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早 > 创业者杜十娘,才是掌控全局的那个人

创业者杜十娘,才是掌控全局的那个人

 
有关杜十娘,同学们是这样说的,重温一下:
 
戏里戏外的女生都追问着共同的问题:为什么爱情会变质?什么才能让爱情永恒?这就是爱情里的哥德巴赫猜想。
 
是美丽吗?杜十娘身为一代名妓,冠绝群芳,李甲却为了上京赶考的费用把她卖作他人妇,杜十娘为此怒沉百宝箱。(陈童)
 
杜十娘身处的社会背景正是明代资本主义萌芽时期,商品经济发展,金钱和利益在社会生活中的地位越来越重要。如果我们不考虑主人公行为以外的所有细枝末节,将杜十娘的故事结构简化到最简状态,故事的关键其实就在于三处转折,第一个是杜十娘从百宝箱拿出一百五十两使得李甲筹得赎金,第二处转折在杜十娘拿出二十两使得出行顺利,第三处在杜十娘散尽百宝箱宝物,投江自尽。我们发现导致这一系列转折的核心设置就是百宝箱。百宝箱就是物质、金钱的象征,杜十娘想求得一份美好、真挚的爱情,而她之前一直向李甲隐瞒百宝箱的存在,其实因为这个原因。可是,在以利之上的社会里,杜十娘的爱情被物质所打败,她对爱情的设想完全破灭了,所以她最终选择散掉宝物投江自尽。(张宇帆)
 
杜十娘的百宝箱和冷冰的相机初衷都是希望用来保障爱情长久的,从这个动机上来看,爱情与金钱(物质)本来不是互斥的,但具体到人物的关系上,二者又形成了一个非此即彼的选择结构,以此来考验人们为爱情赋予的忠贞、执着、付出等意义。无论从金钱还是感情投入上说,杜十娘和冷冰都是爱情的供养者,最终她们也失去了爱情。其实,人们在面对爱情与金钱的选择时,并非只是完完全全地陷入了“爱情-金钱”的二元选择之中,影响选择的因素是综合的,只不过人们的选择可以折射出人性的虚实、价值观的偏倚,比如男导演说杜十娘的李甲是性格悲剧,也就是说不是金钱威胁了他对杜十娘的感情,而是金钱暴露了他的无爱。在这里,金钱是利器,它替真相抹去滤镜。(彭江河)
 
今日说法
 
相比之下,杜十娘的故事是最古老的,但反而是最完整,最复杂的故事。
 
作为一个人身不自由的妓女,杜十娘的命运置身于镣铐之中。要挣脱这付镣铐,不可能一蹴而就,而是需要先换一付好一点的镣铐。
 
杜十娘想嫁李甲,是因为鸨母“贪财无义”。然而杜十娘“自十三岁破瓜,今一十九岁,七年之内,不知历过了多少公子王孙”,她怎么可能看不出李甲“忠厚志诚”后面软弱怯懦的一面?
 
所以杜十娘一直在测试李甲。杜十娘要嫁李甲,鸨母索价三百两,这就是李杜二人新生活的启动资金。以她的手面,三百两纹银何足道哉,但她偏偏只拿出一百五十两,明明知道李甲阮嚢羞涩,仍然坚持让李甲去自筹另外一半,这是对李甲人脉、魄力的初步考查。李甲碰到了一个为杜十娘感动(明星居然自带资金进组!)的柳监生,为李甲借到了另一半身价。
 
在跟鸨母谈判的过程中,也是杜十娘全程出面,以自尽相威胁,才迫使鸨母同意十娘离职,不,嫁人。李甲在此过程中,全程傀儡。
潘虹饰演的杜十娘,看上去是不是有点像春三十娘?
 
我们仔细读这个故事,会发现杜十娘全程都有详细的谋划。身价银她只出一百五十两,离开青楼后又只给李甲二十两作为路费。李甲说去柳监生家借宿,十娘不同意,要与各姊妹谢别,目的其实是转移资产——十娘后来说得清楚:“妾风尘数年,私有所积,本为终身之计。自遇郎君,山盟海誓,白首不渝。前出都之际,假托众姊妹相赠,箱中韫藏百宝,不下万金”——《阿Q正传》里赵老太爷辛亥革命时寄放在亲戚家的箱笼被人打劫,杜十娘的寄存倒能安然无恙,说书人还是相信“仗义每多屠狗辈”。
 
巨额资产收回,十娘给李甲的路费补贴,仍然只有五十两!对照前面十娘给彷徨无计的李甲出的主意“不若与郎君于苏、杭胜地,权作浮居。郎君先回,求亲友于尊大人面前劝解和顺,然后携妾于归,彼此安妥”,这完全是“又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这才会有后来的孙富进言,“公子自知手中只有五十金,此时费去大半,说到资斧困竭,进退两难,不觉点头道是”——倘使杜十娘一开始就告诉李甲,咱手里有一辈子花不完的钱,你只管十年廿年地跟家里耗,李甲又何至于为了一千两银子卖掉十娘?
 
