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2014年11-12月日记选

 

 

 

十一、十九,三,霾

九点往双井,观UME十点十分之《星际穿越》,也没觉得多好。

回家后正编话题,突然洞婆问黄永怎么了,赶紧关注,始知检查结果出来,癌症复发,医生不建议动手术。与黄永交换意见,他明天做肠道制瘘手术,之后在家,用管子输营养液止痛药。闻之颇哀。

晚八点与施、萨为萨之专题作讨论,无甚心思。

小叶、燕舞、浴洋的回应都发来,浴洋回应本拟不发表,劝其用化名,允之。

 

 

 

十一、廿,四,霾

上午在家拼话题通稿。

黄永住进西肿,准备明日肠道造瘘手术。

四点到读易洞,老树叶在,为签《民国了》。

四点半淑婵来,赠余读库《日课》一套,并《我的一生》。又有手折工艺品嘱转黄永。

晚把李娜专题看了两遍,删得不多,不足两千字。

 

 

 

十一、廿一,五,半霾

黄永手术结束,精神状态尚好,还能逗贫,滕南亦然。实属不易。

晚改周瓒阴道独白文,信息量亦极大。

 

 

​最后有黄永的时间:2014年11-12月日记选

 

十一、廿二,六,晴

以言四岁半。今日天极好,无风亦无霾,北京天气全国第一。

举家往奥林匹克森林公园北园,停车于南门。租一游乐车,巡行一小时,在河边玩扔石子儿,在草地上玩飞机。还车后野餐。十二点半离开。

 

 

 

十一、廿三,日,晴

肩颈疼。上午卧床。

下午两点半出,至物业取孔网购书两包。

至读易洞。与洞主夫妇谈一个小时。

将刘倩评论放入通稿。等萨的讨论,未来。

DIAO2015计划启动。

 

 

 

十一、廿四,一,晴

早起收萨支山稿及讨论,并删郭春林稿。

上午编完,寄卫纯。

将商务赠书、布衣旧书等均登记入库,整理客厅小书架。

周瓒讨论发来,编入通稿,再寄卫纯。

爱东寄萨文讨论修改来,第三次寄卫纯。

 

 

 

十一、廿五,二,霾

与萨施议定下周三统稿。

晚建统稿群,上传通稿。发现有排版错误,改之,加入周瓒简历,再寄卫纯。

黄永应于今日返家,然无消息。

 

 

 

十一、廿六,三,晴

九点与黄永约,知其在家,十点半去看看。

十点半与凌抵黄家,眠中,滕南出迎。谈出院种种事,并托周五代为照看,伊须往西肿开药。未几黄永醒,候至十二点换食袋,观摩之。

午即于八大碗叫三个菜,与滕南同食。

两点辞,滕南嘱代租一房供护工与其母居住。往链家访之,随往101看两处房,价均为四千五,托中介往问可否短租三月。

往读易洞,与阮丛商量各事。正好小区群里有人出租217楼两居,即问之。

返家。四点半开车携摄像机等物再往黄家,告滕南诸事。

晚217楼来电,称可短租。转告滕南,回称希望拖到周日答复,因滕东亦欲搬来,已联系一三居,周六看房。遂予217电话滕南,让滕东直接约看。

 

 

十一、廿七,四,风

今日感恩节。

要求统稿会改至下周四,因周三可以需替滕南故。

 

 

 

十一、廿八,五,晴

早晨接滕南信,知其己离家往医院。

送完以言上小豆,即与凌往黄永家。

黄永第一袋营养液一点才输完,起来走了走,浇花。

阮丛来,略坐至两点。

四点多滕南始返。装好滕买回来的肠营养泵,黄永冒虚汗,很不舒服,帮他测血糖,尚算正常。滕南转戴亮话,说这是倾倒综合症。

七点半辞。心情很压抑。

 

 

 

十一、廿九,六,晴

一点半搭小石车往胡同处。敢爷亦往。

两点在胡同二楼开始读邻卅期,读《日本读书论》。地方颇舒爽,唯无暖气,无人敢脱口外套。

五点结束,即与小石返。小雨,路甚堵。

八点三刻到洞,三少奶奶三少爷在。三少奶奶赠柚子六个。

九点半周筠到,加上小石,五人同往看黄永,至亦无多言,黄永无法咽水,颇难过。

 

​最后有黄永的时间:2014年11-12月日记选

 

十一、卅,日,风

晚滕南电称戴亮让黄永返院化疗,明日要予代为照顾黄永,允之。

 

 

十二、一,一,晴

早晨问滕南,称黄永己醒,滕东在彼,有需要给我电话。

整理通稿。黄永一直未来电话。

 

