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撩新017翻



乡里的圣人:颜元与明清思想转型》


出版时间:2021年9月

王东杰著

出版社:南京大学出版社




老中国基本是一个熟人社会,很多时候,互相认识的人之间几无隐私可言,而陌生的外乡人则全为异端(参看《叫魂》)。因此,想在外埠招摇撞骗相对容易(比如清末民国的上海滩“奸僧”本照,参见《元周记》),想在乡里做个圣人,却是很难很难的。


对照《乡里的圣人》主角颜元的生平,三章分别对应“乡里做圣人”的三重难关。


一是破亲情关。颜元在家族并不讨喜,放弃科举更是为父祖所不容。上天给颜元的机遇,就是突然有人告诉他:你是收养的,你爹早就离家出走了,你姓颜,不姓朱。──在茫然惶然的同时,颜元也就释然了。没有了血亲的羁绊,母亲早已改嫁,在伦理范围内,颜元只剩了一个早已离乡不知所终的父亲,这对于颜元打破心理大关,执己成圣,可以说省去了许多的气力。


二是破身体关。颜元显然是践行圣贤礼法的实干派,不是心口不一的道学家,而正是为养祖母服丧的全过程,让颜元体现会到“礼”制下身体的不适与受摧残。当然一心成圣的颜元并未从此走上五四式的反礼教之途,而是转向对“身心”关系的思考,将身体经验纳入到礼的践行中来,从而完成了他全面反对朱子学的理念构建。简单说,就是儒者也要德智体全面发展。


三是破世俗关。与朝廷功名加持的儒者不同,颜元要做的是王阳明的“愚夫”式圣人,就如他倾慕的孔子“处乡党”的面目:“大圣人杂于愚人而不惊,不自贤圣,不大声色……恂恂似不能言,俨然昌平乡中一乡人耳。”但“圣人”要获得关注与认同,也不能完全没有表演性,“装腔作势,迹近优伶”正是周边人众对颜元的评价。当然,随着时间的流逝,坚持一以贯之的颜元也赢得了不少追随者,他的后世声名,亦来自这些人的揄扬与传播,同时,很多士大夫包括康熙皇帝也会把颜元称为“疯子”——足见疯子与圣子,或许就是一枚硬币的两面



这里还要补充一个外在环境的变化:明末以来,“圣人”这个称号也跟当今之“大师”“大咖”一样,动辄被人用来称呼一些言行异于常人又让人心生敬(敬重或敬而远之)意的奇人。中国社会最后被称为圣人的,或许是武训,也可以是陶行知——他们二位,也基本上可以被称为“乡里的圣人”。



上周撩新


杨早新书




近期

TAN

TOP5


《读书》新刊 | 有我之史乘,无韵之长歌

被红军法庭审判的西方传教士
我为什么热爱鲁迅?
深阅读如此反人性,为啥我们还要提倡?
杨早:书房是我研究的具象化

话题:



0

推荐

杨早

杨早

630篇文章 1次访问 2小时前更新

文化学者,作品《野史记》,正编《话题》系列丛书.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