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9年09月15日 12:00

你永远叫不醒一座自恋的成都

大家好,欢迎收听早茶夜读之小说民国周末版,我是杨早。   这周我们共读的小说是巴金的《家》,可以说是现代文学中名作中的名作。正如李子所说,大家读民国小说越来越上心,也越来越全面,还越来越深刻……有点儿搞得我无路可走。特别是像巴金《家》这种非常非常知名的小说,基本上好像把各条路都堵死了。   但是奇怪的是,考虑到我们明年要读城,对吧?居然在读过的人里面,没有一个人是从城市角度来解读《家》,也没有提...
阅读全文>>
2019年09月13日 16:26

汪曾祺《受戒》写出了八十年代情感的总和

汪曾祺《受戒》写出了八十年代情感的总和 受戒 1980年第10期的《北京文学》杂志发表了短篇小说《受戒》,这一年,它的作者汪曾祺刚好60岁。   《受戒》的迅速走红,使这位当时让普通读者感到陌生的老作家开始广为人知。   在《受戒》中,作者满怀敬意地开掘出普通人的内在性格力量和精神美,在新时期文学中较早地体现出对于人情美、人性美的追求。   时至今日,《受戒》依然是中国当代短篇小说中的经典美文,令人百读不厌,其中重要的原因,是小说对民族美学...
阅读全文>>
2019年09月10日 12:00

读《非常之人》

大家好,欢迎收听早茶夜读。   今天的“新书来撩”本来是绿茶的活儿,但是这位拖拉机之王又忘了……所以我来代班,我是杨早。   要撩什么,我得临时想!正好今天收到一本书——这本书绿茶比我还早收到,你看,连快递都歧视朝阳群众,就是!   这本书是上海的张明扬写的,叫做《非常之人——20人的历史时刻》——如果你对我了解的话,你会知道我正在三联中读开一门课,叫做《简说中国人》,我在里面要讲大概30来个中国人...
阅读全文>>
2019年09月08日 12:00

杀头,至痛也……无意得之,惨过有意

 

大家好,欢迎收听早茶夜读。今天又是周末,我又要来综述一下这周我们共读的巴金小说《灭亡》。   《灭亡》是巴金的处女作。本来这小说不复杂,但是被大家这么一读,反而读得挺复杂的,好像里面缠绕着好多各种各样的情绪,包括对革命的,对时代的,对个人的等等。大家的评论有点儿要把这篇小说压垮的感觉。   其实我更关心的是巴金后来取得的地位——我不是说“鲁郭茅巴老曹”那个地位,我说的是——新文学作家里面,他...

阅读全文>>
2019年09月01日 12:00

如果把暖水屯看作美国工厂

 

大家周末好!欢迎收听早茶夜读,我是杨早。 这周我们共读的是丁玲的《太阳照在三个和尚……桑干河上》。 这篇小说,我关注到前面几位读的时候,除了绿茶这种死文青以外,都不约而同地关注到了“地主”这个角色。这说明什么呢?   一是说明经过这么多年的意识形态淘洗之后,我们对于地主这个角色已经感到陌生,到底他女儿美不美?他到底是怎么样的人?他怎么想的?这是大家会比较关心的。   但另一方面,我也看到了...

阅读全文>>
2019年08月26日 12:00

丁玲还是五四的女儿啊

丁玲还是五四的女儿啊

 

大家好,这周我们共读的,是丁玲的《我在霞村的时候》。   不能不说这一周是水平相当高的一周,也可能是小说民国开说以来,水平最高的一周。大家通过不同角度的解读,基本上已经把《我在霞村的时候》这篇小说的内涵挖得差不多了,而且都能提出非常精彩的见解。比如土城说“语境对人的驱离”,新妈妈尹伊阐释“莎菲女士在霞村”,江河谈“荡妇”和“英雄”的对比,陈童分析“女人的身体是如何被杀死的”,梅子酒讨论“成长”...

阅读全文>>
2019年08月19日 15:00

Water是记忆 更是象征

Water是记忆 更是象征

 

大家周末好!这里是早茶夜读的小说民国,我是杨早。我还是负责来点评一下这周的共读。   这周共读丁玲的《水》。这篇小说应该说在丁玲的小说里面也不能算是上乘之作,如果以文学价值来评判的话,那可能更是(在民国小说里)排不上号。但是这篇小说非常的重要,在我们之前的共读里面,已经有人讲明了它的道理。   因为我们是“小说民国”,是以小说来读懂民国,所以我在这里再提点一下这篇小说对于作者个人,以及对于整...