 

 

十二、三、三,晴

晨接滕南电,黄永情形不妙,戴亮说大概就一周,还要看能否挺得过去。嘱我找李芳要车的资料,去黄家取证件及DV,明日十点在医院办理遗嘱。

致电李芳与萨支山,将明日统稿会延至下周三。李芳称下午来送材料。

午饭后滕南又来电,称改约了律师下午三点。于是立即穿衣出门。

取证件与DV后,驾车往北京肿瘤医院,原来离裕龙饭店很近,停到地下车库,再上六楼。看门大妈问找谁,23床黄永,她点点头,叹口气,去吧。

黄永躺在床上,一点一点地看笔记本上的遗嘱,不断商议修改,拿去医生办公室打印。四点终于等到朱枏,找护士借了换药室录遗嘱。

在场者除了黄永,朱枏与我作为被委托人,史律师与刘凯作为见证人,莫巍负责用DV拍,滕南用手机拍,李辉用IPAD拍。

李芳徐峰刘倩亦来。

一个钟头终于结束。出来,黄永已非常疲惫,李芳等与黄永说了几句话,同辞。

 

 

十二、四,四,晴

在家。但心神颇不宁。小怡微信说明天要去探黄永,写了一段探望指南,也发在朋友圈里:

#探望傻大指南#想看就看看,啥也不用说,他要睡着就多看两眼,他要醒着就彼此笑笑,他说话很辛苦。看看液体流进他身体,或者护士来换药。有心情可以合张影,十分钟,离开。想哭下楼再哭。供参考。

 

 

 

十二、六,六,晴

上午在外开会。其间滕南发消息:医生说就这一两天了,要我送户口本去。

两点出发,先去黄家拿了户口本(滕东说死亡证明要用),三少奶奶说她也想去,遂先往雅债接她(后来知道在王四营走了应急车道,扣六分,二百元),然后走长安街去。

见到傅蓉与淑婵。黄永见到我还能竖起大拇指。

七点姜文与尹红波来。黄永见到他颇高兴,说了会儿话。姜文给我发了两个一步之遥片断视频,让闲时放给黄永看。

八点与小贾同辞,送伊到高碑店后返。

 

​最后有黄永的时间:2014年11-12月日记选

 

十二、七,日,晴

上午带以言去电影博物馆。又接滕南消息:就这一半天了。

往酒仙桥吉野家买饭,回家吃完,又上路往西肿。贝贝方下飞机,让他直接过去。

黄永已处于弥留状态,氧气管换成了氧气罩,护工也赶走了。与贝贝在外面大厅等。与黄永妈妈、姐姐、杨波略聊,互留联系方式。

八点薛南突来电话,听说情况不妙急急赶来,颇恸,劝其勿哭。

爱东吴真亦来,默立良久。

九点,黄永血氧已低至六十,吸氧后能升至七八十。状极痛苦,站在门外亦甚无奈。

商定半夜若有事,莫巍与谷苗可应承,决定先回去。

医院关门,送薛南返,与贝贝同返青青。

 

 

​最后有黄永的时间:2014年11-12月日记选

​最后有黄永的时间:2014年11-12月日记选

 

十二、八,一,风

七点得张欣、滕东电话,立即出门奔西肿。

八点四十,在西四环上接张欣电话,知事已如此。

九点半抵西肿,无停车位,苦候,幸出现一空位。

赶到六楼,正好运遗体去太平间,遂往扶车。

送至太平间,开袋视之,音容如生,余温尚存,不禁恸哭。

办死亡证明。李巍与寒冬来,劝彼等返。

确定周三火化。载张欣返。

 

 

​最后有黄永的时间:2014年11-12月日记选

 

一年过去了。

最近辣子又问起两次干爹,“我什么时候还要帮干爹捡东西”。

他似乎忘了,干爹下葬时,他也在场,还扬了两铲土。

当时辣子也问:“干爹什么时候回来?”

我记得黄永儿子咬脐很认真地对辣子说:

“干爹走了,不会再回来了。明白吗?”

印象深,是因为咬脐跟着辣子用“干爹”这个称呼。

但辣子肯定没明白,他站在坟前,眼睛亮晶晶的,一脸茫然。

​最后有黄永的时间:2014年11-12月日记选

 

(从明天起,开始连载黄永为《话题2013》撰写的《志明为什么爱春娇》,梳理陆港之间的恩怨,全本首发,敬请期待)

 

纪事
 

__________________

杨|早

忍看朋辈成新鬼

 

 

 
 
话题:



0

推荐

杨早

杨早

630篇文章 1次访问 2小时前更新

文化学者,作品《野史记》,正编《话题》系列丛书.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