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6年11月23日 18:32

大家好,我不是潘金莲,我是贾平凹刘震云冯小刚共同尊奉的牛先知

大家好,我不是潘金莲,我是贾平凹刘震云冯小刚共同尊奉的牛先知
  一部《我不是潘金莲》,最大的教训就是:不相信政府没关系,不相信群众没关系,不相信自己也没关系,但是要相信牛。
  第一次李雪莲来问我该不该告状,我表示不行。她不信,结果县里市里,告来告去告不赢,还把秦玉河的话逗出来了,成了潘金莲。
  第二次是十年后,李雪莲又来问我该不该告状,我表示不行。这次她信了。但是法院的王公道和县长郑众都不信,市长马文彬也不信。王公道还说李雪莲拿牛说事是奚落人。
  结果呢?结果搞得很大,市长发了好几次脾气,县长两天两夜没合眼,院长和干警在北京堵了李雪莲半个月。
  花了那么多经费......
阅读全文>>
2016年10月18日 14:17

《我爱我家》为什么不是家庭剧

说《我爱我家》不是家庭剧,很多人大概都不太同意,因为标题有“家”嘛,片头还写着“献给94国际家庭年”。
 
其实那都是噱头。
 
明里写家,其实非家,这在美国情景喜剧也有这么一路。我当然不是说《摩登家庭》或《家庭战争》,以前在明珠台看过一部深夜剧,名字忘了,一家人,父母儿女,都有奇葩,互相之间除了互相利用互相坑害一致对外,就没什么别的关系了。
 
《我爱我家》之所以经典,不是因为写家庭写得好,剧里面那样的家庭关系,在现实生活中,尤其在1990年代的中国现实里非常少见。正如我回复读者所说,《我爱我家》的意......
阅读全文>>
2016年09月26日 14:55

从天而降的面包

从天而降的面包

这本书的责编曾诚给我寄这本书时,附了一封信。信里说:

“过了很久,才做出一本我自己认为值得向阅读邻居推荐的书。这本小书体现出的博大心灵,特别是伟大的父爱,不是自传或大屠杀这个题目所能体现出来的。”

《幸运男孩》的作者伯根索尔教授1951年起定居美国,后来担任过美国驻海牙国际法庭法官。不过,《幸运男孩》2007年首先在德国出版——这不是作者特别的安排,而是美国和英国的出版商们不止一次地说:“关于大屠杀内容的书卖不出去。”

这件事很让作者困扰:在讲英语的国家中,有一些出版商断定,关于那次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人间悲剧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了,这些内......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11日 16:24

王小波,我唯一信任的当代作家

王小波,我唯一信任的当代作家

未能免俗,今天这个日子发一篇谈王小波的旧作。

这十九年,恰恰是我操持文字操练思想慢慢成熟的十九年。

现在都喜欢讲情怀,我可是偏执的认为:如果回首当年有负初心,现在要靠买一份怀旧安慰自己,那不叫情怀,叫卖呆。

逝世十九年后还在铭记,还在怀念,这些铭记和怀念,不能用来说明王小波的好,只是被人拿来证明自己还没被生活彻底打垮。


我唯一信任的当代作家

很少偏爱一位当代作家,原因是没有人让我全面信任。比如,我信任王安忆的文字,不信任她的史识;我信任莫言的奇想,不信任他的思想;我信任余华的布局,不信任他的格局;我信任王朔的聪慧,不信任他的品......

阅读全文>>
2016年03月17日 10:12

谁害了鲁迅:许广平?还是上海?

谁害了鲁迅:许广平?还是上海?
3月14日(周一)下午,去参加了《〈大先生〉新闻发布会暨开票仪式》,喝,那叫一个群贤毕至少长咸集。

阅读全文>>
2016年03月03日 09:33

盘点 | 你们都低估了《三打白骨精》

盘点 | 你们都低估了《三打白骨精》
  有家媒体的编辑问我春节阅读了什么书。我很抱歉地回答他什么都没读。春节是读书的好时候吗?

或许吧。有一位DIAO计划的订户问我说:怎么一本书都没见着?我说DIAO计划三月份才开始啊。她遗憾地说:本来希望在春节刷书的。(厉害!)

我真是一本书没读,只看了一部840万字的官场小说……这个不是重点,今天想说的,是2016年1月和2日,我一共看了26部电影。

阅读全文>>
2016年03月02日 11:27

女人能否上桌,不仅仅是农村的问题

女人能否上桌,不仅仅是农村的问题

“女人能不能上桌吃饭”的争论一出来,我身边的一些女性朋友都快疯了,完全理解不能——既无法理解这种“陋习”为什么还能存在,也无法理解为什么会有不少人为之辩护。

其实,换一种立场,很容易理解辩护者的思路。我们知道,中国传统社会基本可以用费孝通提出的“差序格局”来概括。差序格局的特点,包括确立家庭中心,维持秩序的力量不是法律而是人际关系,实行“长老统治”等等。我们观察“女人不能上桌”的实例,确实可以从中看到差序格局的运作机制。

费孝通《乡土中国》提出的“差序格局”概括力很强,可以帮......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24日 14:35

“年味儿淡了”悲哀吗?