阅读全文>>
2019年08月14日 12:00

醉里挑灯,又怎么看出一本书是好是孬?

醉里挑灯,又怎么看出一本书是好是孬? 大家好!又来新一期的撩新。   今天要撩的新书,是三联书店出版的一本谈红楼梦的书,名叫做《醉里挑灯看红楼》,作者刘晓蕾,是北京理工大学的一位老师,这本书是她的第一本著作。   可能你会问说,读红楼梦的书那么多,为什么要推荐这本?这本书有什么不一样的?   这就是今天我想给大家介绍的问题:我们怎么样判断一个大类别当中的一本书,是不是值得一读?十分钟之内我们要解决这个问题。   比如说拿到一本读红...
阅读全文>>
2019年08月11日 12:00

爱颜值,也要求高贵灵魂,莎菲是在无病呻吟吗?

爱颜值,也要求高贵灵魂,莎菲是在无病呻吟吗?

 

大家好!又到了早茶夜读的周末点评时间。 这周我们共读的是丁玲《莎菲女士的日记》,这是丁玲的成名作。 听了几位读的,有说丁玲感怀1927年大革命失败的,也有说莎菲女士不会参加大革命的,还有说莎菲在寻求别人的理解而不可得,反正这个小说众说纷纭。 你要问我的意见,小弟有一个自己的看法,就是《莎菲女士的日记》是一部“存天理,灭人欲”的小说。   什么意思呢?打个岔先。我这两天在听香港黄子华的栋笃笑,...

阅读全文>>
2019年07月29日 12:00

《长河》不写情节,不写人物,想写的是湘西世界的味道

《长河》不写情节,不写人物,想写的是湘西世界的味道 大家好,欢迎收听早茶夜读之小说民国七月最后一周共读沈从文的《长河》。 我是杨早,我来做点评。 听说沈从文的后人现在基本不接受“选本”的请求,就是我要出版一本,比如《现代作家散文选》,我去请求沈家说:可以授权吗?基本上不接受。   为什么不接受?听说有一个原因,是选来选去,不是《边城》,就是《湘行散记》,几乎置沈从文别的作品于不顾。其实这种选法,虽然依据大众的熟悉程度,但真的是特别偷懒的做法。 ...
阅读全文>>
2019年07月25日 12:00

他继承了李劼人的传统

他继承了李劼人的传统

 

大家好,又到了我们撩新的时间。   我常常说,从70后、80后到90后,到了90后,我们已经很难用一个年代标识来整体称呼他们,因为你实在不知道他们中的一些人会给你怎样的惊喜。   今天要聊的新书,就是一位90后作家的作品,一个叫周恺的四川乐山人,出生于1990年,他的小说。小说标题只有一个字,苔藓的“苔”。为什么要聊这部小说? 《苔》 周恺 中信出版集团 2019年5月   先说内容。他写的是清末民初的...

阅读全文>>
2019年07月24日 13:29

沈从文教《边城》编剧“贴着人物写”

沈从文教《边城》编剧“贴着人物写” 今天我不打算综述我们这周共读的沈从文《八骏图》,原因是我觉得这篇小说不太好说。   以我个人的浅见,它是一篇讨论性心理和性观念的小说。当然还包括对婚姻的看法,对男女的看法。这样一篇小说其实可以讨论,但是它并不太适合用来总结。其实也是我个人的浅见:沈从文在性心理和性观念上面是比较浅的。   你可以想想,喜欢他的和不喜欢他的都谁?   喜欢他的,郁达夫,徐志摩。他们之间是有共同特点的——我不是说“渣...
阅读全文>>
2019年07月23日 13:54

沦陷区的年轻人就没权利上北大吗?

沦陷区的年轻人就没权利上北大吗? 大家好。今天撩新的一本书叫做《容庚北平日记》。   说起容庚,还是跟我挺有缘分的。我们上大学的时候,教古文字的老师就说,我们哪,是“罗王学派”,就是罗振玉王国维开创的学派,相对的是“章黄学派”,章太炎、黄侃。     《容庚北平日记》 容庚 / 夏和顺 整理 中华书局 2019年4月         罗王的下一代传人,就是容庚、商承祚两位先生。再往下传,就是给我们上课的老师了。   后来我...
阅读全文>>
2019年07月14日 16:10

沈从文,你写本《边城》给谁看?

