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这《西游记》四至七回是一部职场斗争史。一个年轻人怎么被体制化社会镇压的全过程。
 
◆小时候读《西游》开篇,只注意了猴王的威风。现在重读,更能体会它从一个野猴,进入体制化社会时的小心翼翼与努力上进。
 
看这只猴子学艺时:
 
“与众师兄学言语礼貌、讲经论道,习字焚香,每日如此。闲时即扫地锄园,养花修树,寻柴燃火,挑水运浆。凡所用之物,无一不备。在洞中不觉倏六七年。”
 
当猴王:
 
“每年献贡,四时点卯。也有随班操备的,也有随节征粮的,齐齐整整,把一座花果山造得似铁桶金城,各路妖王,又有进金鼓,进彩旗,进盔甲的,纷纷攘攘,日逐家习舞兴师。”
 
向往“上天走走”(去大城市),而且开初就想着带村里老乡去“同居住”。被封弼马温后:
 
“这猴王查看了文簿,点明了马数。本监中典簿管征备草料;力士官管刷洗马匹、扎草、饮水、煮料;监丞、监副辅佐催办;弼马昼夜不睡,滋养马匹。日间舞弄犹可,夜间看管殷勤,但是马睡的,赶起来吃草;走的捉将来靠槽。那些天马见了他,泯耳攒蹄,倒养得肉膘肥满。不觉的半月有馀。连众监官都感慨‘这等殷勤’。”
养马是非常累人,更是非常劳神费心的活计,我们来看这么一段:
 
“喂牲口是件操心事情。要熬眼。马无夜草不肥。要把草把料——勤倒勤添,一把草一把料地喂。搁上一把草,洒上一层料,有菜有饭地,它吃着香。你要是不管它,哗啦一倒,它就先尽料吃,完了再吃草,就不想了!牲口嘛!跟孩子似的,它懂个屁事!得一点一点添。这样它吃完了还想吃,吃完了还想吃。跟你似的,给你三大碗饭,十二个馒头,都堆在你面前!还是得吃了一碗再添一碗。马这东西也刁得很。也难怪。少搁,草总是脆的,一嚼,就酥了。你要是搁多了,它的鼻子喷气,把草疙节都弄得蔫筋了,它嚼不动。就像是脆锅巴,你一咬就酥了;要是蔫了,你咬得动么,——咬得你牙疼!嚼不动,它就不吃!一黑夜你就老得守着侍候它,甭打算睡一点觉。”
 
——汪曾祺《王全》
 
吃苦受累猴王不怕,但他受不了的是玉帝这种领导人的“轻贤”。对此以玉帝为首的官僚体系是很难理解的:“凡授官者,皆由卑而尊,为何嫌小?”面对决绝的年轻人,官僚体系计算了一下成本,觉得“剿不如抚”,给了猴王一个“齐天大圣”的title,相当于正厅级调研员。猴王也很受哄,“那猴王信受奉行,即日与五斗星君到府,打开酒瓶,同众尽饮。送星官回转本宫,他才遂心满意,喜地欢天,在于天宫快乐,无挂无碍……齐天大圣到底是个妖猴,更不知官衔品从,也不较俸禄高低,但只注名便了。那齐天府下二司仙吏,早晚扶侍,只知日食三餐,夜眠一榻,无事牵萦,自由自在”。大圣要的是社会地位与公众尊敬,现在也得到了。
 
但是年轻人不可能长期过这种养老生活,官僚体系也担心他“闲中生事”。派大圣管蟠桃园,是一种妥协。大圣明显也是想做事的人,“他等不得穷忙,即入蟠桃园内查勘……当日查明了株数,点看了亭阁,回府。自此后,三五日一次赏玩,也不交友,也不他游”。
 
养马就养马,种桃便种桃,大圣与阿Q一样,不挑活儿,真能做,也不计较收入。他就是忍受不了被人轻视、无视、敷衍。既然体制化社会不给他应有的重视,大圣就要通过反体制的方式来实现他的价值。
 
