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早 > 讲史:一百年前那场股灾

讲史:一百年前那场股灾

讲史 |  一百年前那场股灾

我晕晕乎乎,他们告诉说,我已经发财了!原价十先令,不到六两银子一股的股票,现在有人愿意出七十两一股。那咱们抛了吧?他们一个巴掌扇过来:你疯了吗?涨的时节还在后头哩!


股灾


他们说,上海开埠以来,从来没有过那么大的一场灾难,就连闹太平天国,闹小刀会,都没见那么多上海人哭哇。


我记得那一年,宣统皇帝登基还没几个月,北边来的人说,国服还没除哩,戏园子里也都没开箱。他们走进我的栈房,把一张报纸狠命地拍在柜台上:


“你还在发梦呢?发财的机会就在眼前!!”


那是一张老《申报》。或者《新闻报》也说不定?总之是大报。五版上通栏三号大字标题:《今后之橡皮世界》。我正待细看内容,一把手呼地一声将报纸抓起来:


“阿六,勿要讲做兄弟的不照应侬!遍地黄金,看侬捡不捡!兄弟几个商量凑股的事,晏歇见!”


一阵风似地跑走了。弄得我晕头晕脑想了半日。


后来我从隔壁借到了报纸,坐在门口细细地读。黄浦江浪哗哗地拍击着外国大轮船,似乎在向上海人诵读着一个世界。


那篇文章说,如今世界的汽车工业飞速发展,(是啊,上海的汽车招牌老早就两百多号了)造汽车需要啥?轮胎。轮胎啥做的?橡皮呀。所以世界上新开的橡皮公司,多得邪气。橡皮这个东西,是从树上长出来的,树末,斐洲,亚洲,到处都是的呀。(是的呀。)只要你去割,总归是有的。(有道理哦)所以拿钱去买橡皮股票,就好比请人去斐洲帮你割橡皮。(说的也是)橡皮定规是不愁卖的,所以买橡皮股票,稳赚不赔。


这不是啥新闻嘛。橡皮股票赚钱,老早有人说了。两三年前,有一家叫做什么“英渣华”的公司,发的橡皮股票,一股一块英国钱,他们说,合九两银子。吓!大把银子捧出去,只买到一张纸!不过橡皮股票价钱涨得大极了,才五六个月,竟然涨到了三十两银子!也是一张纸。阿是吓煞人?


不过那时的橡皮股票,只卖外国人,上海人总要做到康伯度,才好涎着脸求大班代买几股,空看着银子水一样淌过眼前。《今后之橡皮世界》结末却说:英人麦边,鉴于橡皮世界指日可待,特成立兰格志橡皮公司,发行股票,欢迎商民购买。哦,他们说的发财机会,原来是这个呀?


好是好,靠勿靠得牢?他们说,不会有错的,这又不是广告,是报纸上的署名文章!侬定定眼睛看着,还会有好消息的。


好消息果然来了。报上说,兰格志橡皮公司招股完毕,即日成立,董事会将每周开会,公布最新发展。又过了几天,他们架着我去了电影院,说兰格志公司免费招待。我一看,好大一批种植园,一棵棵橡皮树撑破了银幕,有许许多多工人穿着短衫短裤,佩着橡皮刀,走来走去地割橡皮。


电影说,兰格志公司不仅采割橡皮,还在全世界开采石油、煤炭和木材。他们说,董事会说了,股票每年分红有四成五!四成五?那两年不就回本了吗?是呀,他们说,红利还可以滚入股票,阿六,这比放高利贷还赚呢!


七天后,他们说,董事会又开会了,会前收到了新加坡来电,橡皮今年丰收!还有伦敦橡皮市场,橡皮股票一小时一小时往上涨,就快抢疯了!


又过十来天,他们冲进了我的栈房,掐着我的脖子,狂吼:阿六!阿六!他妈的你还不买就去死吧!我们将来住洋房吃大菜坐马车斗番狗时你去死吧!我好不容易把卡住我脖颈的手拿下来,在一片烂糟糟的吵闹中费劲地问明白:兰格志橡皮公司规程出来了,股票发行用期货交易方式,先认购,三个月或六个月后再交割。照他们看来,这不是空口袋背米,把钱往你怀里砸吗?现在十两银子一股认购,不交钱,等到半年后涨到三四十两再买再抛,无本万利!无本万利!


