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无语转发。
原文地址:姑姑的晚年作者:云儿

姑姑今年82岁了,是父亲家里的大姐,父亲家有三个孩子,爸爸排行老二,叔叔是最小的孩子,父亲叔叔走了以后,姑姑就是父亲家我唯一的亲人了。

57年父亲因为患病离开了任教北京师院回到了四川,准备回乐山与奶奶相伴。途经成都的时候,被在成都工作的姑姑强性留在了成都。给爸爸租了房子并在街道生产组找了一份剥云母片的工作让爸爸安顿了下来,如果没有姑姑我想也就没有爸爸后来重返大学讲台,也就没有后来的一切了。对此我一直心怀感激。尤其是在文革的岁月里,父母关进了牛棚,是姑姑每天骑着车带着我从遥远的成都远郊的火车东站到城里上班,于是和姑姑的感情更加亲近。

姑姑是在解放前夕带着刚生下的表姐从吉林回到乐山的,表姐是个遗腹子,父亲在四平战役后患肺痨去世了。姑姑进了纱厂做了一名女工,后来因为表现出色成了三八红旗手,省城组建四川省百货供应站把姑姑调到了成都,把年幼的表姐留给我的奶奶照顾。

姑姑的泼辣与能干很快就做了单位的供销科长直到退休。退休以后为了帮衬表哥一家,利用过去工作上的一些资源做起了小百货批发,日子倒也红火。鼎盛时期家里雇了三个保姆买菜做饭,表哥表嫂守着有钱的姑姑自然日子和睦。看着生意走上了正轨,姑姑也就把店给了下岗在家的表哥表嫂打理,自己回家带孙子。到了年底盘点才发现不仅没有赚钱,还把这些年的赚的20万全部亏空,并欠下了3万元的货款。原来一生懒惰的表嫂到店里就是打牌,出货都是让小工自己去库房提货,于是小工总是出一件货拿2件货转手倒卖换成钱进了自己的腰包了。

俗话说有钱的妈妈好做,没钱的妈妈难当。姑姑开始东拼西凑的再弄了一些钱,重新在我们医院旁的河边找了一个简易活动房重新开店。70岁高龄的姑父一生清高,但是为了减轻姑姑的负担居然自己充当了小工的角色,帮姑姑守店搬货。每天从医院下班看着两个70几岁的老人在寒风里烈日下守店搬运,我真的是觉得儿女不孝。辛劳伴随着不幸,在一个烈日里守店的姑父在不堪重负突然倒地,送进我们医院仅仅对医生说出我的名字就永远地走了,姑姑再次成为了寡妇。姑姑因为姑父的离去悲伤地关掉了小店。

60岁的叔叔突然被诊断为肝癌晚期,姑姑去乐山照顾重病的叔叔,半月后叔叔离开了我们。姑姑和我一起回到成都,回家才发现表哥表嫂已经把姑姑居住的那家房子拆掉了变成了套房的一个大客厅,于是套三的房子变成了套二,表哥表嫂一间,侄子一间,居然让姑姑在客厅每天铺折叠床睡觉。

寒心的姑姑去单位一个同事家做了保姆,当时在美国的我听了简直恨不得去把表哥表嫂一顿暴殴,于是给父亲电话让父亲去管教这个不孝之子,父亲说姑姑是妈妈她自己愿意把房子给儿子,舅舅也不好说。

想到这位曾经的团长太太,这个曾经使用过三个保姆的70多岁的老太太现在居然去别人家做保姆感到异常心疼。回国以后便去姑姑做工那家给主人辞工,那家主人看着开车去接姑姑的我觉得很诧异,带着满脸的疑惑还是爽快的结清了工钱,从此姑姑与我生活在一起。

