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9年03月12日 18:00

为什么要听古典?

为什么要听古典?

列位,早叔又来推广东西啦。

前几天跟朋友聊天,早叔反省过自己的人格里,确实缺乏销售型成分。

比如人家要我推荐几本书,早叔总是瞪眼睛:

我不知道你喜欢啥,适合啥呀!

其实推荐一些大家普遍都喜欢的很难吗?不难。

但我害怕别人之后会失望,害怕承担浪费别人时间/精力的责任。

钱还是小事,那位说了:49.5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

所以,早叔如果肯推荐,就一定是我觉得很重要,吃不好也绝不能吃坏那种。

比如...

阅读全文>>
2019年03月08日 14:13

民国大学生调查成都:人力车夫、纳妾、公私娼之众生相

民国大学生调查成都:人力车夫、纳妾、公私娼之众生相

各位朋友大家好,欢迎收听早茶夜读。

早茶夜读再次启航。第一个专题就是谈一谈过年的故乡感受。

我今年过年是去了长沙和成都两个地方,这儿就跟大家聊一聊回成都的一点收获。

回到成都以后,《弦诵复骊歌》,还记得这本书吗?这本书的作者岱峻老师请我吃饭。饭点儿是在著名的宽窄巷子——很奇怪,我以为宽窄巷子没有什么好的吃的东西。

那家饭馆叫做轩轩小院,可以推荐一下。它的创办者是著名作家流沙河的儿子,那里...

阅读全文>>
2019年03月05日 22:20

汪曾祺:宁减十年寿,不戒红塔山

汪曾祺:宁减十年寿,不戒红塔山

 

今天是3月5日,大家都知道是学雷锋的纪念日。今天一早,就看到有人转汪曾祺的一句话,说「我的生日阴历是正月十五,阳历是学雷锋纪念日,不管是哪个日子,都不容易让人忘记」我们因此知道了汪曾祺的阳历生日是3月5日。   可是上面这段话在《汪曾祺全集》里是查不出来的。到底他有没有说过这话,是不是别人记录的,我们现在不知道。     今天又发生了一件事情,就是著名的企业家,一手把红塔山做大,后来又创造出了...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20日 10:40

地球在流浪,就不需要懂哲学了吗?

地球在流浪,就不需要懂哲学了吗?

在小说《流浪地球》里,刘慈欣在描述地球的“逃逸时代”时,有这么一段话:

 

学校教育都集中在理工科上,艺术和哲学之类的教育已压缩到最少,人类没有这份闲心了。这是人类最忙的时代,每个人都有做不完的工作。很有意思的是,地球上所有的宗教在一夜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人们现在终于明白,就算真有上帝,他也是个王八蛋。

 

大刘的理科直男属性在这段话中展露无遗。事实上,人类社会有史以来,从未达到过这种一致...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14日 19:26

读完北大回到拉萨,她写下了一部西藏近代史

读完北大回到拉萨,她写下了一部西藏近代史

 

————重读《无性别的神》 今天是2月14日,也是已逝西藏杰出女作家央珍的生日。她的长篇小说《无性别的神》,在当代西藏文学史上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     2019年春节,我第三次重读了《无性别的神》。   第一次读这部小说,是在1996年,那时它刚刚出版两年,我受邀为它写过一篇书评。但那篇书评写得非常犹疑,连标题都叫《这种感觉真让我糊涂》,这句来自崔健的歌词,真切地表达了我当时的感受。  ...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08日 12:26

地球走了,外星人来了:师夷长技与借尸还魂(下)

地球走了,外星人来了:师夷长技与借尸还魂(下)

各位朋友,初四好。

在拆《疯狂的外星人》之前,还是先要说说价值观。

价值观不是展示什么,而是肯定什么,反对什么。一部作品里表现什么都可以,但作品体现出的倾向性才是价值观。

比如,《流浪地球》里吴京冲冠一怒为儿子,背离职责擅自放弃空间站,也完全不管地球上其他人的意愿。这种情况是有可能出现的,不一定因为是中国人,“帮亲不帮理”也是一种选择。

还有初中女生韩朵朵的全球广播,通篇不提怎样救地球,需要别...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07日 19:33

地球走了,外星人来了:师夷长技与借尸还魂(上)

地球走了,外星人来了:师夷长技与借尸还魂(上)

 

各位朋友,新年好。   好久没跟大家聊聊电影了。今天是初三。早叔初一看了《流浪地球》,初二看了《疯狂的外星人》。今天看这两部片的票房排名也是数一数二了。在群里大家为这两部电影也是争得不可开交,那早叔就稍微完整地说说看法。   《流浪地球》总的来说四个字“师夷长技”,转换成白话文,就是以山寨好莱坞的方式反好莱坞。   很多人喜大普奔,觉得中国科幻电影的元年降临,我们终于有了拿得出手的硬核科...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02日 19:28

