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三打白骨精”是《西游记》第一名场面,它集合了众多好莱坞商业大片元素——变形与欺骗、饥渴与诱惑、忠诚与背叛……等等。由于人物形象鲜明,也容易被用作隐喻,“千刀万剐唐僧肉”(郭沫若)、“僧是愚氓犹可训”(毛泽东)将唐僧钉在千古《西游记》耻辱柱上。

◉上海木偶剧团的木偶剧:孙悟空三打白骨精

我的阅读经历则相反,对那个又勇猛又悲情的孙悟空,从粉转路、路转黑,反而对凡人唐僧,有了越来越多的共情。

孙悟空内心一直看不上唐僧,他仗以成名的武力高强、刻苦忍耐、无私无惧,唐僧都表现得相当“差”,这样一个人,凭什么当俺老孙的师父?孙悟空的人设是赤子(小屁孩),是没有情商可言的。所以不管是不是师父,“脓包”“不济事”总是当面背后挂在嘴边。2012版《西游记》电视剧里加了一个有点拙劣的桥段来表现这一点——孙悟空归化后,说师父不如咱们一起飞往西天?唐僧说我不会飞。不会飞?不会飞?孙悟空像见到外星人一样无法理喻,他可能觉得,你能当我师父,你不会飞?就一直一直纠结这个问题——这段表演让孙悟空有点像智障人士,但是内中的含义就是这样——你这个德不配位的肉眼凡胎,我们不是门当户对,我觉得我可以找到更好的。

◉第27回 尸魔三戏唐三藏 圣僧恨逐美猴王。《陈惠冠新绘全本西游记》053

取经小组是一个不以共同价值观为纽带的群组,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才不会在意博施济世普度众生,他们只是想逃脱惩罚“修成正果”。唐僧虽然是名义上的群主,但他颁布的群规,比如“不准杀生”根本无人遵守。限于取经游戏的规则,倒是没人想篡位以代,但是真心尊重、令行禁止,呵呵,不存在的。

请代入唐僧的角度想一想:他不够忍这帮徒弟吗?你们要喝酒,就喝吧,我自己不喝就是;你们不念经,老衲自己念就是,不强求——唐僧刚收这些徒弟时,不是后来这样没有期待的。“三藏欢喜道:‘也正合我们的宗派。你这个模样,就像那小头陀一般。我再与你起个混名,称为行者,好吗?’”三位徒弟,明明已经自有法名或观音起了法名,唐僧为何还要给他们一一赐名?无非是要确立“师—徒”的传道体系。

◉第14回 心猿归正 六贼无踪。《西游记图册》,明 无名氏绘,绢本设色,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可惜的是,并无一个徒弟理会唐僧想传的“道”。这帮逆徒,成天叽叽咕咕,就是想着早日到达西天,完成任务;又时时嫌便宜师父唐三藏是个拖累、弄得大家捱苦捱难,那副德行,跟那些老油条的导游一个样。《西游记》书中只是多处显写悟空的心态,可是另外两个能好到哪里去?且看悟空被逐之后,唐僧被黄袍怪抓了又放、饱受惊吓,也没见八戒沙僧安慰师父两句,“你看他两个哜哜嘈嘈,埋埋怨怨,三藏只是解和。”总的来说,因为武力值不行,唐僧在取经小组里处于食物链最底端,日常只有他被怼、受气的份儿。说什么王权富贵,说什么戒律清规?嗟乎!师道之不传久矣!

唐僧也不是傻子,难道不知道没有徒儿们尤其是孙悟空保驾护航,他想去西天千难万难?但是,唐三藏同志他也是人啊,他经历过双叉岭同伴被吃的修罗场,他无数次从妖精的嘴边灶上间不容发地逃离,尤其是天天被徒弟们PUA,我严重怀疑唐僧早已患上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

◉第27回 尸魔三戏唐三藏 圣僧恨逐美猴王。《绘本西游记》,日本江户时代浮世绘刊本,1初编,大原东野、歌川丰广插画088

“三打白骨精”成了冰冻三尺之后的爆发点。其实一开始唐僧对白骨精是充满怀疑的,看他如此饥饿,却始终“不肯吃”“只是不吃”。制造危机是猪队友(真的猪队友)。悟空赶来,说这是个妖精,唐僧心里是信了一半的,但是长期被大徒弟PUA产生的逆反心理,让他反而要拧着说这是女菩萨,是好人。

事情至此已经不大好收拾,但还有挽回的余地。让局势彻底崩坏的,是孙悟空的另一番说话。

◉86版电视剧《西游记》剧照

在判断妖精问题上,孙悟空采取的是父母式的大包大揽,自己说了算,从来不给别人表达异议的余地。而据研究者统计,孙悟空在《西游记》识别神仙妖精变形的成功率仅为58%。这样一个刚愎自用又屡屡出错的“领导者”,真的就让名义上还是上级的唐僧服气吗?我瞧八戒沙僧都很难说。天生骄傲的石猴,没有学过逻辑,凭着市井养成的直觉,祭出了辩论时最忌讳的一招——诛心,又叫动机论:

行者道:“师父,我知道你了,你见他那等容貌,必然动了凡心。若果有此意,叫八戒伐几棵树来,沙僧寻些草来,我做木匠,就在这里搭个窝铺,你与他圆房成事,我们大家散了,却不是件事业?何必又跋涉,取甚经去!”

