!早是我有算计,出神走了,不然,是无故伤生也。”
 
红孩儿这价值观却与唐僧一般,其实也是法律的底线。“无故伤生”是悟空最大的黑点,就像那些武侠小说里的大侠,觉得你是坏人,邪派,妖女,出手就是一掌/剑/棒。
 
@凤梨:
 
孙悟空好杀如李逵,很多时候满足病态心理大于正义。
 
@从从容容:
 
印象深的有一处,悟空背着红孩儿,感觉肩上越来越沉,知道对方是妖怪,于是将其往旁边石头上一扔,讲尸体掼的像个肉饼一般,“还恐他又无礼索性将四肢扯下,丢在路两边,俱粉碎了”。虽然觉得对要吃自己师傅的妖怪不能心慈手软,可他的做法还是看的我心惊胆战。连那红孩儿看的也是心头起火,心想我一个妖怪还没下狠手呢,你倒出手毒辣。本来一直觉得悟空对唐僧兢兢业业心细如发,看到这里猛然警醒,他毕竟是只妖仙,兽性的部分在瞬间会轻易就浮现出来。如果没有紧箍咒的束缚,还真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来。也许佛祖让他取经的深意在此,修成正果,除去这些凶狠的凶恶的杀人不眨眼的劣根性。
 
与悟空的对比,菩萨想用海水对付红孩儿的时候,召集土地众神,让他们把方圆三百里的“窝中小兽,窟内雏虫,都送在巅峰上安生”。悟空见了,暗中赞叹:“果然是一个大慈大悲的菩萨!若老孙有些法力,将瓶儿一倒,管甚么禽兽蛇虫哩!”最好的教育就是做给对方看,也许悟空从此能收敛一下他无处安放的杀气吧。
 
认亲记
 
@杨早:
 
@行者:“我与他父亲相识,若论将起来,还是他老叔哩,他怎敢害我师父?我们趁早去来。”
 
@沙和尚(笑):“哥啊,常言道:三年不上门,当亲也不亲哩。你与他相别五六百年,又不曾往还杯酒,又没有个节礼相邀,他那里与你认甚么亲耶?”
 
@行者:“你怎么这等量人!常言道,一叶浮萍归大海,为人何处不相逢!纵然他不认亲,好道也不伤我师父。不望他相留酒席,必定也还我个囫囵唐僧。”
 
@红孩儿:“那泼猴头!我与你有甚亲情?你在这里满口胡柴,绰甚声经儿!那个是你贤侄?”
 
——再次暴露某猴情商为零的缺点。
 
@哈哈呆呆(成年读者):
 
论人情事故,猴子还是too naive。不过也不怪他,人家本就是个石头里蹦出来的猴,无父无母,无兄弟姊妹,如今当了和尚更是无生三胎之可能。像血缘这种亲疏远近关系,闹不懂也是正常的。
 
得知红孩儿是牛魔王儿子,悟空大喜,觉得事情解决了(“兄弟们放心,再不须思念,师父决不伤生。妖精与老孙有亲”),真是单纯得让人心疼。红孩儿不搭理他是正常的,谁知道你这个五百年后冒出来的老叔是谁?年轻人最讨厌长辈过来强认亲戚,占人晚辈便宜:孩儿,我是你五舅家的表弟的小姨子的二大娘……换我也见一个怼一个,活该!
 
就真要是牛魔王在,估计猴子也是一鼻子灰。别说人家儿子吃唐僧肉是要长生不老的,哪怕就是能作业成绩提高10分,离高中分数线近一点,人家老爹也愿意十个一百个唐僧抓过来给他吃,谁管他是五百年前一个旧相识的师父!Please,猴子你清醒点!
 
悟空又哭了
 
@杨早:
 
沙僧搀着行者,一同到松林之下坐定。少时间,却定神顺气,止不住泪滴腮边,又叫:“师父啊!忆昔当年出大唐,岩前救我脱灾殃。三山六水遭魔障,万苦千辛割寸肠。托钵朝餐随厚薄,参禅暮宿或林庄。一心指望成功果,今日安知痛受伤!”
 
——之前五百多岁没哭过,一开始哭就收不住,打不赢就哭,要放低点身段也哭,草莓族,巨婴,不济事的脓包(对,我就是悟空黑)。
 
问题解答
 
@谷方皓:
 
今天读书发现了一个问题。八戒和孙悟空说:“你在那是东胜神州,他这是西牛贺州”。这句话说明他们已经来到西牛贺州了,但之前如来佛祖说:“我西牛贺州者,不贪不杀,养气潜灵,虽无上真,人人固寿。”这句话说明在西牛贺州应该没有妖怪,因此我的困惑是:红孩儿等妖怪在西牛贺州为何会有?是故意安排的还是佛祖说错了?
 
@杨早 答:
 
高老庄那会儿就已经是西牛贺洲了。佛祖的广告你也信?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