好的家庭关系,不是终身相互容忍

好的家庭关系,不是终身相互容忍

一到全民团圆的过春节,讲家庭关系的文字特别多。大家都在争当懂事的叔叔阿姨,不问小朋友成绩,不问单身狗感情,不问投资者收益,不问年轻夫妻孕情……但有些专栏作者就不太懂事,大过年的说些呛人肺叶子的话,比如你可以忍受单位领导300天,却不能忍受自己的父母7天

 

“不问小朋友成绩”,当个懂事的大人

 

记得之前有过一次讨论:“为什么子女没法像卖保健品的那样讨父母欢心?”我觉得,这跟“为什么可以忍...

阅读全文>>
2019年01月23日 11:48

《汪曾祺全集》:还人间一条活鱼

《汪曾祺全集》:还人间一条活鱼

获悉1月10日《汪曾祺全集》(以下简称《全集》)新书发布,父亲在从西昌返回成都的高速路上发来微信:“你去不去现场?如方便替我买一套,最好盖印。”我想,父亲这样愿意抢先看到这套《全集》,肯定不仅仅是因为书中内容与他有些许关联——第11卷《诗歌、杂著卷》中,收入汪曾祺赠祖父与父亲的诗;是卷“附录”中,还有父亲1994年对汪曾祺作的访谈《关于汪曾祺40年代创作的对话》。

 

这段对话,后来整理时经过了删节,录...

阅读全文>>
2019年01月17日 13:29

误读西藏,就是缺少了《无性别的神》这样的作品

误读西藏,就是缺少了《无性别的神》这样的作品

 

大家好,欢迎收听早茶夜读,我是杨早。 本周咱们的阅读主题是“边地”。我要说的,是一本我读了22年,还是不敢说读懂的小说《无性别的神》,作者央珍,上周我推荐过她怀念汪曾祺的散文《甜甜的忧伤》。   央珍本人,我只见过一面,是在2017年,离她离开尘世不过几个月光景。但是我读她的代表作《无性别的神》很早,是在1996年,那时我还在广州的媒体工作,有编辑约我为这本小说写书评。于是我就写了一篇,但后来编书评...

阅读全文>>
2018年12月15日 21:20

早茶夜读 | 霓虹灯外,最重要的是“外”

早茶夜读 | 霓虹灯外,最重要的是“外”

 

第161夜 | 《霓虹灯外》 文|杨早   本周主题 「旁观」   本周主题书 “寻找中国”丛书 (第一辑)   杨早金句   “霓虹灯”是一个意象,代表着我们想象中的那样一个西方化的上海。而“外”代表着我们通常关注不够的这个更具有市民意义、市民层面上的这样一个上海。但是更重要的是整个词组,就是“霓虹灯、外”。   你好,欢迎收听早茶夜读。我是杨早。   本周我们的主题叫做“旁观”,...

阅读全文>>
2018年12月09日 20:00

读图能力的培养,变得越来越迫切

读图能力的培养,变得越来越迫切

 

第144夜 | 《左图右史与西学东渐》 文|陈平原&杨早   本周主题 「图像」   本周主题书 《左图右史与西学东渐》       陈平原金句   只靠文字来传递知识与情感 这个时代已经过去了 我们必须意识到 文字越来越面临图像以及声音的挑战   (录音记录稿经陈平原老师审订增补)     杨早:我发现您的书里,就中国画报对教会画报和西洋画报的借鉴讨论得比较多,但对日本画报的...

阅读全文>>
2018年12月08日 21:14

传播中的溢出,说不定正是晚清画报的期待

传播中的溢出,说不定正是晚清画报的期待

 

第143夜 | 《左图右史与西学东渐》 文|陈平原&杨早   本周主题 「图像」   本周主题书 《左图右史与西学东渐》     陈平原金句   同一本画报中,图是图,文是文,放在一起阅读,当然有意义;但最好还是图文之间能产生直接的对话,图为了文,文为了图,这样效果会更好些。   (录音记录稿经陈平原老师审订增补)   绿茶:您这本书前后写了二十来年?   陈平原:   对,是写了二十...

阅读全文>>
2018年12月04日 21:26

早茶夜读 | 没有《白鹿原》,现在人会对乡土历史失忆

早茶夜读 | 没有《白鹿原》,现在人会对乡土历史失忆

第151夜 | 《白鹿原

没有《白鹿原》,现在人会对乡土历史失忆

文|杨早

杨早金句

我们可以从中看出,中国传统的农村当中,土地或者财产流转的这种方式。而事实上,土地兼并一直是各个朝代最后走向崩溃的一个重要因素。

大家好!欢迎收听早茶夜读,我是杨早。

这周我们的主题是“白鹿原”,但是今天我要介绍的书并不是陈忠实的《白鹿原》,而是根据陈忠实小说《白鹿原》改编的电影剧本。

作者是芦苇,他是《霸王...

