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撩新022翻

《上海卫生:中国保健之注意事项》

出版时间:2021年9月

作者:[英]韩雅各(James Henderson)

译者:赵婧

出版社:中华书局

页数:180

据说最近“沪吹”很多,主要是针对上海领先于全国的防疫机制。不过,如果时光倒退100多年,上海在西方人眼中,还是可怕的容易有生命之虞的异域──“冒险家的乐园”不是白叫的,首先是冒险,其次才是乐园。而所有的冒险里,身体的冒险是第一位的

我在《元周记》里写过1912年的瘟疫纪事。当年上海爆发了霍乱,而且主要发生在公共租界,各巡捕房的警察探长,死了十多人,连总巡捕房一名“三道头”(三道杠的高级警官)西洋人也染上了霍乱,被送往工部局医院。各国来沪水手,染疫死亡的,也已经有数十人之多。但这一年的霍乱惨烈程度,大概及不上1938年的大霍乱,上海闸北,被西方媒体称为“水中含病菌之多,为全世界之冠”。

《上海卫生》这本书出版于1863年,由英国医生韩雅各撰写。他在《引言》里抱怨“《卫生准则》就像宗教与道德的要点一样,大部分人都承认它,但是几乎所有人都违背、遗忘或忽视它”。作者不得不谆谆告诫那些远渡重洋来到上海的欧洲人:“没有什么比眼看着一个人因病不起甚或客死他乡,更令人感到悲哀的了。一个人的健康就是其最大的财富,没有健康,财富有何用?一个人会努力积攒财富,难道不该为保持自己的健康和拯救生命做些什么吗?”这种提醒的直接触因,大概是西方侨民在上海租界的高死亡率,比如1862年,上海死亡的欧洲人多达1600人,而韩雅各医生认为,如果措施得当,其中的1000人应该是可以活下来的。

韩雅各医生从各方面论述欧洲人上海应该怎样保护他们的健康,包括食物、饮料、运动、衣物、沐浴、排汗、痱子、肝脏、睡眠、热情──最后这个让人疑惑,仔细看过感觉他指称的可能是“欲望”,对享乐的贪欲,所以结论是“只有当每一种热情都被征服,并且完全被意志所控制时,才有真正的幸福”。这不能不让人想到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的某种关系,哈哈。

这本书只能算一本小册子,但是里面有很多我感兴趣的叙述,包括上海周边等地的气候、城市化程度与卫生水平,还有医院就诊人数,以及他们主要都患有哪些疾病。书前还有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医学与历史》作者高晞撰写的长达43页的《导论》。这种不厚却含量丰富的著作,是我的最爱。

 

话题:



0

推荐

杨早

杨早

630篇文章 1次访问 2小时前更新

文化学者,作品《野史记》,正编《话题》系列丛书.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