这句话说出来,取经小组内部的舆论场就破碎了,渣都不剩。书中写三藏“哪里吃得他这句言语,羞得个光头彻耳通红”,他羞什么?惭什么?难道唐僧真的看上白骨精了?开玩笑,唐僧连斋饭都不肯吃她的。唐僧真正碎裂的原因是:一路走来,他对自身能力的自信已经被孙悟空打击得一无所有──孙悟空像一个工业党,逮着一只文科狗使劲问:“你干啥了?是造出原子弹了还是实现工业化了?你对社会有啥贡献?”这种诘难,鲁迅都百口莫辩,何况唐僧?

唐僧唯一的精神支柱,是他西天取经的虔诚与坚定,天日可表,世所共钦。一路上不知有多少人想劝他回转大城市长安,或是斟满美酒把他留下来,唐僧从未动摇,这也是他仅存的骄傲。但现在,连自己的徒弟都在怀疑自己因为妖精美色动心,准备放弃西天事业!

◉电影《大话西游》剧照

我们不要忘了,白骨精是乘孙悟空化斋的空当来骚扰唐僧。她带来的斋饭都是蛇虫蛤蟆变的,不能吃。而孙悟空一回来就忙着杀妖,也不曾将讨回的斋饭给师傅吃。可怜老唐肉身凡胎,他经不起饿呀!饥饿中的唐僧已经处于低血糖状态,情绪完全控制了他,自毁倾向爆发了。他在赌气,也在不知道向谁证明什么,他怒目瞪着那个讨厌的猴子,喊出了一句想说很久的狠话——

“我命在天,该那个妖精蒸了吃,就是煮了,也算不过。终不然,你救得我的大限?你快回去!”

喊出这话,唐僧是动用了他最后的一项群主权利——踢人。第一次只是严重威胁,第二次唐僧已经心灰意冷,“你是个无心向善之辈,有意作恶之人,你去罢!”反问句改了感叹句,情感烈度降低,但决绝度上升了。

◉第27回 尸魔三戏唐三藏 圣僧恨逐美猴王。《鼎镌京本全像西游记》明 吴承恩著 华阳洞天主人校 明代杨闽斎刊本

不普通的男猴孙悟空此时仍然处于过分自信状态,完全听不见唐僧内心的怒吼。第三次打白骨精时,他有过犹豫,但自信让他认为自己仍然是对的,对的事为什么不去做?女人,不,师父嘛,哄回来就是,“就一棍子打杀他。师父念起那咒,常言道,虎毒不吃儿。凭着我巧言花语,嘴伶舌便,哄他一哄,好道也罢了”。真的吗?

唐僧第三次赶他走,悟空还是老方子:一是威胁,我走了你没人可用(第一次用过了);二是要挟,要我走先把紧箍儿摘了(第二次用过了)。这次唐僧是真死心了,“发怒”“越添恼怒”不是因为再三打死人,而是这个徒弟那种挟功自重的态度,赵构杀得了岳飞,崇祯杀得了袁崇焕,我就赶不得你这泼猴?写下一纸贬书,就是断绝师徒关系的法律证据,再看诀别言语:

“猴头!执此为照,再不要你做徒弟了!如再与你相见,我就堕了阿鼻地狱!”

堪比郑庄公那句“不及黄泉,无相见也”,这两句誓言虽然后来都被违背了,但起誓当下,发誓人都是认真的,何况唐僧还在忍着低血糖写贬书!

◉第27回 尸魔三戏唐三藏 圣僧恨逐美猴王。《鼎镌京本全像西游记》明 吴承恩著 华阳洞天主人校 明代杨闽斎刊本

“三打白骨精”这段历史留给我们几个教训:

(一)尺有所短,寸有所长,不要用自己的长项羞辱合作伙伴(尤其是长辈)的短板;

(二)讨论问题就事说事,不要诛心,不要动机论阴谋论;

(三)不要在低血糖的时候吵架,天大地大,吃饭最大。

(原载于《北京青年报》2023年8月21日)

 

话题:



0

推荐

杨早

杨早

644篇文章 33天前更新

文化学者,作品《野史记》,正编《话题》系列丛书.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