好东西总不是容易得来的。他们说,兰格志公司指定了,某月某日在什么地方预约登记,某月某日又在汇丰银行门口排队领股。他们摩拳擦掌,准备被服铺盖、草席马桶,抽签决定通宵排队的轮次。


那天我起得比平时早,可是栈房里有几单货要发,等我赶到汇丰银行门口,却惊讶地发现,大街上无人排候,只有几个红头阿三晃来晃去,地上噼哩啪啦散放着许多单只的鞋。


我纳闷地往回走,到栈房门口,才发现他们已经聚在那里破口大骂。他们说,早上的汇丰银行门口,人山人海,轧死人哉!大门一开,大伙儿一气狂冲,翻倒踩踏,秩序大乱,早已埋伏好的巡捕(冲出来那么快,不是早埋伏好才怪!)趁机冲出来,拿着警棍往群众头上乱打(有人给我看额角的伤口),汇丰于是强行关上了大门,通知改期缴款。


第二天大小报纸无不刊登购股狂潮,全市轰动。他们包好头上伤口,穿着另一双鞋子,又是通宵前往排队。我终于忍不住了,停了栈房的生意,跟着他们去缴款。可是等了一天一夜,你也缴不了全款,一百股以上,只能交一成的钱,随你怎么拿钱往他们手里送,汇丰的职员根本不收。


整个上海的胃口都被吊起来了。一转眼,兰格志橡皮股票像飞一样地往天空飘扬。我晕晕乎乎,他们告诉说,我已经发财了!原价十先令,不到六两银子一股的股票,现在有人愿意出七十两一股。那咱们抛了吧?他们一个巴掌扇过来:你疯了吗?涨的时节还在后头哩!


谁会抛啊?才三个月,发行股票才三个月,兰格志公司已经在派发股息了。每股可以得十二两半,哇,这是个聚宝盆呢,抛?你当我是阿木林吗?


后来的人买不到橡皮股票,于是新的橡皮公司开张了,反正只要是姓橡皮的,都一定不愁卖。只一年工夫,上海的橡皮公司已经到了四十多家,上海人追买橡皮股票的狂潮达到了顶点,不要说想调一点头寸难于登天,太太小姐们的首饰、头面、钻戒,要想廉价脱手,都找不到买主。麦加利、汇丰、花旗几家银行都对外宣布,橡皮股票可以向银行抵押借款。这就好象往沸油锅里浇了一瓢凉水。我看报上说,整个上海投向橡皮股票的资金,已经超过了四千五百万两银子。


宣统二年(1910)三、四月间,橡皮股票价格到达了巅峰。晚发的那些,像汇通洋行发行的地旁橡皮公司股票,票面是八两规银,市价涨到了六十六两。橡皮股票的鼻祖,麦边洋行发行的兰格志橡皮股票,三月底涨到了每股规银一千六百五十两,是原票面价的二百七十五倍!已经抛掉的人,垂头丧气,还持有的人,洋洋得意。


后来他们说,麦边洋行在推广兰格志橡皮股票时,一直在猛力砸钱,拖死了多少空头!保证兰格志股票只涨不跌。有个叫刘柏生的富商,一度想做空头,狂抛了一批兰格志股票,希望把股价降下去,再抄底吃进。但是麦边洋行死撑股价,抛多少吃多少,弄得刘柏生到了股票交割期无股可交,只好高价补进,大伤元气。


五月,麦边洋行大量抛售兰格志橡皮股票。七月,外商银行集体宣布,停止橡皮股票押款。

讲史 |  一百年前那场股灾

狂飙突起。上海人被打懵了。他们像去年抢购股票一样,冲去众业公所抢抛股票,但哪里来得及?橡皮股票几日之间,从平均每股九十多两规银,急跌到每股三两不到,而且有卖无买,橡皮股票顿时成了死市。


众业公所,上海最大的市民股票交易所,倒闭。


公所门口集聚着大量的人群,哭,喊,泣,撞头,上吊,晕厥,猝死……人群中不知谁喊了一句:早死早超生!


活着的,苦日子还在后头。7月21、22日两天,正元、谦余、兆康三家钱庄连续倒闭;升大、余大、瑞大、承大四家钱庄被迫宣告清理。史称“三庄倒闭,四大皆空”。呼喇喇,上海市面空前萧条,人人自危,户户惊恐。


上海道台蔡乃煌弭平了这场风波。他自己也购买了大量橡皮股票,他不会让自己的银子白白丧失的。虽然我不知道他是怎么运作的,但他居然说服了两江总督张人骏,由政府出面来清偿倒闭钱庄的债务。


洋行赚了大钱(他们说,有二千万两之巨),银行毫发无损,多数钱庄也靠着官府熬了下来。那是谁受了大损失呢?


我去问他们,他们个个衣衫散乱,红着双眼:


狗日的!小赤佬!搞一场股票,比打一场仗赔款还多!


有人是打天津来的,他远远瞅着江里的大轮船,字正腔圆地骂了一句:


我操你们这些洋行大班的祖宗!


本文选自《说史记》,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5年3月版,定价28元

讲史 |  一百年前那场股灾


P.S.重发这篇文章的时候,突然听闻上海的张伟群先生辞世已数月的消息。老张先生与我结识于《上海弄堂元气》,后来我担任了《四明别墅对照记》的特约编辑,协助出版。然而最可念的,是《说史记》中一切沪语对白,我都是请老张先生帮我校对,务使上海人挑不出毛病。噫吁!自诩是那1%股市中未曾赔过的老张先生,何以便不在此世了呢?怅念无常,遂至黯然。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杨|早

发表一切杨早参与的相关文字

微信:mingguole



0

推荐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