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早 > 2015年1月9日

2015年1月9日

现在有一个很麻烦的事,有些人政治正确,在美国政治正确是性别、阶级的问题,在中国最大的政治问题就是爱不爱国的问题。爱东敢于跳出来说这个书的研究,让他对中国的人性很失望。他一直说他对中国人的人性特别失望,这是很有勇气的,我也这么想,但是我不敢说。包括爱举的例子,他说他反对渐冻人,反对冰桶挑战,他觉得罕见症就是上帝的一个选择,当然你同意与否另说,但是爱东作为学者来说,勇气是特别巨大的。特别是对近代人性的反思,自从鲁迅以后,对国民性的反思又变成不太政治正确的。因为你说人民的坏话,人民肯定不高兴,尤其是大国崛起之后。问题是,当年对国民性的反思也不是因为中国贫和弱才引起的,而是中国文化里面确实有它的问题。到现在这个问题依然存在,肯定存在,不然的话也不会存在这么多让人无语的事情。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再重读近代。他前面做的很完整的是对历史的梳理,但真正用力的部分在于对近代,大家面对龙的问题的时候,他感情投入很大,西方文化怎么通过对龙的审视和扭曲,对中国的侮辱,这里面看着是很难受的,各种图放上去你看着非常难受,那种丑化,那种藐视。但问题是中国有没有为自己赢得尊重做努力呢?肯定很多人做这个努力,但这个经常是拉扯的,有人在补墙,有人在拆墙,最后很多人把它变成一个异议。人家不尊重你,就是鲁迅说的中国人的自霸和自卑,是一个人的两面。所以我觉得从这个书里面可以联想到很多事情,而且可以面对自己生活里面的很多东西。

0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