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早 > 2015年1月9日

2015年1月9日

《天晓得》真的是说得太多了,我自己是一名个人主义者,回到个人来说,因为我们从小接受的教育是宏大叙事,不知道你们接受的教育是什么。但是我觉得中国总的来说充满了宏大叙事,就是国在家之前,动不动就是晚会、歌曲,碰到一个大的盛会,那种至大、至空的东西。回到家庭来说,我们最初的认知和形态应该从家庭开始。坦白说,我结婚之后才体会到这个世界上有不同的家庭文化,之前认识再多朋友,都不了解,属于隔岸观火,一定要通过婚姻把两个家庭联系起来的东西,你才能体会到家庭文化之间互相不可通约有多么严重。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你深入了解另外家庭的机会非常少。因此像邱小石他们那样把自己家庭呈现出来的机会也不多,像《穷时候,乱时候》只是写一个历史,只是写一个回忆,能够把一个家庭多形态的、多面向呈现出来的书,我还没有看到。有很多这种家庭的故事,像《下乡养儿》,很容易用几句话来概括它的主题。但是《天晓得》怎么概括?任何一个人用140个字来说《天晓得》的主题都说不清楚,你一定会偏失,这就说明,虽然书不厚,但是里面包含的容量很大。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不说感情票了,从它的独特性来说,也是很值得进入五书的。

0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