“年味儿淡了”悲哀吗?

“年味儿淡了”几乎是近年逢春节必提起的话题。说得多了,似乎也成了共识。虽然不同年龄层、不同地域对“年味儿”的理解不尽相同,但在怀旧的情绪与“传统”的大旗下,扫房、请香、祭灶、封印、写春联、办年货、放鞭炮、拜财神……这些仪式都被归到了“年味儿”的范畴。

“年味儿淡了”是一件悲哀的事吗?我宁愿将其视为社会转型期的必经之痛。与其说我们失去了“年味儿”,倒不如说,“年味儿”正在重新被定义中。

1912年1月1日中华民国临时政府确定使用公历,南北议和后,双方商定:“各官署改用阳历,仍附阴历,以便核对,民间习惯......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16日 09:07

悼念孔飞力:《叫魂》是一本众书之书

悼念孔飞力:《叫魂》是一本众书之书

著名汉学家孔飞力2月15日去世。他的代表作,也是对中国影响最大的著作是《叫魂:1768年中国妖术大恐慌》,阅读邻居第11期讨论过这本书。可惜记录稿不在手边,先发一篇从前写的短书评。

美国汉学家孔飞力1990年推出了奠定其史学地位的著作《叫魂:1768年中国妖术大恐慌》。1999年大陆初版,2012年再版,仍屡屡名列学术图书排行榜前茅。

如果说,1999年《叫魂》的一度流行,与是年的反邪教热潮有关。2012年《叫魂》再度触动人心,却更让读者体会其恒久的魅力。《叫魂》囊括了成书之止几乎所有的清代中期研究成果,堪称一本“众书之书”,而迄今未面世的清宫档案更是作者的独家材料。孔飞力不局限......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12日 00:37

在红包里,读懂中国

在红包里,读懂中国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09日 22:18

早说啊 | “农民工”这个称呼是歧视吗?

早说啊 | “农民工”这个称呼是歧视吗?

杨早

分享:熊丙奇:"1张考卷决定未来"对贫困生农村生真的公平吗

http://m.caijing.com.cn/article/49354?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

阅读全文>>
2016年01月24日 12:00

2016,成立一个阅读共和国

2016,成立一个阅读共和国
阅读全文>>
2016年01月21日 20:11

2015年阅读邻居年度五书揭晓

2015年阅读邻居年度五书揭晓
作者:邱小石/杨早
 

阅读全文>>
2016年01月15日 15:03

我的祖父

我的祖父
 
 
阅读全文>>
2016年01月09日 23:31

早说啊 | 跑题啦!新年愿望,怎么就变成女神讨论了呢?

梅子酒:本周五“早说啊”话题:2016年最想达成的心愿。大家都说说吧,截止时间:8日上午9点

阅读全文>>
2015年12月31日 22:04

已阅·2015 | 我的十大佳片

已阅·2015 | 我的十大佳片
戴新伟2015年读了111本书,冉云飞读了130本。读书我比不了他们,比比看电影吧。戴爷观影数不详,冉云飞看了14部。

我看了——103部!

以每部片平均两个小时算,206小时。《康熙来了》每年录260个小时。

阅读全文>>
2015年12月31日 09:33

已阅·2015 | 我的十大好书(下)

已阅·2015 | 我的十大好书(下)
2015年末,回顾这一年读过的书,感觉有些惭愧。

总的来说,是三多三少。

买得多,读得少。

泛览的多,精读的少。

跟着任务走,开眼界的书多,深入思考的,专题化的书少。

在这方面,阅读邻居也好,好书评选也好,正负面的影响都有。

读书不肯为人忙,是我的初志。不过,还得有定力去控制读书的范围,加强读书的深度。

明年,加油。

阅读全文>>
2015年12月30日 21:52

已阅·2015 | 我的十大好书(上)

已阅·2015 | 我的十大好书(上)
2015年末,回顾这一年读过的书,感觉有些惭愧。

总的来说,是三多三少。

买得多,读得少。

泛览的多,精读的少。

跟着任务走,开眼界的书多,深入思考的,专题化的书少。

在这方面,阅读邻居也好,好书评选也好,正负面的影响都有。

读书不肯为人忙,是我的初志。不过,还得有定力去控制读书的范围,加强读书的深度。

明年,加油。

阅读全文>>
2015年12月24日 23:23

战时记忆中的“灌木丛”——评《秩序的沦陷》

战时记忆中的“灌木丛”——评《秩序的沦陷》

(题图:1937年12月,上海大米派发中心)

卜正民教授试图将一些长期隐秘于大历史中的小人物勾勒出来。“这里有通敌,有抵抗,但两者之外的其他行为要多得多。”借助对这种模糊行为的分析,他考察了战争阴云下普通人的心态、处境与选择,以求揭示一个微妙而复杂的战时社会。

阅读全文>>
2015年12月14日 21:23

对话 | “说穿了还是不想走上一体化的路”

对话 | “说穿了还是不想走上一体化的路”

参与者:Ben(1980年出生于广州,1986年移民到香港,1993年开始不断往返两地,1998至2004年间,曾作为某网站政论版主持,现在一家软件公司当主管)、黄永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