阅读全文>>
2018年11月24日 20:30

早茶夜读 | 张恨水笔下的北京:真脏啊

早茶夜读 | 张恨水笔下的北京:真脏啊

第135夜 | 《天上人间》

本周主题

张恨水

 

杨早金句

 

德胜门外的贫民窟,与周秀峰寓所所在的东长安街,同属一个北京,则显然被划分成了两个世界。

 

现在大家知道张恨水,多半是因为《啼笑因缘》《金粉世家》。但是我们应该时时提醒自己:张恨水首先是一位报人,一位城市与时代的观察者,而不是一位小说家。

比如他写北京,当年常见的对古都的怀缅与美化,在张恨水笔下是不大看得见的。他特别关注的是...

阅读全文>>
2018年11月11日 20:00

在一些不及物的事情上倾情挥霍

在一些不及物的事情上倾情挥霍 第130夜 | 《老孟那些酒事儿》 文|杨早     杨早金句   酒场,酒局,我觉得其实是很悲伤的一个地方。大家其实是靠着一种热情,对当下生活形成了一种抽离。   大家好,欢迎收听早茶夜读,我是杨早。   白水这周出了一个特别俗的题目,说“日常之水”。   然后我看他们都在谈洗澡水,这个不是我擅长的领域。   我想跟大家聊聊另一种水,就是酒。毕竟我也跟着夏晓虹老师编过一本《酒人酒事》。  ...
阅读全文>>
2018年11月10日 19:14

梁济之死:自杀的自我阐释

梁济之死:自杀的自我阐释

 

以此纪念梁济逝世100周年   1918年11月10日清晨,梁济自沉于北京城北的净业湖(积水潭)。这只是《京话日报》核心集团群体自杀中的一起。之前,5月2日,梁济的儿女亲家、《京话日报》创始人彭翼仲在烟台附近海面投海未遂,为旁人所救;其后,11月29日,《京话日报》现任主笔吴梓箴效法梁济,于同一地点投湖。     自清末以来,“自杀”成为知识分子表达自身诉求、希冀激励社会的一种极端形式,如1905年,就有陈天...

阅读全文>>
2018年11月08日 20:01

早茶夜读 | 佛跳墻,鬼咁香:跟许冠杰学香港话

早茶夜读 | 佛跳墻,鬼咁香:跟许冠杰学香港话

第111夜 | 《日本娃娃

杨早金句 词虽小道,可以知世。

许冠杰是我最喜欢的香港歌手。黄曾夸阿SAM是当代关汉卿,我认为很有道理:只有许冠杰的歌词,才能体现出香港话的独特之处:融合八方,拿来主义,东西文化混杂无间。就像许冠杰翻唱猫王的名曲《Don’t Be Cruel》成《佛跳墻》一样,融化得了无痕迹,也是一绝。

下面注疏一下《日本娃娃》(1985)的歌词,我认为这首歌词特别能够代表香港话乃至香港文化的既...

阅读全文>>
2018年11月07日 20:00

早茶夜读 | 州戏与契弟:跟鲁迅金庸学广州话

早茶夜读 | 州戏与契弟:跟鲁迅金庸学广州话

 

第110夜 | 《三闲集》 文|杨早     本周主题   「方言」2     杨早金句   以我后来的语言体验   章太炎先生当然有误   鲁迅先生也未必全对     (一)   跟所有的70后内地青年一样,我最初接触广东话,全赖1983年《大侠霍元甲》的引进,大家每天追着听“分碎巴您”(昏睡百年)——   等等,不对啊,我1982年春节就去过广州了呀。是去探望在华南师范大学读硕士的父亲。不过只...

阅读全文>>
2018年11月04日 19:25

懂得北京怂人,懂得老舍大半

懂得北京怂人,懂得老舍大半

第125夜 | 《老舍和他的作品

老舍是北京怂人?问过凤梨了吗?

文|凤梨&杨早

本周主题

 

我个人觉得,这样地域化描述的尝试其实并不经得起仔细推敲,但把问题简单化的好处,就是被各种各执一端的老舍研究专著吓蒙的读者,可以一下摸到一个老舍的神韵。

杨早:

 

想读懂老舍,

先得知道他是个「北京怂人」?

凤梨

大家好,欢迎收听早茶夜读,我是今晚的说书人凤梨。准确讲,我今晚不是来说书的,而是来被吊...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