这时姑姑已经患了白内障,眼睛几乎看不见了,先生带着姑姑去医院做了手术并换上了当时最好的人工晶体,眼睛复明的姑姑不甘寂寞,开始每天忙于给我们做各种美味的饭菜,甚至白天没有事情的时候给瓜子去壳,然后放在书桌上等女儿放学回来享用。我不习惯让大人为年轻人忙碌,于是反复叮嘱姑姑等我回家来做饭,我更不想让别人觉得我把姑姑弄回我家做了保姆。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自己的父母都没有放在身边照顾,把姑姑放在身边,自然家人也有了一些闲言碎语。姑姑于是给我提出她去青城山租个农居自己生活,为了平衡许多的关系我违心地答应了姑姑的请求。送姑姑到青城山脚下的农居,看看居住环境还过得去,空气十分清新,同时房客里有很多是成都退休了的老人在这里养老,也就同意了,给老板付了一年的房租留了一个小灵通给姑姑我就回了成都。当时的心情很复杂,我不知道这样做是否妥当。

去年512大地震,姑姑居住的农居变成一片废墟,电话给农居的老板说没有人员伤亡,但是老人们都搬走了不知去向,姑姑的小灵通也再也无法打通,找不到姑姑的下落心里总是有隐隐的担忧与牵挂,先生也一直念叨着如何想办法联系姑姑。

今年春节前夕终于接到了姑姑的电话,原来小灵通坏了她换了手机,怕打搅我就没有和我联系。给我电话说她现在重新租了一处农居,我问她春节在哪里过,她说自己一个人在青城山过。平时那些房客这时也回成都与儿女团聚了,那里除了房东就只剩下姑姑一个人,心里一阵酸楚。我说你来我家过年吧,姑姑说算了不给你添乱,我现在血压高不想出门,我还是过年后来看你们吧,我让她去表姐家她表示坚决不去。临近春节我妈妈突然病危住院,也就顾不得姑姑了,春节过后再次和姑姑失去了联系。给表姐电话,表姐说和姑姑已经一年多没有联系了,母女两形同路人。

后来堂妹来成都想接姑姑去乐山小住也未能如愿。前不久姑姑又来了电话,听说女儿将要远渡重洋,立即表示要给女儿2500元钱让女儿买些日常用品,让我给她地址给我汇钱,我立即说我来看你吧,不要汇钱了。这些天成都下了场透雨凉快了不少,我们今天一家三口便驱车前往青城山看望老人,知道这次给钱是不现实的了,于是买了米面油盐鸡蛋牛奶等生活用品带给姑姑。姑姑在公路上大老远地就看见了我的车,使劲地叫着我的名字,看着红光满面的中气十足的姑姑让人感到放心了不少。

姑姑给女儿说我上大学的时候想到我是教授的女儿就没有支助我,后来大学毕业的时候看见我穿着一条3元钱的布裙子和一双洗得发白的布鞋心疼不已,一直很愧疚,这次无论如何要对女儿表示一下。还说本来可以多给一些,但是上周她28岁的孙子才从她那里拿走了7千元。一个春节都不去接奶奶回家过年的孙子居然好意思去要钱,和他爹妈一样的不孝之子!想着她那个她一手带大的破孙子心里就来气。

姑姑坚持要请我们到馆子吃饭,并要我们点菜给女儿践行。姑姑一边吃饭一边叮嘱我注意身体,晚饭以后要和先生出门散散步到处走走,吃点水果,女儿一边听一边偷笑,我说笑什么?女儿说我简直无法想象我妈和我爸一起散步的画面,这辈子都没有看见过我爸我妈走在一起。

我们把买来的食品给姑姑搬进了她现在居住的小院,这个院子就在青城山牌楼的旁边,整洁而清净,院子里有棵黄桷树,所以取名黄桷大院,姑姑住在二楼,有独立的卫生间和厨房,卧室有30平米,冰箱彩电洗衣机等家具齐全。屋子被姑姑收拾得一尘不染,一年房租才2200元,我简直觉得太值了!

我们该返回成都了,看着这个对我一直慈爱有加已经头发花白的姑姑,看到这个儿孙满堂却一个人住在农家的姑姑,心里那丝悸动又涌上了心头。

[转载]姑姑的晚年

 

[转载]姑姑的晚年

 

[转载]姑姑的晚年

 

[转载]姑姑的晚年

 

 

 

话题:



0

推荐

杨早

杨早

630篇文章 1次访问 2小时前更新

文化学者,作品《野史记》,正编《话题》系列丛书.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