青楼这种地方,是人情世故最好的学堂,要说杜十娘七年本科加硕士,连自己从良后的各种可能性都没有考虑周全,还搞出这么大的乌龙,很难让我这种腹黑男相信。
 
整个故事只有一个解释,李甲是杜十娘找的名义上的创业伙伴,实质上的白手套,杜十娘在万千公子中挑上他,是因为他老实,但老实又是无用的别名,因此借李甲之名脱离青楼以后,就进入了李甲的试用期。
 
当然李甲的忠诚度完全不合格,一千两银子就将杜十娘出卖了。所以杜十娘痛斥他:“将润色郎君之装,归见父母,或怜妾有心,收佐中馈,得终委托,生死无憾。谁知郎君相信不深,惑于浮议,中道见弃,负妾一片真心。”
 
这段话,可信。如果李甲能够做到贫贱相依,不惜为了十娘与家庭相抗,那么杜十娘嫁给他,不管有没有爱情,托付终身是可行的。十娘的财富,足可保证二人终身安乐。
 
不过我不相信十娘没有算到李甲很可能靠不住。靠不住的李甲是没有价值的,但是杜十娘名分上终究是李甲的妾。有人问过杜十娘能不能靠出示百宝箱让李甲回心转意,两人重归于好?这也不是不可能,像《金玉奴棒打薄情郎》就是这样的结局。在这个关键点上,要看杜十娘自己的选择。
 
杜十娘选择放弃,这很可以理解。从头到尾,她都是掌控全局的那个人。她可不像金玉奴那样,虽然是乞丐头儿之女,却是从小锦衣玉食,也相信从一而终。从前面杜十娘的行为逻辑与思维模式看,她不可能是一遭男人背叛就轻生捐命的纯情女子。
 
如果十娘是一个纯烈女,她听说李甲卖了自己,就该投江明志,然而并没有,十娘打扮艳丽,在两船之人面前,痛斥孙富,怒怼李甲,抛洒财物,最后才抱着百宝箱跳入江中。
 
这出真人秀拿捏之精到,效果之良好,跳江之前,“众人聚观者,无不流涕,都唾骂李公子负心薄幸。公子又羞又苦,且悔且泣”;跳江之后,“旁观之人,皆咬牙切齿,争欲拳殴李甲和那孙富”。李甲孙富虽逃得性命,一个终日愧悔,得了终身不治的抑郁症,一个大病一场,活活被幻想中的十娘索命吓死了。
 
十娘这样的狠辣角色,处处算得到做得出,她怎么可能跳江一死了之?她一定还有后手。至于后手是什么,是江中埋伏高明水手?还是十娘自己水性高强?留下很多开脑洞的空间。
 
明代的读者看《杜十娘怒沉百宝箱》这一篇,跟书中的“旁观之人”一般,爽点在于杜十娘出示百宝箱的“打脸”,“今日当众目之前,开箱出视,使郎君知区区千金,未为难事”。而之所以演这么一场戏,是要为杜十娘的摆脱李甲,提供某种道德合法性,“妾椟中有玉,恨郎眼内无珠。命之不辰,风尘困瘁,甫得脱离,又遭弃捐。今众人各有耳目,共作证明,妾不负郎君,郎君自负妾耳”。
 
追求爱情、苦命遭弃的青楼烈女,只是杜十娘当日的人设。我们今日重读《杜十娘怒沉百宝箱》,不当停留在这种简单的表象,而可以看到杜十娘的独立与不甘,不依靠他人,把握自身命运的顽强努力,以及对世故人情的洞知。此篇出自《警世通言》,编者应有自己的怀抱。
 
返观现代戏与戏外戏中的现代女子吴芊芊与冷冰,她们面对的镣铐是什么?冷冰去找前男友拿回相机时有一段独白,将“爱情”视为自己唯一的救赎, 一旦失去了爱:
 
“我要成为一名妻子,要永远的守候在丈夫的身旁,给予他工作之余的体贴,脆弱时的安慰,默然相对时的爱抚。我要成为一位母亲,生命的意义只剩下照顾儿女,陪他们玩闹,送他们上学,照顾他们长大,看着他们离开,然后在苍白的回忆中渐渐老去。”
 
没有爱情的生命多么可悲……但这是必然的吗?
 
杜十娘这样一个明代女子,映照出后两个故事里现代都市女性的单纯与软弱。杜十娘是在不能不靠男人的时代,做到了掌控自己的命运;冷冰与吴芊芊是在可以不靠男人的时代,一直依赖着虚无如烟的“爱情”——难怪早叔常说,女性成长阅读别光看童话与言情小说,多看看清末民初的狭邪与黑幕,不容易上当。
 
难怪剧名叫做《杜十娘的哥德巴赫猜想》,杜十娘提出的“女性如何独自掌握自己命运”的难题,到现在也少有人能解开。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