大家好,欢迎收听早茶夜读,我是杨早。又到了周末综述的时候,这周是《边城》。给我们开车的姜师傅60多岁,在青海当了16年的汽车兵。   他跟我讲一个故事。他说,我有一个老战友的儿子在北京公安部工作,到玉树来旅游,就跟一个藏族的丫头片子好上,然后就不肯回去了,把家也丢了,工作也丢了,什么都不要了。后来他太太也来找他,他爸也冒火了,把他抓回去了。   我问,后来怎么样呢?   他说,后来这小子搞得人不像人...
阅读全文>>
2019年07月09日 16:34

沈从文写《丈夫》,到底想说什么?

大家好,欢迎收听早茶夜读,我是杨早。   又到了周末综述的时候,这周我们开启了沈从文的世界。第一篇选的就是《丈夫》。   《丈夫》这部作品很有意思,即使放在八十多年之后的今天,来读这篇小说,仍然会带给人相当的冲击和震撼。这也是这部小说长盛不衰的魅力所在。   这周的几位朋友读完的感想,给人的感觉是意料之中的。我这么说,是因为《丈夫》这部小说在现在的,比如说大学的中文系,现代文学史的课堂上,往往也...
阅读全文>>
2019年06月30日 12:00

写小孩打架最好的小说 没有之一

你好!欢迎收听早茶夜读。这周我们共读的小说是老舍的《小坡的生日》。   前面几位都读得挺好玩的。这篇小说,我读到的时间很早,那个时候我的年龄大概比小坡大不了多少,跟千寻差不多大,还是上学期间了,暑假,我到叔叔家玩,正好这位叔叔是做老舍研究的。他们家当时还没孩子,当然没什么儿童书,我那时候也不看儿童书了,我就在他们家把老舍的小说(主要是中短篇)都翻了一遍。   我当时特别喜欢《小坡的生日》,看得哈...
阅读全文>>
2019年06月19日 11:24

水,漫过高邮史,也漫过汪曾祺

水,漫过高邮史,也漫过汪曾祺 这是二十年间,第四次去高邮。每次回去,心情都大不同,收获也大不同。   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去高邮肯定不是出于旅游景点的吸引,毕竟扬州、苏州、南京这些重点旅游城市都离得不远,到高邮也还没有火车。不管是对于“青睐”的团队,还是我带去的三位研究生,他们的寻访都与“汪曾祺”有关。“古有秦少游,今有汪曾祺”本是高邮的两张名片,而汪曾祺在当下的阅读热度,正在方兴未艾。恰好他又是我定义的“城市传记作者”。不知有...
阅读全文>>
2019年06月15日 22:04

一个人的江湖

大家周末好。我是杨早,欢迎收听早茶夜读。   这周我们共读的小说是老舍的《断魂枪》。这篇小说我是很喜欢的,从初读就特别喜欢。但是我那个时候更多的是注意它的技巧,它里面洋溢着的那种“悲凉之雾,被于华林”(鲁迅)的哀伤,还有那种对逝去荣光的惆怅。最后沙子龙那句“不传!不传!”也是一直在我的脑海当中久久回荡。   所以我一直觉得,《断魂枪》是老舍写的最好的小说。可能没有之一。我说过,如果是现代文学,让...
阅读全文>>
2019年06月09日 08:17

伦敦伙计俩礼拜,北京祥子累一年

大家好,欢迎收听今天的早茶夜读。我是杨早。   今天还是轮到我给大家谈一谈《二马》这篇小说。   果不其然,在已经让您看见的前面五篇书评当中,大部分人会关心中英之间的比较,尤其是中国人和英国人之间的互看——这当然也是老舍写这篇小说的题中应有之义。包括“爱还是不爱?为什么不能爱?以及中国要怎么看自己?中国要怎么通过英国人的眼睛看自己?”   还有像李子那样,一看到父亲的女儿的爱,忍不住开始父爱泛滥...
阅读全文>>
2019年06月01日 15:46

天下苦童书之选择无能,久矣

天下苦童书之选择无能,久矣

 

“童书”(Children’s book)是比较晚近的分类,针对的目标读者大抵是从幼儿到义务教育结束前的未成年人。十多年来童书市场风起云涌,尤其是引进版为大宗,其局面堪比上世纪80年代的“先锋派”。先锋派在短短不到十年内将西方一百年的文学派别全操练了一遍,而我们这些有娃的家庭,书架上堆满了西方一百年几乎所有成功的儿童出版物。   然而童书的筛选,是天底下最难的事情。引进版的童书,有这个大奖那个销量加持,还算有...

阅读全文>>