我们常常谈马斯洛层次需求,包括人类需求的五级模型,分别为:生理(食物和衣服),安全(工作保障),社交需要(友谊),尊重和自我实现。这种五阶段模式可分为不足需求和增长需求。前四个级别通常称为不足需求(D需求),而最高级别称为增长需求(B需求)。
 
马斯洛自己也承认,这五级需求的递增,并不需要全部满足低级需求,才需要高级需求。五个层次的需求可能是同时存在的。甚至,现代社会的年轻人群体中,增长需求可能会优先于不足需求——大圣就是这种情况,他对生活的物质要求很简单,但对“尊重和自我实现”就看得非常重,几乎成了他的逆麟。但这种需求与官僚体系的法则“由卑而尊”是相抵触的。因此在年轻人能量足够的情形下,巨大的冲突无可避免。
 
然而体制化社会是不理解也不在意孙大圣这样的心理需求的。所以如来跟大圣掰扯,还是在扯“年资”问题:
 
“你那厮乃是个猴子成精,焉敢欺心,要夺玉皇上帝尊位?他自幼修持,苦历过一千七百五十劫。每劫该十二万九千六百年。你算,他该多少年数,方能享受此无极大道?你那个初世为人的畜生,如何出此大言!不当人子!不当人子!折了你的寿算!趁早皈依,切莫胡说!但恐遭了毒手,性命顷刻而休,可惜了你的本来面目!”
 
对此年轻人当然会怼回去:“他虽年久修长,也不应久占在此。常言道:‘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流水不腐,社会保持活力的源泉之一,就是尊重创造力尊重能力,纯粹论资排辈,唯血统论,不僵化固化才怪。说到这儿,体制除了暴力镇压叛逆者,也没什么别的好办法。
 
◆课后算术题:玉帝多少岁?
 
129600*1750=226800000,两亿两千六百八十万年前,正是中生代的三叠纪(约距今2.5亿年-2亿年),地球生活着大量的爬行动物,代表食肉恐龙:腔骨龙、虚型龙;代表食草恐龙:板龙;水生生物代表:秀尼鱼龙。你说,玉帝有没有可能是什么龙?
 
◆底层与官二代之代
 
这四回中写得最精彩的场面是大圣与二郎神斗法。我们可以看成小镇青年与实力官二代的比斗。你看大圣变的形象,麻雀儿,大鹚老(鸬鹚),鱼,水蛇,都不是什么高贵的物种──不是他不会变,而是潜意识里的自我认同,更靠近这种随处可见的、食物链低端的物种。而二郎神随意就变幻出压制性的物种来对付大圣所变。
 
其中还有一个小细节,足以说明两神斗法的紧张程度:大圣变成的鱼,“似鲤鱼,尾巴不红;似鳜鱼,花鳞不见;似黑鱼,头上无星;似鲂鱼,腮上无针”,拢统说就是鱼里的四不像,故而被二郎神识破;但是,二郎神变的鱼鹰,也是“似青鹞,毛片不青;似鹭鸶,顶上无缨;似老鹳,腿又不红”,同样是一只四不像,同样也被大圣识破。我认为这个细节是说明战斗到白热化阶段,两人已经顾不上完美复制了,而是完成功能性用途便好。
 
最后大圣变成了花鸨,这是最低贱的物种,“花鸨乃鸟中至贱至淫之物,不拘鸾、凤、鹰、鸦都与交群”,道德品质不好。大圣居然不避变花鸨,要么是不懂物种里的价值高低,要么就是他不在乎──这些物种都暗示着大圣的底层出身。二郎神连压制性物种都不屑了,直接现出原身,一弹弓打过去。人类总是最高级也最自恋的物种,害虫益虫,都是根据人类利益作出的界定。
话题:



0

推荐

杨早

杨早

630篇文章 1次访问 2小时前更新

文化学者,作品《野史记》,正编《话题》系列丛书.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