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早 > 将个性进行到底!“最独特”成了这个书榜的特色 | 撩新035翻

将个性进行到底!“最独特”成了这个书榜的特色 | 撩新035翻

撩新035翻

《数星星的夜》

出版时间:2021年5月

尹东柱著

全勇先、全明兰译

出版社: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看到有评论说“不太认同”绿茶书情好书榜的榜单,我觉得,这个榜的初衷算达到了。

绿茶发起这个好书榜时,肯定没想好到底该怎么评,它只是跟当年我们联合创办阅读邻居动机一样,只是源于不满

不满主流读书会的单向输出,不满主流评奖的妥协周全,还记得面对“好书奖评出的是最好的书吗”这个问题,评委的回答是“我可以保证,评出的都不是坏的书”。

也就是说,层层投票评出的,都是最多评委“能接受它成为十大好书”的书。

这跟选美国总统,是一个道理。何况读书是这么体现个人口味的事,又没有强迫你接受这些入选书的统治。

所以如果有一个自己可以做主的评奖,最重要最关键的是什么?

答案:选人。

评委的知识水位,在基准线之上,评委的公正性与个人性,都有基本的保证。某种意义上,它应该像《新青年》选稿一样,是一个“同人奖”。这一点,由发起人绿茶掌握把控,谁审批,谁负责。

剩下的,就是邱小石说的,“独裁与民主”的结合

评委里经眼新书与书榜最多的,无疑是发起人、资深书媒人绿茶。他根据“绿茶书情”全年近400本的露出,先筛出120本,又缩减至100本。初投票时,刘柠与我再增补8本,最后形成108本的初选书单。

再经过9位评委投票,选出39本终评书单——为什么不是30本?因为有平票。

至此,可以说,这些书里,没有哪本书不配入选十大好书了。或者说,任何一本书入选,都会有人不认同(再次想想美国总统)。

终评当天,我一直在问绿茶怎么评。他说,评着瞧呗。

9位评委轮流介绍,阐述自己心目中的好书标准与好书选目。当然看过的书多少不等,宽窄不一,但加起来覆盖到每一本书,没问题。

我当时就感觉到了评委这种明显而强烈的个人性,故先是主张,照常规评出十大好书之后,每位评委提一本“遗珠之书”,给小众书更多的露出。

聊着聊着,突然一个方案又跳了出来,既然评奖首要是选人,我们又不需要对所谓“公共性”负责,为啥不将个性进行到底,让“最独特”成了这个书榜的特色?

方案获得了赞同:每位评委提一本自己的“首选之书”,要妥协要平衡自己肚内解决,为自己的选择负责。最后我们在余下的书中,提名、票选出一本大家共同认可的书。

十本书选出之后,再在十本书中逐一投票,票数最高的,成为“年度之书”。

从结果反推,这个榜单与坊间别的榜单,差异性越大,它的设计就越成功。谁认同不认同不重要,重要的是它给出了一种不同的选择

比如这本《数星星的夜》,诗集,朝鲜语译成汉语,作者去世时1945年,28岁。你找一万个评委,按照传统方式评一百次奖,如果有一次能评上这本书,都算我输。

这本书当然不是我选的。评奖前我都没听说过这书。但是某评委的话也很触动我:如果没有人译,没有人出版,这位出生、埋葬在中国延边,因为对抗日本统治者而被捕,在牢里遭受强迫的人体实验而去世的朝鲜族诗人,就没有存在过。他永远不会获得陈延年、陈乔年那样的热度,尽管同样是被褫夺的年轻的生命。

所以我认同这本书入选。刘柠补充说,这书在日本,是畅销书。

随便翻开一页,随便选中一段:

小小的榻榻米房也是别人的国度

窗外的夜雨像在小声说话

点上灯驱散一点黑暗

最后的我像等待新时代那样

等待早晨的到来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